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串是藝術也是心理治療

蔡明燁(英國諾丁罕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員) 
2004.1.04 蘋果日報論壇

對許多人來說,當概念藝術家克里德以每隔數秒鐘自動開、關的電燈泡,贏得2001年「透納獎」的殊榮時,英國現代藝術已被宣判死刑!直到葛雷森.派瑞(Grayson Perry)在去年底成為透納獎的得主之後,這份「冷感症」才終於被打破。

陶藝富社會心理意涵

派瑞的得獎之所以引起各界矚目,可能有幾個原因:第一、他的作品擺脫了概念藝術的框架,觀眾可以單純用「喜歡」和「不喜歡」來評斷,而不必假裝聰明,令人鬆一口氣!第二、他是一名陶藝家,選擇以花瓶做為表達的工具,模糊了傳統對「純藝術」和「應用藝術」的分野,不過他的創作主題經常環繞在兒童虐待、悲慘童年、謀殺,或者對社會階層的諷刺等,使他的陶藝和一般的瓶飾又有很大的不同;第三、他是男人,但也有一個女性分身,叫做克萊兒(Claire),裝扮很像維多利亞時代的洋娃娃,因此當派瑞以克萊兒的身份出現時,他自詡為「男人兼女人,同時也是藝術品」。

根據派瑞的描述,由於繼父的暴力傾向,使他從小就生活在恐懼的陰影中,雖然出生於1960年,始終知道自己並非同性戀,可是很奇妙的,每當他偷偷穿上姊姊的衣服時,他就情不自禁感到喜悅、解脫,並和外界產生一種情感上的聯繫,在不知不覺中,克萊兒終於變成了派瑞的另一個自我,恰如他的藍眼珠是他不可分割的部份。

成年後的派瑞是反串俱樂部(的常客,而克萊兒獨特的造型以及派瑞聲譽日隆的藝術生涯,在在使他成了英倫反串圈中的知名人物。他在1986年認識菲麗琶,兩人於1992年結婚,並在同年生下女兒佛羅倫斯。

派瑞坦承,當佛羅倫斯第一次見到「克萊兒」時,顯然感到很困惑,但當她聽到克萊兒說話的聲音是爸爸熟悉語氣時,她逐漸鎮定下來,現在並和菲麗琶一樣對克萊兒習慣了!

有一次佛羅倫斯還告訴他,學校裡有個女同學曾很羨慕地說,真希望自己的父親變得有趣一點,也能試試當個反串者呢!(不過,這是否佛羅倫斯的一廂情願,抑或派瑞往自己臉上貼金呢?旁人可就不得而知了。)

當然,並非每位藝評家都欣賞派瑞的作品,也不是人人都接受克萊兒具有心理學層面的重要深度,然而正當派瑞╱克萊兒帶動了英國現代藝壇熱鬧的買氣之際,透納獎主辦單位對這些爭議才不會在乎哩!

資料來源:http://www.appledaily.com.tw/template/twapple_sub/art_main.cfm?loc=TP&showdate=20040125&sec_id=20&art_id=668210

跨性別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