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人妖

網路文摘  作者:陶斯亮

泰國有一座美麗的濱海小城叫帕他椰,是泰國最負盛名的旅遊勝地。帕他椰有一個世上絕無僅有的歌舞班子,它在自己固定的劇場堹鈰髐@場接一場,一天接一天,一年接一年的演下去,卻場場座無虛席,絕不必擔心無人光顧。它的觀衆來自世界各地,不遠萬里,只爲“一瞥驚鴻”。

那麽,這個歌舞班子究竟憑什麽像勾魂似的吸引衆多的八方來客呢?讓我告訴你,憑的是──人妖!在國內就依稀聽說過泰國有種人妖,也就是一種故意扮成女人的男人。他們能歌善舞,靠獻藝爲生。對這種事兒,我可不以爲然,男扮女裝,在中國一點也不稀奇;梅蘭芳、程硯秋等四大名旦,哪個在臺上不勝西施?

去年九月份,我隨以劉延東爲團長的中國青年代表團訪問泰國,熱情的主人特地爲我們安排了帕他椰之行。泰國青年局副局長對我們說:“晚上要請你們看一場很好的演出。”票很貴,要20美元一張,我疑惑的想:“出國總共才讓換80美元,一張票就要20,值嗎,”當時除了我猜到所謂“很好的演出”可能與“人妖”有關外,其餘同志還以爲是泰國民間歌舞呢?

我們一行五人(還有一泰國陪同烏沙妮)來到劇場,我們趕的是夜間第二場。

這個劇場小小的,只能容納百來號人;舞臺很矮也很小;座位離舞臺很近。這種佈局最大優點是臺上台下易於交流,好調動氣氛,有種親切感。

大幕拉開了,在濃郁的波斯音樂聲中,一群阿拉伯少女扭動著腰肢,款款上場了。她們披著飄飄的藍紗巾,身上琳琅滿目,叮噹做響;裸露著的肚皮有萬種風情,仿佛所有的舞蹈語彙都彙集於此;一雙雙修長的大腿,時時有意無意的破裙而出……我得承認,我確實是大吃了一驚!這難道就是“人妖”嗎?他們實在是太漂亮了!我徒勞的想看穿他們的鬚眉本色,但是那標致的臉蛋,圓潤的線條,那柔軟的腰肢,豐腴的大腿,還有那鼓鼓的胸脯,分明比報上登的剛選出的泰國小姐要美得多,我不由地迷惑了。這時,聽到後面小劉發出讚歎:“瞧這群姑娘,身材多棒!”節目一個接一個地演下去,大多是世界各國民族舞和民歌,還有一首大陸流行歌曲《阿里山姑娘》,幾個瘋狂的搖滾歌舞,但基本上還算健康。個別節目卻很無聊,如一位醜男人扮的醜女人,扭著扭著裙子掉下來了,露出大褲衩和兩條長毛腿;扭著扭著又把上衣脫了,從胸罩堭ルX兩團海綿,還擡起胳膊,搔著黑乎乎的腋窩,真是醜不可言。更要命的是,他竟然跑下臺來,一屁股坐到前排一位男觀衆的腿上,在他臉上亂親一陣,又把他的頭攬在自己假乳間揉來揉去。我仿佛嗅到一股濁臭,直覺噁心。這時,坐在離那位倒楣觀衆不遠的老陳──一位長相和舉止頗似毛澤東的團省委書記,早已嚇得“花容失色”,趕緊擠到

後排來了。事後他說:“哼!要是這樣對我,我就提出抗議,簡直是調戲觀衆!”瞧著他那副認真的樣子,我們都忍俊不禁了。這場演出,看的我好辛苦,出於醫生的本能,我一直在頑強地進行著性別鑒定。看過幾個節目之後,還真的讓我瞧出了幾處破綻。如有幾個喉結明顯,有的頸上圍一條寬寬的黑絲帶,我相信那是爲了遮住喉結的。還有,他們固然個個是粉面桃腮,卻沒有一雙纖纖玉手,那粗黑多節的大手,是無法靠化裝掩蓋的。有幾個的乳房大得嚇人,但很不自然,支棱棱的矗在那兒,一看就知道是用矽膠打出來的。再有,他們的身材比一般泰國女子要高大得多。

我還發現有那麽一兩個沒變好的人妖,胸部癟塌塌的,細細看,臉上還有壯疙瘩。

無論歌還是舞,也都有男角,多半挺英俊的。但是也有醜男人和老男人,演些串場的滑稽節目什麽的。總之,至少從形式上看,滿台倒是有男也有女,陰陽平衡,弄的你判斷錯亂,尤其那幾個特別漂亮的舞娘,簡直無法鑒別性別,除非你定他爲女人。

散場後,我們隨著興奮不已的人流出了門外,只見幾位身穿白色夜禮服、亭亭玉立的舞娘,正與一群群的觀衆合影。我們站得遠遠的看熱鬧,舞娘們向我們招手,很可愛的樣子,任你鐵石心腸,也會不由自主走過去的,可我們的男同胞卻嚇得撒腿就跑。我堅持了一會兒也跑了,因爲我發現她們出來拍照,合影者是需要付錢的。

在車上,我問烏沙妮:“哪幾個是女的?哪幾個是男扮女的?”。烏沙妮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統統都是男人!一個女人也沒有!”我們幾人,就像是被孫悟空施了定身術一樣,頓時就“定格”在那兒了。過了會,大智大勇的小劉說(可惜是事後):“咳!要是早知道他們是男人,咱們還跑什麽呀!還不來它一張!”

一路上,烏沙妮給我們講了許多人妖的事兒:人妖是泰國特産。建立這個劇團是一位老板的別出心裁的賺錢高招。他還買到了專利權,因此若想看人妖,必來帕他椰。

真正的人妖應該是兩性人,但這種生理畸形很少見。現在看到的人妖,絕大部分是後天造出來的。先選出那些基礎較好的男人,所謂“基礎好”,我想也就是咱們平常說的“小白臉”,“小奶油”,“娘娘腔”那類的男人;然後用藥物(女性激素等),或者施以特殊手術,使之向女性化發展;再加上女性心理訓練和歌舞訓練,就變成了一名人妖。

人妖是心理變態的,他們差不多已忘掉自己的男兒原型,而完全以女人自居。

在日常生活中,他們往往濃妝豔抹,搔首弄姿,喜歡討男人的注目。上公厠時,他們覺得自己理所當然的應該進女厠所,不過我估計他們還不至於敢進公共女浴室,因爲再徹底的人妖,性器官也還會保留男子特徵的。

在世界各地來客中,尤以美國男人最喜歡人妖(准是同性戀者)。只要看中,就不惜花大價錢買走。不過麻煩的是,過海關和入境後,各種表格、護照及身份證中的性別一欄,不知該填“男”還是“女”?也有從舞臺退下來後還陰爲陽,結婚娶妻的,但能否生兒育女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小蔡搖著腦袋說:“我昨晚沒睡好,想了一夜還是想不通。”我則是驀地想起了一樁往事:小時候,武漢剛解放不久,我被大人帶到民衆樂園去玩。見到在一個鐵籠子媄鷁菢蚆酯悚漱p矮人(長大後才知叫侏儒),人們向籠堨翕幣,抛食品,扔小石子和髒物……我只感到恐怖,以及一種未可名狀的傷心。如今看人妖,需花上20美金(相當人民幣七八十元),但這究竟是太貴還是太賤了呢?──我實在無法判斷,唉,你們這些美麗的小人妖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