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業、髮禁與黑道大哥

◎沈聿德(作者為中國技術學院英文講師)

2003.12.07 中國時報 


日前人本教育基金會提出,由於北一女護理教師要求高中女學生透過「觀察並畫下自己的外陰部」來認識自己的身體,不僅造成學生壓力,甚至有侵犯個人隱私的嫌疑,希望老師與校方能夠檢討。 

前一陣子治平行動抓到了一名跨性別黑道大哥,媒體每天以煽惑的標題以及詳盡的文字敘述,編織出聳動有餘、但焦點模糊的報導-重點從來不是放在該名大哥級通緝犯做了些什麼;卻對他何時變性、如何變性與其親密關係做了十分詳盡的調查。 

而前日新聞裡,北市永春高中的學生面對著鏡頭大聲喊著,他們希望將近來吵得火熱的「公投」理念落實在校方行之已久的髮禁議題上,要求學校還給他們「變『髮』革新」的自主權。 

這三個消息看似毫無關聯,但筆者以為這其中牽涉到兩個很重要的課題:一是公私領域隱私劃分的雙重標準,一是遭撻伐已久卻無所不在的「物化」觀念。 

觀察北一女護理作業事件,家長、社會輿論界,甚至是受理該申訴案件的基金會,長久以來期待學生能建立以「人」為本的學習態度,同時對執教者提倡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卻弔詭地在另一方面又強調這樣的教育不適合以認識「人體」的方式,好迴避不必要的污名聯想,同時提出「隱私權」的概念來合理化他們的干涉行為。 

突然間,「人體」都被「物」化了,身體被肢解成不同的部位,而且某些部位不適合被他人甚或自己以教育的手段(即便在這個例子中教師已經告知同學此作業不一定要交)來認識、掌控、挪用、型塑-因為在公領域上這叫做「隱私」-但諷刺的是學生對這個「物品」的認識,有可能從來都不足(最起碼在因著不同原因上婦科就診以前);而且,這個「隱私」在面對不同的專業人士(如老師、醫生)以及在不同的公領域(如學校、醫院)卻各有表述,遑論這位北一女教師也是護理背景出身。 

反觀在跨性黑道大哥的新聞當中,報紙也好、電視媒體也罷,該名大哥的生殖器「變化史」可是一再上演,而他的「外陰」連同「隱私」可是眾多人得以拿來公開陳列販售的生財工具,遑論他的被捕罪因根本與跨性身分毫無關聯。又,倘若身體的不同部位的確因著公私領域或主觀認定有個人隱私之慮,不應被他人以任何強加脅迫或柔性勸說手段來加以改變;那麼,前日新聞中手摀著臉,對著鏡頭大聲喊著:「解除髮禁!」的高中學生,他的頭髮還算不算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還是早已被劃歸成另一種「物品」,而擁有者從來不是他自己(最起碼在他上大學以前)?他能不能對校園這樣的公領域宣稱,我的頭髮也算是我的隱私? 

當打造認識、看待自我身體的正確態度,可以藉由透過完整認識自己身體的各個部位,去除外在身體的污名,以實踐個人的身體自主權;當北一女護理老師無畏地面對著鏡頭,一方面陳述自己對學生無端捲入此次遭渲染放大的事件感到無限疼惜,另一方面對於教學上再單純不過的「認識自己身體」這個概念,竟被扭曲成向學生施加壓力,感到十分挫折;當永春高中的學生對著全國媒體激烈地表達自己對「髮禁」的不滿與怒遏,要求奪回自己身體部位的自主權;當我們的教育希望簡單化大學以下學生的學習與認知,卻期待學生一旦成年之後對自己的身體與性議題有全盤的了解-我們能不能重新想想:除了破除身體污名之外,也該是停止簡單化、物化我們的教育的時刻了。

跨性別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