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性,讓媒體感興趣並玩酷

    2001113日, 濟南的一家省級醫院爲一位叫阿傑的男人作了變性的手術,幾家報紙都在用自己寶貴的版面做了跟蹤報道,而我卻不以爲然,因爲這種手術不是第一次也不是唯一的一次,雖然在醫學史上對一個地區或是一家醫院本身是有價值的,可是當放在大衆閱讀的層面上來考慮的時候,我們總是感到了變性本身內在的東西並不是如此。因此就不得不讓人們對於媒體的熱情,多少産生一些要問個究竟的想法。

    其實,對於變性這樣的手術已經有不少的人做了,而至於這些人是否就需要真正的實施變性,是否如同媒體所披露的那樣,具有如此讓人需要瞭解的新聞價值,沒有一個標準來衡量,而是我們的媒體的介入以及要通過什麽跟蹤的方式全程報道,便讓人感到了當人家變性者,要面對一個不管如何說是要痛苦的時候,媒體的熱情好象不是再對當事者本人的關切,而是要對這件事情的發生感到興趣。

    雖然媒體也在對什麽變性之中所存在的和要注意的社會性別、心理性別和生理性別的一系列問題進行了探討,但是作爲變性的這種手術,不會是社會的一個主流的問題,媒體投入的熱情和需要關心的社會問題相比,總是讓人感到媒體的賣點要遠遠地多於變性手術本身。當然變性現象也是一個需要關心和關注的問題。但是,媒體的熱情度和事情本身的意義取捨,是否也是可以探討的呢?

    因爲變性所帶來的影響,不會是僅僅因爲這次變性手術本身就能完全解決的,而且在人們的一種比較普遍的心理中對於男兒成爲女孩身的關切是必要感興趣的,其中所能達到的那種感覺更是關心那個性器的改變和是否成功,是絕對的成功與失敗的標致。

    而作爲陰道的再造和對陰莖的再造是不是前者要要複雜一些呢?對於變性的人群來說,大概男變女的要多一些。因此一個是否活生生的陰道的再造就是變性的男人最爲激動的時刻。因爲在一些報道的傾向中來看,就目前中國的需要變性的5 萬人的數位來看,也的確不是一個小的數位,因此在對這些人的關懷應該是更人性化一些,而不能只是獵奇。

    以韓國的一位變性人爲例,這位叫何莉秀的女人,她在變性之後不僅名字很女性化,而且她現在還要拍裸體的照片,變性明星何莉秀所要裸露的裸體,因爲她的變性之軀而讓人們更加興奮,更感到了新的刺激,而且在現在這個變性的男人幾乎是爲數不多的變性而出名的明星,所有她可以激起人們極度的好奇心也是可以理解的。她甚至被認爲是具有170公分修長的身材, 具有能夠挑撥人們的性欲望和曲線優美的女人。而且她本人的成績也說明了這一點,據有關的資料表面,她在出道成爲歌手之後,通過展示性感的舞姿,並在一些可以利用視覺來展示女人身段的節目中大出風頭,並被韓國的音樂電視大慶典評爲“音樂電視最佳性感明星”。但是,這些和使用她的人們要急於知道的賣點相比,並不是期待她的性心理的變化,卻依然是在期待她的裸露之後的形象。至於這樣的變性人的裸露之體,真正讓人達到的賣點就是要看看這位女人的性器或是部位究竟是什麽樣子。

    在一些國內的女性研究生竟然提出變性的理由,是爲了今後好找工作,在一個看似荒唐的問題,其實是在掩飾著一個社會問題,而且是已經超出了變性的異性癖好,並反映了這是一個因爲社會問題而造成的。

    這樣提出這個問題,就使得一個嚴肅的問題變得有些輕率了。但是實際上一個具有異性癖好的人,在面對自己不能靠心理治療,修正自己的異性癖好的時候,要採取的變性手術,似乎成爲最好的一種方式,其實也應該慎重才好。因爲,已經有一位來自阿拉伯世界的一位男人在變性之後,感到在那個世界女人的許多不方便,而且對於女人所受到的社會歧視,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性別的變性願望,因此,又提出了要在變回去的想法。當然這是一個少而又少的個例,但是,畢竟很嚴肅的指出了這個問題和性別的社會角色的認定。

    有人說對於做男人好,還是做女人好,這樣的問題一直是糾纏在人們內心深處的一個情結,而對於女性的性愛生活和男人的對於性生活的享受,似乎不是在一個層面可以瞭解的,當女人成爲性生活的一個被動的受體,而變性的男人真正得到這種興奮的時候。也許因爲真正解剖意義性別的沒有得到改變,將會依然是一個令其尷尬的問題。

    因此,是否變性媒體一定不要誤導,現在之所以提出這個問題因爲一些男性在變性之後的那種暫時的欣快感,而因爲需要對乳房的再造和需要終生服用必要的藥物而使得這個這個變性的代價太大。

    因爲一位在八年前變性的一位女人,他在變性之後因爲陰道的再造術,不是很成功,不能像一位真正的女性那樣擁有一個有彈性的和隨意蠕動的陰道,因爲那個再造的陰道口的、環行硬結而缺乏必要的柔韌性,性生活出現了不和諧,而向爲她做手術的醫院提出了索賠的要求,結果是讓這家醫院十分尷尬。

    不得不提出的是,假如已經變性的女人不能像真正的女人一樣享有女性的一切,那麽這樣的變性能說是及其成功的呢?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關於變性的話題,是一個敏感的也是一個涉及到個人隱私的問題,大概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像金星那樣成爲出色的男人之後,又成爲出名的女人,而且據說她現在已經出現了具有母性感覺的真實體驗,當然,她是否會不會具有生育的能力,似乎是一個毋須回答的問題。但是,在作爲一些普通的人她們-他們的生活天地中世俗的觀念,是否會因爲變性而改變本來的角色定位和人們的認可,這些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不能真正解壓,會使得手術而因社會的原因無法融入社會生活之中。

    當然,對於這個問題媒體的玩酷,並不是僅僅有媒體感興趣。而是一些想要利用變性人的並非只是媒體本身。而是幾乎在涉及到經濟利益的時候,幾乎人們都會想到利用變性人來出一些奇招。

    因此,搭這些具體的問題,人們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見解:

    有人說變性手術是一種人道的行爲,因爲在要搞懂這個問題的時候,要明白所謂的性和性別是不一樣的,性是你所看到的,而且人們對於所看到的性僅僅是一種表像而已;而性別則是你所感受到,這些提出變性要求的大概和自己的感覺是有關的。因爲所謂的“性”是一種單純的解剖學的;而性別心理上的或是性別的自認。於是當自己是一個男人,還是女人的感受的重要性就形成了一些人在後天需要和提出變性的一個心理依據。因此即使已經變性的人,他們--她們或許僅僅是自我感到了自我的認定成爲了男性和女人,而在解剖學的意義上他-她依舊沒有改變,因爲她-他不具備生殖能力。而至於是不是在變性之後能夠體會到性高潮,則是有一定的困難的。而現在只是能夠達到在變性之後能夠過性生活而已。至於更爲深層的問題,好象還具有一定的差距。因此所謂的變性只是在性的外觀上感到了自己的屬性,,所以有人就說所謂的變性是一種精神的矯正。

    但是,在一些對於女性的心理變態的時候,他選擇了女性的時候其實已經意味著對於社會統治地位的放棄,而成爲對於男性霸權地位的服從和認可。因此這些人在變性之後是否能夠接受女性的地位,以及這個地位的僅僅屬於服飾的和外表裝扮的滿足,在一段時間之後,她自己就會感到作爲一個女人的感覺和作爲男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而至於女性的變性成爲男人的是否在他變性之間具有的同性戀的傾向,是否就一個變性就輕鬆的改變了呢?這樣的男人是否會有真正的女性接受呢?還是她們只是爲了自己的那個同性戀的夢想,他們沒有說,但是因爲這種變性加重了這種同性戀傾向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此外,對於變性的法律依據,現在已經需要成爲對變性的有關法規和法律的需求的現實層面上來考慮了,這就是在變性之後的身份的重新認定和自己的戶口性別的改變,而一些具有高等學歷的畢業證書的更改,是否允許也成爲一個現實問題。

    其實,已經有些地方對於變性的報道已經不是用大方的版面來進行報道,一些電視臺甚至不惜動用財力,對變性手術的進行現場直播,而其用意除了製造噱頭或是玩酷之外,真得看不出有什麽積極意義。假如媒體的興趣不收斂的話,不但變性人的隱私的不到保證,而且還會給他--她的今後生活帶來不便,而這些也應該是媒體從人道的觀念出來加以考慮的。變性人真得感受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了嗎?或許是,或許不是。因爲做女人好,還是做男人好這個問題,現在還僅僅是個開始。因爲用說明化妝的方式和要塗塗口紅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對性心理的變化作出結論爲時尚早。

    作爲已經給100多位變性人做了手術的來自北京的陳煥然博士, 他也是現在的濟南的這例變性手術的主刀,他說,一個變性成爲女人的人,除了必須面對的社會倫理的觀念之外,僅僅從變性手術本身還要經歷病因、生育、內分泌和聲音等四個問題,而且變性的女人還要經歷整容、隆胸等手術,要造就一個女兒身是多麽複雜。

    需要或是已經動了心,是變性者自己的事情,但是媒體的興趣或是要玩酷的感覺,會因爲本地已經不是第一次而失去了炒作的興趣。因此變性的念頭一定不要輕易地實施。

 資料來源:http://www.xicn.net/life/special/item/2002-06-21/80545.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