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生戀新聞◢


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

--大學校園中"師生戀現象"心理諮詢筆錄  


101619:44 李先鋒 (轉載自網易)

來訪者一位本校大學生,她披著一條相當醒目的紫羅蘭披肩,我們就稱她紫羅蘭吧。

執意尋求愛的證據 

紫羅蘭一進來就自報家門,"老師,認識我嗎?我是中文系98級的鄭麗萍。"職業的直覺告訴我,這是來做匿名式心理諮詢的,就接話說:"工作的關係,接觸面太廣,根本記不住人。"她說是我的心理諮詢學術講座和論文的虔誠聆聽和拜讀者,之所以以特別預約的方式前來,實在是為了買斷一個相對充裕的機會與老師聊一聊。她的表白,即便是不搞心理諮詢的人也易於感受言詞和神態中流露出的難以掩飾的做作和精心設計的痕跡。

她不請自便地坐下來,以頗有深意的口氣問:"您知道魯迅嗎?""僅止於多少瞭解一些,當然不能與你們學中文的比了。"我試圖引導她較快地進入正題。她說本學期開設的中國當代文學史課,正在講的是魯迅部分。魯迅與許廣平的師生之戀給人以強烈的感染和震撼。她真的很動情地說:"假如沒有偉大愛情的動力源泉,魯迅未必會成為現代文化運動的旗幟和主帥。你同意么?"面對這樣一付稍有異議馬上開辯的姿態,我只好以戲作答:"這得問一問老人家,看他能否實話實說。"這一招不靈,她馬上追逼:"我是問您如何評價?"這種情境中,過早表明自己的觀點對一個心理諮詢主持人而言,是無知和不宜的。我只好以攻為守:"在我的專業領域堙A我馬馬虎虎可以算一個談話對手。別為難我。還是讓我們談談現實生活中你感興趣的話題。意下如何?"聞聽此言,紫羅蘭面呈尷尬。不過,她的應變能力還是相當出色,故作輕鬆地說:"魯迅的一生,尤其是他與許廣平的偉大愛情,在我看來,對今天的大學生就有很好的鼓舞和示範作用。您說呢?"至此,來訪者的問題已經十分明朗。

本來,現在主持人所要做的工作就是聆聽,看來紫羅蘭不肯輕易"獨步上籃",非得拉我"接球"。這顯示她對自己的來訪意圖諱莫如深。我說:"成就一世英雄的因素是非常之多的,忽視或者誇大某些方面都會使我們定向偏頗。"不待我言畢,紫羅蘭已經啟齒:"我當然明白時勢造英雄。唯其如此。在今天這樣一個波瀾不驚的年代,超常的愛情對於激發人的潛力、成就一番事業,不是顯得尤為重要嗎?"

夢幻中艱澀的師生情 

亞堣g多德式的智慧交鋒故然可以產生"真理越辯越明"的啟智效果,卻不是我在大學生心理諮詢實踐中長期形成的以"短、平、快"見長的工作風格所樂於認同的。我不得不再施干預:"你知道我廣為傳播的一句心理諮詢廣告詞嗎?--尋求心理諮詢是您的生存智慧,保護您的隱私是我的職業淮則。還是讓我們打開天窗吧!"也許是我的干預產生了效果,或者紫羅蘭自己也覺得繞圈子太累,一反剛才聖潔高雅的作派,以一臉悲苦無助的樣子向我斷斷續續地講述了她與自己的一位人到中年的大學教師的一點都不羅曼蒂克的"絕對隱私"--   我其實是電腦系四年級的學生,心理矛盾太多太重,所以剛才做了一番隱姓埋名。 

我與本系的一位元男教師的關係已經遠遠超出了正常的師生情誼。三年前,他為我們上《近世代數》,一門本來十分深奧晦澀的專業基礎課,讓他講得清晰淺顯,不乏妙趣,同學們對他的課真是好評如潮。因為是該門課程的課代表,自然有了比普通同學更多的與他交往的機會。我進一步瞭解到:他是一個有特殊成長經歷的人--一個"一出生,就挨餓;一上學,就罷課;一畢業,就下鄉;一返城,就待業"的標準的"苦孩子"。他好不容易才在街道小廠做了一名維修工。為了消磨時光,他與幾個工友報名參加中國人民廣播電視大學的學習。誰知從不知道學習竟然可以讓人生活充實、精神快樂的他一發不可收,完成了英語、日語、數學、物理四個專業的電大課程。他的事為經過媒體的傳播,山東大學校長、學部委員、全國著名數學家潘承洞教授來筆寫信,極表賞識,鼓勵他報考研究生。兩年後如願以償。進入尖端數學研究的王國,他找到了自己的興趣、優勢和潛力所在。他形容數學對於他,簡直就是"無聲的音樂,無色的圖畫"。我對他崇拜至極。

但是,我發現他的生活並不幸福,妻子是學校後勤部門的一名普遍工人。初次見面,一點都不誇張地說,我還以為是他的媽媽。後來,他給我說妻子是在他最為落魄的下鄉插隊無望返城的日子堙A稀婼k塗選擇的村堻怓陞X色的一位村姑。她很善良,很勤快,然而缺泛情調。夫妻之間基本沒有什么交流和溝通。我覺得他真可憐,一個業務優秀的大學教師的情感世界如同荒漠。我真想麼他做點什么,即使獻出自己的青春和情感也無怨無悔。

他起初是驚詫和猶豫的,但很快表現出忘情的投入,他自嘲為"老夫聊發少年狂"。這種愛,對我們都產生了神奇的推動作用--他連續撰寫並在國內外高級別數學雜誌發表了多篇學術論文,我的學業也成績驕人,兩年連奪全年級第一名。但是,特殊的愛情,也有特殊的難處--我們的"君子協定"(保持精神戀愛,避免肌膚之親)對雙方都是痛苦;我們的關係只能處於地下狀態。看到花前月下的戀人們將世界忘到一邊的癡情和甜蜜,我不免心生悲涼;他的妻子似乎已經覺察出我們之間關係的不正常,見到我的神情是亦恐亦怨,我真實地感受到了自己的罪過。 

再過半年,我就要畢業了。現在,我是進退兩難--進不忍,傷害一個生存能力不強的女人,破壞一個本來平靜的家庭;退不甘,已經啟動了的程式,要強行終止我無法不產生摘心扯肝的傷悲。告訴我:我應該怎么做?

現代心理諮詢倡導開啟認知茅塞、激發智慧潛能、自主解決問題、獲得現實成長的非指導模式。所以我不會給紫羅蘭開一張心理問題處方,而是以充分理解和真誠關懷的神態和語調說:"稍安勿躁。先將問題弄清楚,怎么做不成問題。讓我們一起辨析一下你講述的經歷中反映出的思想觀念是否經得起推敲。"由此開始,反復商榷,我們力求達成如下共識--  

1、青春和愛情是否可以作為表達崇敬和憐憫的貢品和施捨? 

紫羅蘭對我的第一個問題反應遲疑而且前後矛盾,她搖搖頭又點點頭。我要求她試著把這一問題的心理活動講出來,她說:"直接回答這個問題,我會說'不';對號入座,我又會說'為什么不'。"這是理智與情感的衝突,我用反話法予以衝擊:"你對這位老師的學術造詣和教學藝術很崇拜,對他的不太般配的婚姻極表同情。現在,你不妨捫心自問:青年人的人生路長,再有傑出優秀和特別悲憫的人物出現在你的視野堛漁伬唌A你拿什么奉獻給他?"這個問題的荒謬性對她具有震撼力,她羞澀一笑,示意知道自己錯了。

2、對他學術水平的崇敬,是否美泛化了他的整體形象? 

我問紫羅蘭:"偌大一個系,教學和科研水平令你稱道的教師是否只有一人?"她說還可以找出三兩位。我告訴她:真正的學者,理應對自己的專業興趣濃厚,思維通達,爛熟於心,得心應手。因為學識視野的狹窄,你才視正常為驚奇。師生相戀,心理成熟水平和社會地位不在同一層次上,他應該對你的青春衝動冷處理、巧疏導。作為一個有家室的中年人,不應該利用學生的無知和單純,因為是送上門來,所以就來者不拒。僅此一點,他的形象就黯然失色。如果他真的對自己的婚姻已經沒有半點珍惜和懷想,也應該是先行通過法律程式解決問題,再行尋找意中人的努力。 

3、你對他夫妻關係的憐憫,是否放大了他情感生活的苦惱? 

今天評價這位教師的家庭質量,可能兩人的差距是大了些。但是,每個人都是從他的昨天走來。從他向你暢談個人奮鬥史的話語堙D我們看不到關於那位在他最為落魄的歲月走入他乾涸心田的女性的一丁點影子,這是不公平的。至少那時他們是平等相愛的,甚至,我們還可以從僅見的一句"村堻怓陞X眾的一位村姑"的話中,感受出他至今尚存的自豪。如果他當初有自己日後必定會一飛沖天的自信和預期,應該潔身自好以恭候佳人才是。感念夫妻一場經歷的風風雨雨,應該對在他艱苦奮鬥卻並五指日可待的成功的平凡歲月堙A給了他"情感的滋潤、家庭的溫暖、兒女的天倫、獨攀書山的從容"的結髮之要產生一種高尚的情、永琲熒R。

4、啟動師生之戀,是否可以輕鬆面對注定難以輕鬆的未來? 

你們之間無論是從生理還是從心理上都存在難以適應的"代溝"。舉個簡單的例子,人到中年,男人睡眠時十之八九"大呼小叫",這是"機械磨損和老化"所致。對此,青年女子難以置若惘聞,而中年女子則會習以為常。我還注意到你試圖以魯迅與許廣平的忘年之戀為楷模。我現在直言不諱地講:魯迅並非因為娶了一個小娘子才橫掃文壇,獨步天下的。你心目中的這位先生,又怎能與新文化運動的主力將魯迅作比,魯迅與朱安之間存在的始終是舊禮教強加的空殼婚姻,魯迅從25歲結婚直至46歲與許廣平一起生活,其間是個苦禁自己的獨身族。魯迅與許廣平是特例,不是常例中慣例。這時,時針已經指向晚間十點半,一次艱難的心理諮詢終於完成。紫羅蘭如釋重負地起身告辭。我走出門外,目送她踏著氣定神閑的步子消失在夜色之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