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月雛乃 一口台灣腔華語

2005.01.02  中國時報 
曾冠捷、陳佳鑫/台北─日本電話專訪


「那都是日本片商搞的鬼啦!」、「我絕不會用學校女學生名義演出。」至於秀出中華民國汽車駕照一事,她不好意思地說,都是應拍片要求。日本AV女優觀月雛乃接受專訪時,暢談進出AV界始末。 

透過網路視訊的交談,觀月雛乃覺得速度太慢,無法暢所欲言,決定直接以電話對談,說明這些年赴日的感想。 

電話中,無法親眼一睹AV女優的風采,不過電話那端「七年一班」的觀月雛乃,談話過程中,時而淘氣率直,時而嚴肅以待,更用帶著台灣腔的國語強調,自己不後悔走入這行,但在日本想「出人頭地」必須吃很多苦。 

談到此次A片業者拿出「復興商工」名號招攬生意,觀月雛乃氣憤表示「那都是日本片商搞的鬼啦!」,至於在片中秀出中華民國汽車駕照一事,她只說是應拍片要求,她只是配合演出。 

觀月表示,自己不喜歡唸書,光是高職便換了好幾所,最後未完成學業即到日本謀生,交友網站中留下的「復興商工」,即是她就讀的第一所學校,因為唸的是她不喜歡的廣告設計科,入學三天即轉學到在基隆、北投等地的職校。 

她說,台灣人要到日本發展很辛苦,日本人排外性很強,要吃這行飯要有「豁出去」的心態,要爭取銷售量,導演下達的命令就要遵照,否則導演覺得你很難搞。 

「為了有表現,我什麼片子都不挑,在日本吃了好多苦,我的心情沒人懂,說了又沒人明白,每天欲哭無淚。」觀月如是說。 

其實和許多AV女優一樣,剛出道的時候,她的性經驗不豐富,她說,「職前訓練」時,會有男優進行專業教學,進行「身體潛能開發」,等到相關技巧到達一定水準,就開始安排演出。 

尤其A片辛苦的是真槍實彈,又必須和不同的對手男優拍片,觀月雛乃說,自己曾與有「黃金手指」之稱的加藤鷹交手多次,不過她認為加藤鷹常自以為是,自大又沒禮貌,超討厭他。 

但對於男優巧克力向井,她認為,對方很有紳士風度,對女優又溫柔。她說,拍A片並不好玩,但是遇到好的劇組人員或男優,是最開心的事。 

觀月曾想進軍台灣演藝圈,差點與某知名經紀人簽約,但她說「我不想當『萱萱』第二,我不會比她差,我至少是台灣第一個在日本當女優的人」她認為台灣的AV女優轉型困難,使她裹足不前。 

觀月雛乃說自己是中日混血的中華民國國民,華語與日語都是她的慣用語,同時還是客家人,在家常是三種語言交雜,不過整個訪談過程中,觀月說的是帶有台灣腔的國語,都未說句日語,為此觀月最後留下行動電話,表明自己在日本。 

打算在今年離開日本AV界的觀月雛乃,她說:「自己從沒沒無聞到現在,我嘗盡各種酸甜苦辣,終於出人頭地,雖不是非常有名,但也算OK啦」。 

她並補充說:「我是超級自戀狂,知道自己有新片上市,會花錢收集自己演出的片子」,有一回沒收好被外婆發現,還好外婆接受她當AV一事,讓她覺得外婆「真是少見的開明長者」。 

問到未來的生涯規劃時,她表示會與友人合夥,在台北東區租個小店面販售飾品,做個小生意。她說「在台灣,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大家不要用有色眼光來看我」。 

AV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