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Streaking

翻譯:Tsai-ying Chen

來源: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reaking

「裸奔」是一種不穿衣服在公共場合跑來跑去的行為。裸奔者會趁沒人注意時,到隱密處或是路邊脫個精光,然後在眾人意料之外、男或女、全身光溜溜地(或至少生殖器官的部份赤裸)衝過街道、市集和草地。

裸奔從1970年代以嚇人取樂的娛樂活動開始發展。這股風潮很快就成為這個時代的象徵。有些裸奔者可以一路跑回家而不被逮到,但其他的都是要看他們能跑多遠才被抓到(有些法院以不當裸露指控裸奔者,但有個鎮特別針對裸奔立法)。

或許歷史上曝光率最高的裸奔者是羅伯.歐葩,他在1974年時(當時33歲)裸奔過第四十六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舞台。歐葩衝過舞台時揮舞著和平手勢,國家廣播公司馬上切換鏡頭以免拍到他正面全裸。

主持人大衛.尼門很快地從這意外的插曲中回復並譏諷,「一個男人如果想被嘲笑,脫光就對了,這就叫自曝其短。」

大衛.尼門主持的1974年奧斯卡頒獎典禮,因裸奔而生輝,在2001年被電影迷票選為最好看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因此被解讀為對奧斯卡之夜本身娛樂價值的溫和警告。



這時代的象徵讓雷.史蒂文思Ray Stevens(搞笑歌曲歌手)再加上一筆,他因“The Streak”一曲大發利市。他這首題材新穎的暢銷歌曲是關於一個男子總能因為只穿一雙網球鞋而上新聞,在銷售榜上奪得第一名。歌曲將兩個目擊男子的對話以新聞訪問的形式呈現,在歌詞中細數裸奔者的豐功偉業。歌曲中最讓人朗朗上口的“Don't look, Ethel!(按:Ethel除了是女子名,也有懦夫的意思)也成為指涉裸奔的渾笑話。

1990年代晚期的復古懷舊風中,裸奔回來了。裸奔因為眨眼182樂團而大大推廣,他們本身就是裸奔的愛好者,常在公開攝影和演唱會中上空現身。他們想要裸露重點部位的願望在1999年的音樂錄影帶“What's My Age Again?”實現,影片中他們光著生殖器官和肛門部位(後製時讓它模糊掉)衝過人行道。

這個讓裸奔再度回到世人目光的一幕,讓有些人倡議裸奔在形式與內涵上都該被認為是一種藝術,因為它無疑地激發了許多藝術家與創意家。提議這項讓人揚眉驚訝的說法的包括前述的眨眼182,還有表演藝術家約翰.黑素,大家比較熟悉他的另外一個身分“Bunboy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