鎂光燈讓醫生昏瞶

劉仲冬(國防醫學院醫療社會學教授)
 2003-12-19 蘋果日報


日前,有一位黑道大哥入獄。通常獄方為了要確保犯人沒有在直腸內夾帶毒品,入獄都要檢查肛門,或許是這樣的緣故,監所發現了這位大哥的性器官異於常人。

◆台灣醫師習慣揭人陰私

他(她)沒有男性的外生殖器,可也不是女人。因為不知應當將他(她)安置在男監?還是女監?所以把他(她)送往醫生鑑定。

醫生鑑定後說:他是一個男人,因為他的DNA結構是男性的,只是出生時睪丸沒有自腹腔下降到陰囊中(即所謂的隱睪症),而且陰莖短小,所以看起來像女生。

這位大哥成長後的性別認同是男性,也一直以男人自居,且動手術切除過陰莖,使得生殖器的外觀更接近女性,雖然因為沒有卵巢及陰道,不曾有過月經。醫生根據醫學目前最喜歡採用的「基因論」判定他屬於男性,於是送他入男監,解決了監獄的困境。

這件事在我們好偷窺的社會,被愛刺探隱私的媒體,整整地喧騰報導了好些天。不但受刑人的母親被找出來,詢問他出生時候的外生殖器特徵,醫生也在電視上侃侃而談這位大哥的DNA結構、生殖器長相、做過何種手術、切除了什麼、缺少什麼,這位不在場受刑人的身體及個人隱私社會大眾被一覽無遺。

這件事牽涉的層面很廣,但是在此我不想批評社會,如何不尊重個人隱私,如何不能容忍性別差異。也不問經過這番折騰,這位受刑人在監獄裡,以及往後的日子如何度過,更不想建議我們的獄政單位改變態度,以比較仁道及尊嚴的方式對待犯人,我只想談談醫師的專業倫理問題。

◆病人對醫生信賴漸降低

早在希臘時代的希波克拉底醫師誓詞中,即有:「無論與我的專業有關或無關,我所目睹或耳聞有關病人的一切,不該被宣揚的,我將保守所有的秘密」。醫師因為工作的關係,常有機會接觸病人身體及個人隱私,所以有責任替病人保守秘密。這樣的要求古代如此,今天的專業倫理也一樣。但是在鎂光燈的照耀讓醫生昏瞶,越說越起勁,什麼倫理都忘了。

或許有人會認為被談論的是違反社會規範的犯人,所以沒有關係,但是在一個尊重人權的社會,犯人是人,也有人權。何況理論上醫師應當對所有的人一視同仁,對待病人不應因種族、性別、年齡、身分而有差異。這樣的平等,當然包括犯人。

為了增加電視曝光率,醫師在攝影機前大談病人的隱私是很壞的示範,這樣的行為不但會讓病人對醫生的信賴降低,也會傷害醫療專業的形象。近來醫病關係緊張,醫療糾紛增加,除了病人的消費意識抬頭,醫師的倫理觀念及行為舉止也應當深切檢討。

跨性別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