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相關討論

理性對待RU486 

中國時報   論壇   900101 

潘震澤(作者為陽明大學生理學研究所教授)


 RU486終於在台灣合法上市了。比起法國晚了十二年,比中國大陸晚了十年,但只比美國晚了三個月。RU486 的爭議,都繞著一個主題打轉,那就是墮胎,由於裡頭牽涉到「生命」的問題,也就變得棘手萬分。

 自從馬爾薩斯的「人口論」提出後,大概沒有人不為世界人口的級數成長感到憂心(當年倡言「人多好辦事」的毛澤東除外)。由於生殖生理學的進展,人類也是地球上唯一能自行控制繁衍的生物,而不必用上外在環境的限制(在某些地區還是如此,如饑荒、瘟疫、戰爭)。「家庭計畫」也從早年的引人側目,到如今已融入一般人的常識之中。

 對傳統道學家來說,只要男女不幹那檔子事,也就沒有避孕及墮胎的問題;但從人性面(動物本能)來看,兩情相悅乃是正常,強加壓抑反是假道學。少數人能以精神力量克制肉體衝動,固然很好,但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並無濟於事,如何只要愛情,不要小孩(該要時才要),絕對是重要的問題。

 生殖生理學家一向知道,健康男女不事避孕,一年之內懷孕的比率可高達七五%。同時婦女的安全期實不安全,雖然比率高低不同,但周期中每一天行房都有受孕的紀錄。尤其是精子的壽命遠超過卵子,加上性行為還有可能加速排卵,更增加了受孕的機率。曉得這些以後,不想要小孩但又情不自禁的男女,能不採取適當的避孕措施嗎?

 比起上一代來,避孕的方法已經方便進步得太多;開明的教育家也不反對保險套自動販賣機的進入校園。但台灣社會青少女未婚懷孕的比率還是偏高,假優生法之名的墮胎比率,也就居高不下。隱藏在這些令人憂心的統計數字後面,當然與年輕人冒險衝動的心態有關;教育或可減少其中部分,但不可能消除殆盡。

 預防一向是最好的治療。對性生活頻繁的女性,每日一粒的避孕藥丸(或皮下植入緩慢釋放的避孕膠囊),是最好的自我保護之道。堅持對方戴保險套當然也成,就怕常做不到。台灣生過小孩的婦女多用子宮內避孕器,從最早的樂普到如今的樂銅,也有近三十年的歷史。子宮內避孕器的原理屬於機械式的干擾著床,與RU486 的化學性干擾,可謂異曲而同工;但兩者受到的對待,卻有天壤之別。這不是人類認知的盲點,還是什麼?

 墮胎是非常手段,花錢又傷身(以往還多有喪命的可能);之所以還被接受,當是權衡輕重後的妥協。如何藉教育及社會環境的幫忙,降低這種需求,才是重點。一味否認問題,不讓需要者有所選擇,並非解決之道。 
Copyright 2001 China Times Inc. 


墮胎首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