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舟:弄他!弄他!

2008-02-26 17:25:30 來源: 南方都市報(廣州) 


重慶就是一座很“搞”的城市。

這個曖昧的動詞意味著“搞笑”和“惡搞”。高架橋把古城牆摁在胯下,米開朗基羅的肌肉男雕像守衛著長江大橋,宋代古鎮磁器口的茶社媮雿L為三把二胡伴著電子節奏,江灘的廟會上響徹震耳欲聾的“WewillWewillrockyou”───可譯為“我們就是要搞你”。

這個曖昧的動詞當然還意味著“搞”女人乃至“搞”男人。每天總有人往你賓館房間的門縫下塞形形色色的名片,有的冠名為“大學生商務中心”,宣稱為客戶提供優雅浪漫的女大學生,而名為“欣絲路”的則宣佈:“本公司長期提供處女”。

似乎沒有哪個城市會像重慶這樣電視上成天不斷轟炸的是“男性廣告”───準確地說是“男根廣告”,在重慶,男根廣告對隆胸廣告佔有壓倒性優勢。在關於東亞四強賽的電視節目間歇,你不時會聽到廣告在苦大仇深地哭爹喊娘───“男人的尷尬,男人的傷心……”而且真的把他娘給喊來了。在廣告中,老婆向婆婆投訴她兒子不中用,老太太臉一哆嗦,恍然大悟,仿佛從此明白了人生真諦和革命道理,而她可憐的兒子像個委瑣的特務一樣縮在門後偷聽,露出革命叛徒的羞悔之色,而廣告語不忘對他加強核打擊力度:“再小聲,有些事也會讓人知道!”這意思很明白:您要麼趕緊來我們“男性生殖健康醫院”,要麼死了算球。

你必須具備受虐狂的修養,才能忍受這樣的廣告轟炸。而重慶,似乎正是一座陰性的城市,或者說陰陽有些倒轉調換的角色,女人比男人潑辣,女人比男人能幹。盛志民的電影《浮生》在這方面有所表現。在嘉陵江的美麗夜色中,我看到一幢樓巍然聳立在江邊,樓頂四個燦爛輝煌的大字───“求精中學”。如果你長大了不想去男性生殖健康醫院,最好先來報考這個中學。“求精中學”,儼然成了本城地標男性圖騰。

於是,你該明白了,為什麼重慶是“雄起”的老巢,為什麼重慶球迷那麼愛喊“雄起”,或者說那麼需要有一個地方能讓數萬男人排山倒海地一起“雄起”。儘管為了減抑球迷對日本隊的敵意,組委會作了個姿態特意在中日之戰看臺上高懸“禮儀重慶,誠信重慶,書香重慶,魅力重慶”。但毫無疑問,“雄起重慶”才是最偉大的重慶城市口號。

然而,這座城市已失去了中超,蕭條的大田灣被沸騰的奧體中心取代了嗎?可是亞洲杯和東亞四強賽多少年才能輪到一回?中韓、中日兩仗上座率6成,但隨著中國隊接連敗北,東亞四強賽頗有提前結束的感覺,還有多少球迷願意花錢啃後面的雞肋。───即使那是一隻雄起的雄雞……雞肋?

“前列腺的事,交給愛德華(這是醫院的名字)”,那麼雄起的事,就得交給“愛我中華”。重慶球迷愛我中華心切而狂噓日本隊可以理解,而他們不噓中國隊而僅僅針對主席臺上的謝亞龍高喊“下課”,已經算是很客氣的了。只是廟大船小的奧體中心馬上又要長時間歸於沉寂,重慶球迷找樂和洩憤的機會好不容易輪到一回,馬上又沒了。重慶男人該去哪兒雄起呢?桑拿中心和醫院都不大合適啊。

重慶的城市名片似乎已漸漸從足球轉為電影,但《瘋狂的石頭》再好看也不能老看。不如去婚介中心。嘉陵江邊有家婚介中心門外赫然大書特書大得嚇人的承諾───“如假賠十萬”。

李瑋峰和對方發生衝突時,全場高呼“弄他!弄他!弄他!”“弄他”是“雄起”精神的進一步深化和落實。不管是對韓國隊日本隊,還是對千夫所指的中國足協,重慶球迷惟有“弄他”的不爽。

以上評論為如實轉載 並不代表網易體育觀點 (本文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張曉舟)

"弄他"爭議報導後續:南方都市報向重慶道歉

 

2008-02-27 07:56:31 稿件S源:重奀

 


     昨天18時58分,南方都市報網站上發佈“致歉啟事”。19時許,求精中學發佈“嚴正聲明”。

    “致歉啟事”發佈在南方都市報網站首頁上,全文為:本報2月22日A24版刊發的體育評論《弄他!弄他!》一文,對重慶及重慶個別單位進行了不恰當的調侃式評論,對重慶城市形象及市民形象造成傷害。特向重慶市民、所涉單位及本報讀者鄭重致歉。(如圖)

    南方都市報“致歉啟事”發佈的同時,求精中學的“嚴正聲明”幾經修改後也正式發佈。該聲明一共900多字,聲明的主要內容是:張曉舟的文章極大地傷害了重慶人民和求精中學師生的感情,嚴重損害了重慶和學校的形象……個別編輯工作極不負責,對文章把關不嚴,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張曉舟文章給重慶人民和求精中學的聲譽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對未成年人產生了不良的思想導向。為此,我校強烈要求:《南方都市報》和張曉舟在全國公開媒體上向重慶人民和求精中學師生道歉,並對張曉舟等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處理!同時,我校保留訴諸法律的權利。

    求精中學昨晚發佈“嚴正聲明”,要求對方全國公開道歉,並處理責任人

 65%讀者反對“張文”

    本報訊 昨上午,南方都市報網站進行專題調查。對“張文”線上投票和評價,截至當天16時40分,2227名讀者參與投票。其中約有65%的讀者表示堅決反對,33%的讀者表示支持,2%的讀者表示無所謂。

    記者欲聯繫該報有關負責人,但接線員拒絕將電話轉接至總編室、體育部等部門,接線員稱,他們會在報紙上對此事作出回應。

  我們不接受猥瑣玩笑

    重慶工商大學教授熊篤:不能接受這種玩笑


    熊篤具有很高的古典文學修養,桃李滿天下。他說:我們不能接受這種玩笑,張某人在博客中留言說喜歡重慶,這和他的文章自相矛盾,外強中乾,是一種詭辯。

    “張某人對求精中學的理解,表明了猥瑣的心理。他心堳傮Q搞一些色情、下流的東西,所以老往這上面靠。”熊篤借用歐陽修的話,“坐者觀經,臥者觀小說,如廁者讀宋詞。在課堂塈今菄漱H,看經史子集。在床上半躺的,看小說,因為小說可以消遣。而上廁所的人卻看宋詞,因為宋詞媄鉿釣k女愛情。不同的人,不同的場合,會想著不同的事。一位名記,不應在工作的時候老想著性。”

    熊篤認為,“搞”是方言辭彙,是沒有固定物件的動詞,不能片面理解為“搞男人搞女人”。“雄起”已被許多詞典收入,是當代社會創造的一個很好的辭彙。“雄起”、“雄風”意思相近,都是鼓勵大家奮發向上、積極有為。

    至於張某人對“求精中學”的表述,就更荒唐。1891年中國開埠之後,外國人陸續在重慶、青島等城市創辦了一批現代工廠、學校、醫院等,其中包括“求精中學”,至今已有100多年歷史。

    熊篤認為,對於張的文章,依然要一分為二地看。他所說的噪音、重慶髮卡族,甚至色情廣告現象,重慶確實存在,但不是獨有,也不是主流,我們並不否定。重慶是一個年輕的直轄市,和廣州比較,確實比較落後。但10年間發生翻天覆地變化是鐵的事實,張氏的言論可以鞭策我們前進。

 西南大學歷史地理研究所所長藍勇:開玩笑也應有度

    這幾天,藍勇對張曉舟一事比較關注。他認為,張曉舟的文章帶有很大個人情緒,不理性。在主流媒體上調侃,不嚴肅。“如果,他作了深入調查,有根有據地談論重慶文化現象,比如重慶的雄性文化,甚至他說的陰性文化,只要有點道理,都是可以的。”

    作為學者,藍勇也經常和同事、朋友開玩笑。“你要把握一個度,私下堙A茶館媔}開玩笑是可以的,但怎麼能在主流媒體上開如此低俗的玩笑?”藍勇認為,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開玩笑能拉近距離,減少尷尬,增加歡樂。但要切記,不能隨便亂開玩笑。比如不能涉及對方隱私,不能取笑別人的身體缺陷。不要動不動就往“性”方面靠。另外,別人痛苦的時候,情緒不太穩定的時候,對自己不大熟悉的人,也不能開玩笑。

    前天晚上22時36分,張曉舟再次在博客上留言,對《弄他!弄他!》一文作出解釋:“張曉舟是在罵重慶嗎?以幽默感著稱的重慶人居然容不得別人一點幽默和調侃……太搞笑了吧!依我看,張曉舟其實是挺喜歡重慶的,否則也不會用這種好玩語氣去寫這座城市的,雖然有點調侃過度。”

    按此解釋,他是在和重慶開玩笑。重慶市民應該怎樣對待這個玩笑?昨天,本報記者採訪了三位元專家。

    全國政協委員、西南大學教授劉明華:張曉舟戴著哈哈鏡

    昨下午,劉明華接受本報書面訪談,就“張文”發表看法:
    任何一個城市和地區都有自己顯示文化品格的語言,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和認識價值,誇張放大某些語詞妄加嘲笑,企圖顯示自己的優越感,只能使自己可笑。重慶人或其他人群大可不必“以牙還牙”,那會很傻很無趣。

    張曉舟對重慶的解讀本是篇很“搞笑”的東西。我讀了感到不舒服,但不憤怒。因為我認為他不過是因為一葉障目而生氣,想“搞一搞”他生氣的方面。而一些重慶人很憤怒,認為他以偏概全,扭曲了重慶的美好形象。我又覺得,這也大可不必。

    不過,還是有話要說。

    重慶一直以內地小兄弟心態在努力學習開放發達地區。但有的還沒學好,有的又過了頭,如張記者在發達地區常見的廣告轟炸和不良名片。重慶球迷的“乾燥”雖正在潤濕,但畢竟還“積習猶存”,印象難變……我想,張曉舟的批評未嘗不是一劑清涼劑,下次看球,重慶球迷再冷靜些,少些功利,少些痞氣,多些玩賞,多些審美,多些文明。

    張聯想豐富,可惜不靠譜到匪夷所思。毫無疑問,他帶著哈哈鏡,潛意識表露出的低俗超出了他批評的某些民眾……
    重慶還不夠完美。渝州難免有曖昧處,正如渝外之常有;重慶之陽光處,正如天地之多有。張下次來重慶,把時間安排充裕點,把心情“搞”好點,到大街小巷都走走,一定看到另一個充滿陽光和柔美的重慶,而不是哈哈鏡中的重慶。

   以人為鏡

    視角

    我們既不能容忍張曉舟對重慶的侮辱,何能容忍別人對他的侮辱?這兩天,華龍網、天涯社區論壇、張曉舟博客、本報網站等網路上有大量網友留言,很多留言是一種辱纂C初看,解氣;過一會,傷感。

    我想:古代打仗,攻城掠寨。如果防守方堅守不出,進攻方就會派出罵手,在城下高聲叫醴E怒對方,這叫激怒法。張曉舟侮辱重慶之後,網友高聲叫纂C他在一片罵聲中留言說:“以上這些留言,提供了豐富的重慶城市文化心理研究材料”。

    所有的憤怒都是暫時的,解氣能解多久?只有文明和幸福才能持久。一大堆罵人言論不是我們的成績。以人為鏡,看看得失。

    首先,我們以張曉舟為鏡。我們既以他的侮辱言論為恥,就不能再放大這種侮辱。不管是對重慶市民,還是對他自己。我們說的話,我們做的事,應該比他的那篇文章更文明,更理性。

    其次,我們以熊篤教授為鏡。熊篤知識淵博,是真正的文化人。即使是惡意攻擊,也能一分為二的對待。以學者的名義指出錯誤,以務實的態度接受批評,改正缺點。

    有的人淺薄,有的人下流,有的人高尚,有的人寬容。心理學還有一句話說:“知之深則愛之切”。對一個人最深的痛苦,是漠然,是忘記,而不是恨。這幾年來,重慶越來越受到外地乃至海外媒體的關注,前來採訪的人越來越多,這是一個好信號,我們會一直前進。在嘉陵江的美麗夜色堙A那麼多流光溢彩,百舸爭流。只有心胸灰暗的人,才會留意角落堛漫坒f廣告,由他去吧。

公共性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