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暴力下脆弱的生命

自由時報2004年11月25日

■執筆 
謝臥龍 

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台灣社會改造協會理事 
蔡篤堅 

陽明醫學大學衛福所教授,台灣社會改造協會理事長


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與台灣社會改造協會於十一月廿二、廿三日辦理「性別經驗質性研究研討會與工作坊」,研討會中有學者、研究生以職場性別經驗、教育環境中的性別經驗、社會文化中的性別經驗、性別意識的覺醒與實踐等主題發表質性研究論文,某大學變性慾A講師繼上學期應邀到本所來分享其生命經驗之後,更在十一月廿二日以詮釋學觀點來論述變性慾文本教育內涵,會中,有一位聯合報記者,藉機游說A老師接受其訪問。 

我們得知此訪談後,當場即提醒此記者一定要尊重性別少數者的受訪意願,並告知上學期A老師來到本所專題演講時,曾有記者本著好奇心態,想專訪A老師,經A老師多次拒絕與我們力阻之後,始訕訕而去。據A老師所言,日昨接受訪談時以為是一篇學術報告,乃首肯答應其訪談與攝影,不意此專訪刊登在隔日(十一月廿三日)聯合報,專訪不但刊登A老師大幅全身照片,連本名、任教學校以及主治醫師姓名皆刊登出來;也有電子媒體以跑馬燈的方式,連名帶姓的報導A老師,身為變性慾的A老師得知報導後焦慮異常,如何面對家人親友?如何面對師長學生?皆是他急於解決的問題。會場外,A老師質問這位記者:「不負責任的報導,萬一家人不平,尋短出人命,妳將如何負責呢?」這位記者力求撇清,並以A老師沒有清楚地告訴她應如何處理此報導為由而推諉。在諾諾致歉之後,這位記者突然迸出一句:「也許有一天你會感激我,因為我幫你打響知名度…。」如此這般素養的記者,反映出偷窺的媒體暴力。 

十一月廿三日一大早,多家電子媒體記者來到研討會會場欲採訪A老師,我們力阻於會場之外,一直告訴他們「請不要炒作性別少數的社會新聞,並讓性別少數者擁有自由安全的生存空間」。我們的堅持與訴求,電子媒體記者仍然久久不願離去,直到我進入會場詢問A老師意見,並轉述A老師不願接受採訪之意,電子媒體記者始離去。對此變性慾A老師報導事件,我們對媒體粗暴的報導而侵犯個人隱私有下列幾點意見與訴求: 

在「性別經驗質性研究研討會」中,聚集一堂的學者、研究生共同研討與分享質性研究倫理以及研究者立場位置,以互為主體的互動來妥協與解決質性研究的複雜性。於今卻在研討會會場中,怵目驚心地看到一位媒體記者,違反個人與機構倫理之下,赤裸裸地將一位性別少數的變性慾者在研討會中,自我性別經驗的告白,當成社會新聞炒作,在在顯現媒體偷窺心態與粗暴的本質,令人難以苟同。在這次的研究會中,我引用傳記作家Nagel所說的話,來強調一位質性研究者應對自己所描述事實的文字負責:「書寫一個人的生命故事是一件嚴肅的事情,因此作者應本著來自知識的寬容,與研究參與者分享人類生命的脆弱。」媒體工作者在報導一個人的生命故事時,也應以嚴謹的態度,尊重生命的脆弱。 

於今社會,屢見媒體以性別少數為題,對其偷窺消費,社會大眾不應沉默以對,而應同心協力地指控媒體暴力,並反抗媒體對性別少數的污名與偷窺,進而保障你我及性別少數的生存空間,追求社會公義;至於A老師事件,我們要求粗暴刊登的報紙,應在相同版面以相同篇幅刊登致歉啟事,不但可為媒體工作者藉此引以為鑑,更為A老師追回些微脆弱的尊嚴。 

此文在短短一天中已有一五○位學界社運界之學者、研究生連署,人數正繼續增加中,期盼藉此引發更多的反省與回應! 

跨性別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