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近台灣同志圈的跨性別討論

陳俞容

性別關係的改造向來都是扭轉社會慣性與語言邏輯的大工程,故而很難在這個基礎工程上達成一致的共識。例如婦運從最開始要求兩性平等的機會和資源,到後來得到了「保護女性人身安全」的統一口號,並成為男人與政客樂於誇口、女人覺得受用的兩性平等共識。可是另方面,像色情、扮裝、性解放、同性戀等等真正衝擊男女作為唯一性別分野邏輯的議題,卻往往在性別利益不明之下成為眾聲質疑的對象。

例如同性戀性別角色的剛柔之分便常被質疑為「模仿」異性戀的男女關係。此外,由於過去性別解放運動關注的只是「女人」,對於一生中不斷改變性別狀態、複雜難以定位的跨性別者難以理解,故而跨性別者的身體改造和扮裝也常被質疑為「欺騙」、「居心叵測」、或甚至「背叛」自己的性別(女扮男還特別被讀成自恨與陽具妒羨)。

上述諸種質疑激起了台灣同性戀社群中對於「同性戀的性別」的熱烈探討。經歷一些學術研討會和碩士口試中的多篇論文,以及女同志的《女朋友雙月刊》專題討論,逐漸發展出如T(陽剛女同志)、婆、不分、不分偏T、不分偏婆…等等多元的女同性戀性別認同說法。此外,女同團體「酷拉子」的一系列講座、影展以及發表在《熱愛雜誌》的文章;研究跨性別的學者茱蒂斯.哈柏斯坦來台演講;以及跨性別者Brandon Teena真實人生的紀錄片放映,都使學術界及同志社群對跨性別有了更敏感的認識。

這新一波的論述指出,T所表現的乃是一種跨性別的「雌性豪邁」或稱「女性陽剛」,而這也正是婆所慾望的。換句話說,婆想要的就是這種女性陽剛,而非「不分」。婆有「婆認同」,她不是被一時蠱惑的性別迷途羔羊;而在這個新認同論述與性別語言中,T也不再是「不認同女人」、「模仿異性戀」等等。

在這樣的氛圍中,不但女性影展陸續放映的<新宿好T們>、<夢幻女孩>等片被賦予新的跨性別意義,台灣性別人權協會最近巡迴放映的<T的氣味>更積極的試圖平反T婆之分。這些討論於是促成女同志最熱門的「壞女兒BBS站」新出現一個「婆」版,以交換過去難以呈現、難以與異性戀女人區分的婆的聲音。此刻,旨在分享「婆」心聲的工作坊也呼之欲出。

正因為同志社群跨越了「男」「女」對位的性別僵局,對性別文化有了新的視野,故而更開展出對像<男孩別哭>主角Brandon Teena這種跨性人的深刻認識:他不認同女人,因為「女人」被定義得太過狹窄,他找不到容身之處;他也不認同女同性戀,因為「女同性戀」不足以涵蓋他所有的身體感覺和人生遭遇。但是他和積極抗爭性別體制的女人、女同性戀一樣──他是「跨性別同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