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相關新聞

爲何禁止藥店賣墮胎藥 醫生稱關鍵怕濫用

爲什麽會被濫用?沒有需求你要嗎?

版權所有:紅衛兵66 原作 提交時間:13:06:48 1012


http://www.sina.com.cn 2001101211:30 武漢晚報

  近日,武漢市藥品監督管理局接到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通知,要求各地零銷藥店停止銷售“米非司酮片”。

  國家醫藥監督管理局在通知中這樣表達禁銷的理由:“‘米非司酮片’具有抗早孕、抗著床的作用,俗稱‘墮胎藥’。該藥必須在具備急診、刮宮手術和輸液、輸血條件的醫療機構使用。爲保證患者的用藥安全和生命健康,經研究決定,無論有無醫師處方,零售藥店均不得銷售‘米非司酮片’。”

記者暗訪 禁銷藥還在銷

  昨日記者在三鎮暗訪,發現一般大藥店都已將“米非司酮”撤櫃,而少量小藥店還在銷售。

  昨日早晨,記者在循禮門麗珠藥房購買“米非司酮”,店員說,他們沒有這樣的處方藥,要到醫院去開。江漢北路上的中聯大藥房、雙誠大藥房、同豐泰藥店、“天緣”性保健品商店的店員也是衆口一詞地說沒有。但在緊挨著他們的“情侶”性保健品商店,店老闆不假思索地從桌子下摸出了“墮胎藥”,一種標稱爲北京第三制藥廠生産的“米非司酮片”,每粒含米非司酮100毫克。另一種散裝的也寫著“米非司酮片”,標稱爲上海華聯制藥有限公司生産。店老闆每粒要價80元。

  在江漢路步行街的普安大藥房,店員說有“米非司酮”,拿出上海華聯制藥有限公司生産的“息隱”。店員問筆者買這幹什麽,筆者說是做藥物流産,店員說這是避孕用的,用來墮胎劑量不夠,起碼要吃3片才有效果。他還說,現在一般藥店都沒有這種藥了,如果要吃的話,最好先問一問醫生,不然吃了之後可能會大出血。在惠濟路致祥大藥房,面對記者的提問,一店員先是說有賣的,正在拿的時候看到同事使眼色,馬上改口說沒有了。

  昨日記者在互聯網上發現,湖北某制藥公司的網頁上,還在出售米非司酮類藥品“息隱”。

  據武漢市藥品監督管理局市場監督處副處長李永進介紹,930日接到國家藥監局的通知後,他們在第二天以檢查節日藥品市場的方式,將通知內容緊急傳達給了 14個大型藥品連鎖店的總店,同時也繞市區一圈,將通知內容告知路邊的零售小藥店。文字通知已於昨日下發。

好藥真的很好

  抗早孕藥“米非司酮”最早是法國人作爲避孕藥而研究開發的,研製成功後,它成了最好的藥物流産藥。

  1990年,世界衛生組織在全世界選了10個試驗點進行試驗觀察,同濟醫院是中國國內的兩個試驗點之一。經過一年多的試驗,中國醫生找到了中國人最佳的劑量和使用方式。1992年底,有關機構曾在武漢召開過推廣會,對醫生進行先期培訓。

  目前國內有3家定點制藥廠生産,“米非司酮”的國產化不僅讓廣大婦女在中止妊娠時多了一項安全性高,痛苦小的方法,也一下子使該藥的價格降了三分之二,使低收入的人也能用得起。

  “藥是好藥。”同濟醫院朱桂金教授昨天評價“米非司酮”時用了這4個字。她在 1990年參與了對這個專案的研究,也是1992年年底推廣會的主講人。

  朱教授介紹說,在一年多的時間堙A課題組選擇了停經37天、42天、56天的自願中止妊娠的婦女進行用藥觀察,發現完全流産率達到了87.1%

  用“米非司酮”中止妊娠的好處在於,它能使婦女流産就像來了一次月經一樣簡單。與傳統的人工流産相比,具有損傷小,痛苦小,恢復快的特點,正因爲如此,藥物流産也被人們稱之爲“無痛流産”。

  像任何治療手段一樣,“米非司酮”也具有局限性,只能抗早孕,出血多,出血時間長是它的致命弱點。朱教授說,影響“米非司酮”安全使用的因素很多,必須有醫生的幫助才行。

  記者曾參加過1992年底在武漢舉行的“米非司酮”推廣和醫生培訓會議,當時的主講人朱桂金教授曾講出她心中的兩大擔心,一是擔心因“米非司酮”的方便和痛苦小,將它當成了避孕藥,從而忽視避孕,因爲是藥三分毒,“米非司酮”也不例外;二是“米非司酮”的濫用。

廠家叫屈 藥商就是藥商

  朱教授的擔心在幾年後終於變成了可怕的現實。

  記者昨日採訪同濟醫院婦産科和湖北省中醫院婦産科時瞭解到,因自行使用“米非司酮”不當造成流産不全而需清宮者達到了30-40%,這也就是說,在沒有醫生指導下使用“米非司酮”時,完全流産率與朱桂金教授他們試驗時相比,降低了15- 20%

  婦産醫生們注意到,自行在家使用“米非司酮”的主流人群多是未婚先孕的女性,由於羞於告人,她們大多自己到藥店買來“米非司酮”服用,適應症、禁忌症她們是不會去考慮的。

  萬松園一女子,自行在家服用“米非司酮”後,出血不止,家人將她送到一站路之隔的同濟醫院時,醫生連她的血壓都測不到了。

  一名19歲的少女懷孕後,自“米非司酮”服用,兩周後仍在出血,盆腔也有炎症,住院後,醫生用大劑量的抗生素爲她做了清宮手術。第二年,這名女孩又因宮外孕入院治療。

  “‘米非司酮’太容易得到了!”這是每天與病人打交道的婦産科醫生們的感歎。她們說,我們可以醫治求治者身體的疾病,卻對導致她們生病的原因無能爲力。

  記者在市藥監局看到了一份“米非司酮”的臨床報告,報告明確規定,在第三天服最後一次藥後,要“留醫觀察”,而具備留醫觀察條件是的,只有那些達到一定規模的大醫院。那麽,不具備留醫條件的藥店又是怎樣賣起“米非司酮”的呢?

  記者昨天電話採訪了國內3家生産“米非司酮”廠家中的兩家。上海華聯制藥有限公司銷售部和浙江仙居制藥廠銷售部的負責人都叫屈:“我們在給各地經銷商供貨時,都強調只能銷往醫院。”據他們介紹,在1993年開始生産後的一段時期,銷售渠道確實控制得比較好,而幾年後,由於藥品市場較爲混亂,一些銷經商爲了賺取更大的差價,開始將“米非司酮”銷往藥店。

  據瞭解,在如同濟、省中醫院這樣的正規的醫院,一套抗早孕藥(6粒米非司酮片,3粒配伍的前列素片)是46元,而在一些藥店,一粒米非司酮片要價80元,這樣的利潤讓人眼紅。

RU486(米非司酮)爲解決人口爆炸而生

  RU486是一顆充滿爭議的藥丸,它的發明,最初是爲瞭解決第三世界人口爆炸所造成的種種悲劇。

  RU486是生殖內分泌學上一個重大發明。在60年代,法國科學家博琉參加世界衛生組織會議時,看見全球人口問題的嚴重,而一趟加爾各答之旅就是他自己親身體驗人口統計數位的真實。

  他記下他所看到的,“我走上往加爾各答火車站前的橋,被往前沖的人潮推擠,乞丐沿著鐵軌站立,每一個人都企圖爭取過客的同情。有一個女人把小孩的屍體舉到我面前說:‘摸摸他,你會發現他是死的。’她懇求說:‘你看看吧!請給我錢。 ’”

  他下決心要找出解決這種苦難的方法,他投身避孕研究──一個藥廠不願意投資,各大學實驗室也很少有人在做的領域。

  此後,博琉埋首實驗室20年,專心研究和懷孕有關的黃體酮。

  1980年,法國藥廠爲了開發更強效的類固醇,博琉參與合成一系列糖皮質固醇拮抗劑,意外發現其中一個化合物在動物實驗時,同時有終止懷孕的效果,就這樣,RU486來到世界。

資料來源:http://newbbs1.sina.com.cn/news/view.cgi?forumid=34&postid=1563113

墮胎首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