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 腿 戀_觀點

網路鄉民 正義與暴力

☉陳中寧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研究生) 

2005.03.04  中國時報 


網路上喧騰的劈腿事件,在BBS上已稍稍的減退其熱度。而在這次事件中,「鄉民」的角色,(「鄉民」一詞語出周星馳電影,就是觀看熱鬧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我想是事件發展的主要動力。這種現象與其後續發展,值得注意。 

一開始的發文者A君,也就是被劈腿苦主,其實也不過是在遭遇到感情上的挫折,去網路空間發洩滿腔的怒火。事件的發生場域,也就是BBS站PTT的「恨版」,其目的本就是讓人透過發文罵髒話的方式紓解心中的壓力與生活中的不順遂。而網友們也時常會表達同理心或是安慰的詞語。因此有「溫馨的恨版」之稱。但是這次的事件,網友們的熱心,卻產生了過度的效果。 

在A君的文章之後,許多熱心的版友基於對A君遭遇的義憤,紛紛加入了查真相的行列。而許多鄉民也在這股大義之名下,加入了討伐的行列。追查的同時也不斷的透過言詞對東海大學兩名同學撻伐。而這樣的聲浪越來越膨脹,膨脹到A君與恨版的版主都感覺到無法收拾。結果是A君發文宣告之前說的一切全是謊言,目前抓到的「兇手」也並非真兇。而版主則是以刪除文章與關閉版面的方式去試圖降溫。 

但是網路鄉民們卻依然的紛擾不休,甚至轉戰數個版面去進行討伐大業。而事件的主角被掏空,只剩下不可收拾的騷亂群眾。 

在這個事件中,我將參與撻伐的人,區分為兩種主要的論調。有些參與者自認是正義的一方,認為劈腿的人本就有錯,因此撻伐的行為是正當的、對的。但是在這個事件中,東海大學的兩位同學受到了傷害。一位被誤認為女主角的路人受到了傷害,甚至連可能要負擔法律責任的A君,我想他也受到了壓力跟傷害。這些人受傷,卻看不到幫助,換句話說,這樣的正義行動,並未樹立起任何正面性的價值。 

正義有不同的定義,但無論是古代的柏拉圖或當代的羅爾斯其基礎都是規範性的價值,可能是集體的善,或是個體的公平待遇。而在這次的事件中,僅僅是基於對某種惡(劈腿)的反動。在缺乏中心思想與基本原則的情況下,網路上的正義就只被表現為惡意的語言暴力,體現為對他者的強烈敵意(甚至隱藏了轉化為肢體暴力的可能性)。當需要捍衛的價值與理念,正義與集體暴力似乎畫上了等號。被掏空的正義竟是如此的危險。 

而另一種論調便是,我只是鄉民,是進來看熱鬧的。大家都在罵,那我也不過是跟著罵而已。而相對於之前的正義,我似乎看到了「平庸之惡」的存在。漢娜鄂蘭再討論納粹高層艾克曼之時,提出了平庸之惡的概念,鄂蘭認為,艾克曼其罪惡在於在專制體制中的不思考。在體制中,人們服從著制度的行為,遵從著集體的行動,在缺乏思考的情況下跟著空泛的大家起舞。網路劈腿事件不正是呈現了這樣的平庸之惡嗎? 

「大家都這樣」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詞彙,因為這正暴露的行為本身的缺乏思考。當有個虛幻的「大家」作為認同的集體存在、有著某項「都這樣做」的行為,作為集體的律令而存在,遵循律令似乎變得理所當然,而事件或行為的本身的價值或目的,就不再有被討論的必要了。透過隱藏在集體之中,人們去逃避自身所應擔負的責任,而個體「隱形」在集體的情況下,不受注視的個體,就很輕易的脫離常規的限制,而變得極端和瘋狂。 

而空洞的正義帶出的平庸之惡,並非第一次在PTT這個站發生,但是這次超過萬人的規模與效應卻是空前的廣大;雖然未在事件中發表任何言論的人佔大部分。但我不禁想問:作為相對於社會主流的異端行為與意見,如果可以有包裝與正當性支撐其呈現,我們的社會是否輕易的就陷入集體的瘋狂與暴力之中呢?

 

 

 性政治愛情.年齡劈腿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