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內文章


卡維波

即將停播的有線電視節目「花魁藝色館」的色情內容近來遭到嚴厲批評,其中一種批評是說節目的品味太低級。

社會學或文化研究的學者很早就指出:品味其實是非常有階級意味的判斷。不同的階級由於生活經驗及其需要而發展出不同的文化美學,其間並沒有高下之分;可是像汽車內部的真皮座椅、核桃木飾板被許多人視為高品味的「氣派」,卻被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的中產階級批評為很俗很土。同理,批評某種身體裸露方式的品味太低級,就是間接批評欣賞那種裸露品味的人,也就是間接的階級歧視或文化歧視。

色情品味的高下分野除了有鞏固階級優勢感的功能外,也會強化對情慾進行的社會控制。例如,身體的裸露如果是在醫學、藝術、教育這些社會中堅制度之內進行,比較易於控制監管慾望的發洩或昇華方式,使之不至於威脅社會既有的權力秩序,那麼這種身體裸露就不會被賦予「品味低俗」的評價。

可是色情與身體裸露向來就可以是一種政治聲明或政治行動。從三國演義的彌衡裸衣罵曹操,美國六十年代的裸奔,李敖在戒嚴時期前後出書的裸女封面…到台灣同性戀的「ㄈˇㄨ摸」音樂MTV,這類例子多得不勝枚舉。對色情的全面查禁因此就是在剝奪各種異議份子可以運用的政治武器。

性不但可以被各類抗爭所利用,而且性或色情本身就是政治問題,而非道德問題。試想:如果某族群的母語從來就在各種媒體上被查禁,被視為品味低俗,這顯然就是一個「語言壓迫」的政治問題;但是在族群意識興起以前,人們可能不會將之視為政治問題。同樣的,和母語一樣「自然」的性,也因為性意識未能普遍覺醒而沒有被當作政治問題來抗爭。但是近年來的同志運動、女性情慾運動都表明性是政治的,是關於權力與資源平等分配的,是關於身體言論的表達自由的。電影「情色風暴」也把這個主題說得十分清楚。顯然,把性掩飾成道德問題只是企圖繼續蒙蔽性意識的覺醒而已(正像過去推翻帝制的不忠君行為也被視為不道德一樣,只是企圖蒙蔽民主意識而已)。

當然,性就像政治一樣,過去多半是男人的天下,性和政治都充滿了性別歧視與同性戀恐懼,因此在反抗獨裁政治的民主鬥士以及反抗情慾壓迫的色情英雄身上,我們都看到深刻的性別歧視。不過,這並不表示女人與同性戀因此不應反抗獨裁政治和情慾壓迫,或不應涉足政治與性--因為,那個會打壓下層男人情慾和邊緣異性戀情慾的性體制,也同樣會壓迫同志、女人、青少年等等。

在另一方面,為色情抗爭、反對性壓迫的異性戀男人(或書刊節目),如果不發展這方面的政治意識,並且為同志、女人、青少年的情慾平等奮鬥,而只把色情當作休閒消遣而非人權問題,那麼這些男人(或書刊節目)永遠也進入不了有朝一日終將矗立的色情英雄紀念館。


:電影「情色風暴」或許把主人翁描寫得像色情英雄,但是現實生活中這類人口尚未有充分的性政治意識;花花公子雜誌發行人海夫納雖然偶而有支持同志之舉,但是顯然做得也不夠多。

色情英雄館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