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相關討論

報告老師,我要墮胎!

【2005/01/10 聯合報】【雲僧(北縣讀者)】


半年前表姊初執教鞭,任職於某間風評頗佳的高中女校,原以為這裡的學生應該比較單純,沒想到接踵而來的問題多得讓她措手不及。

到任後一段時間,表姊擔任國文老師的班上,因為班導師生產,校方於是安排表姊當該班的代導師。

某日,一位女同學跟表姊請了病假,另一位女同學卻在中午過後急急忙忙的來找表姊,原因是「某某同學自己墮胎,可是血卻一直流個不停……」表姊急忙趕到學生說的賓館,緊急將學生送醫,這才救回差點失血過多的小女生。

這件事使表姊清楚知道,該和同學好好溝通,也了解現在的小女生不比當年。她和學生達成「坦誠協議」,有什麼事情要直接跟她談,不要造成不必要的遺憾跟傷害。

協議後幾日,一位女同學來到辦公室,躊躇了好久終於對表姊坦白:「老師,我懷孕了!」表姊壓下內心的詫異,細細詢問,原來小女生跟小男朋友已經要好很久,卻在偶然的機會下不幸中獎,兩人沒有錢,也不想把孩子生下來,於是到處籌錢墮胎。

「老師,妳可不可以借我五千元,我一定會打工還妳!」小女生的觀念裡,墮胎已經是「只要有錢,就可以解決」的一個簡單事情。

表姊表示,這樣的事情應該讓她的父母知道,而對方也應該要出面處理,而不是放小女生一個人去解決。

小女生卻冷冷的回答:「所有的老師都一樣,如果我可以跟家裡說,我還用得著找妳嗎?」然後撇頭離開了辦公室。

表姊仍然跟她的父母連絡了,讓她的雙親出面解決小女生的問題。但在女同學群的認知裡,表姊背棄了她們的信賴,使得接下來的任教過程十分艱難,不時要面對小女生的找碴,讓表姊有苦難言。

表姊說,這些狀況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孩子已經偷偷「解決」掉。這個時代,孩子都比以前早熟,如果沒有正確觀念的引導,這樣危險又讓人遺憾的事情會愈來愈多。父母、師長都多盡一份心力吧! 


墮胎首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