跨越跨性人的性別

何關(文化評論者)
日期:2003/12/16 
版別:立報社會脈動 

除了鮮少的親身接觸,人們對跨性人的認識大抵來自媒體,從奇情電影、聳動性感的綜藝節目到不時鬧出的新聞事件。跨性人透過媒體被看見,但也僅只看見性特殊。剛過的人權日次日,變性人蔡世傑臥軌身亡。在創造出蕾絲內衣與男性下體的驚奇後,媒體依例附上不堪社會歧視步上絕路的斷語。日前黑道老大鄭惠芳被捕,媒體在大肆報導性生活後,亦鐵口推論走上黑道亡命途,乃為凸顯陽剛氣一證為男子漢。社會壓迫確使蔡世傑難以喘氣,但蔡氏的直接死因卻是失業而活不下去;鄭惠芳的黑道之路,難道僅為逞兇而不是就業無望的另類職業選擇?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勞動力市場緊俏,跨性者得以進入勞動市場;到了以服務業為主的今日,則成為優先裁員對象。根據2000年美國哥倫比亞特區調查顯示,大多數的性別異端其年收入低於一萬美元。台灣變性人陳氏則說退伍後,一直無法有固定工作,只要被老闆發現性別註記是男性就會被趕走。為爭取工作機會,變性人小雨則在求職時強調:「我可以做得很好。而且你們可以試試看啊!試用期不用三個月,一個禮拜就好。」性別建制做為勞動力市場的控制手段,藉此創造出中高齡就業者、原住民族與家庭婦女之外的跨性人勞動力後備軍。

若是容許跨性人不男不女,資本家將如何要求女銀行員穿著旗袍90度鞠躬?若是讓跨性人做自己,則員工想當陪孩子吃飯的爸,想當個會累、會思考的人又該如何?規則的建立與一系列對勞動者的暴力馴服是資本主義的誕生史。透過分化製造敵意則使規則長久遵守,本勞對外勞、白領對藍領、有工作者對失業者,及「正常」人對跨性人的敵意與歧視,皆使資本主義得以度過危機持續生存。

面對老套但有用的「分化以征服」手段,美國共產黨工會組織者曾在1936年提出一個標語:若你們容許他們扣紅帽子,他們就會扣種族帽;若你容許他們扣種族帽,他們就會扣性別帽。所以我們大家一定要團結在一起。

美國社運者費雷斯來台演講,但熱烈的所問所知皆為其跨性身分,其社會主義的政治信仰,做為美國世界工人黨及工人運動的積極份子卻皆隱而未見、略而不談。原來跨來跨去,運動的規矩並未跨過媒體的規矩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