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 腿 戀_故事

為劈腿正名

【2005/03/16 聯合報】 【小石╱北市大安】


 悄悄告訴您:年逾花甲的我,也是劈腿一族,而且一劈數十年,樂此不疲。

讀中學時,看似乖乖女,是師長眼中好學生;其實書桌裡擺著紅樓夢、物理課本下是泰山全集;一顆躍動不羈的心,只瞥見天邊一朵雲,耳邊彷彿就響起黛玉葬花詞或雲雀的歌唱。感謝父母賜我慧敏,讓我能在苦讀考試與神遊雲山間劈腿穿梭,還順利升學。

大學時迷上戲劇:看電影、背台詞,粉墨登場幾乎成生活主軸。課外活動開銷不小,為不增父母負荷,還兼兩份家教。忙碌間也不敢忽略自己將為人師的「本業」,還是「分神」在相關的專業課程上著力用心,以免日後誤人子弟良心不安──劈腿,讓我的大學生活充實又快樂。

踏入教壇的同時也愛上旅遊。引「入門」者竟是所教留級班的大姐頭,她帶我玩盡基隆附近名山勝景,我也引領她走出失意迷惘的青春期鬱卒。旅遊的腳步由北至南又延伸到鄰近諸國,旅途中的見聞點滴是授課時最好的花絮點綴,不但豐富了上課內容,更可提神解乏,讓學生興味盎然。如今劈腿更讓我玩遍天下,還教作文、寫遊記,退而不休。

「劈腿」原是武術功夫或瑜伽的基本動作,平白揹上用情不專的罪名,不平之餘獻出在下的劈腿史,藉以為它正名──劈腿,原有正面意義。 

 

 

 性政治愛情.年齡劈腿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