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欲望 在體內奔流

【2004-12-19/聯合報/E5版/家庭與婦女/旅遊休閒】

玉園莊(北市讀者)

手機上顯示了熟悉的號碼,但任憑手機響聲愈來愈大,我卻沒有勇氣接起這通電話,直到鈴聲平靜下來,我還沉在自己心底的記憶裡,久久不能平復。 

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是外遇故事裡的一角,更沒想過自己會是出軌的那個人。從小我就嚮往平凡的家庭生活,在家相夫教子是我理想中的婚姻型態,學生時代的朋友也總笑我是那種會迎接先生回家、替先生放洗澡水的女人。但在結婚後,我才知道自己並不如自己所想的那麼宜室宜家。 

決定結婚之時,我不斷告訴自己,婚姻是人生的必經之路,眼前的另一半雖然不浪漫、不富有,卻是個懂得體貼老婆、又會幫忙家事、絕對疼愛小孩的好老公。 

只是婚後,另一個男人卻重新從我心底復活──那個我年少時期視為偶像的學長,那個和我理想中的伴侶完全相反的人。他隨興、他風流、他不受拘束、他特立獨行,雖然我一直崇拜他,卻從未想過和他相知相愛,因為我們完全不同,別說相愛,恐怕連相處都有困難。 

這麼多年來,我只是一直把他藏在心裡,偶爾複習著年少時期崇拜偶像的心動感覺。 

怎麼重逢的我已想不起,只知道,再重逢,我已經不是平時的自己,在保守的外表下,我卻有開放的行動──和他在公園激情相擁,和他幽會在不知名的小酒店。我極度想和他在一起,就算我不懂自己的心,我的身體卻能了解…… 

雖然我知道自己骨子裡對愛與激情的需要,我卻沒有足夠的勇氣放蕩,雖然我想他,每次看到和他相關的訊息我就悸動一次、心動一次;但,當我想到他身邊那個她,還有酣睡在我身邊的老公,我只得收起自己對他的渴望…… 


我是壞女人嗎? 

【2004/12/23 聯合報】

【玉兒(北市讀者)】 


看了「欲望,在體內奔流」一文,內心翻騰許久,決定提筆寫下自己的心情,要不然,我一定會因為太壓抑而生病。 

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是對男人有欲望的女人,是因為老公到外地工作的關係嗎?還是因為對於平淡的婚姻生活生厭?卅好幾的我,竟像個懷春少女般渴求一段刺激的戀情。 

孤寂的夜裡,我首次有了性幻想,對象不是老公,而是一位當紅的「師奶殺手」!在半夢半醒之間,在他溫柔的臂彎中受盡呵護,嘗到從未嘗到的甜蜜歡愉;清醒之後,在上班的路上我好不安,迴避每一雙眼光,特別是異性的眼光,生怕他們察覺我放蕩的念頭。 

是我到了狼虎之年?還是因為年輕時未曾談過轟轟烈烈的戀愛,現在想抓住青春的尾巴?我竟然踏進了租書店,沈迷在羅曼史小說中,用力燃燒僅剩的年華。 

我不敢告訴任何人我腦袋裡的想法,也不敢讓老公知道,我雖然沒有肉體的出軌,但精神上已經完全背叛他了,因為我的夢裡沒有他! 

欲望是那樣強烈,再這樣下去,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出事?會不會被人騙財騙色?會不會真的做出對不起老公的事?理性、道德感,我都有,但骨子裡的壞基因全因寂寞而甦醒,我快撤守了,怎麼辦? 

 


迷戀虛擬的愛
【2005/01/13 聯合報】【茉莉(南縣讀者)】

看完玉兒所寫「我是壞女人嗎?」之後,驚覺竟然有自己的影子在其中,真是同病相憐的女人啊!

十幾年的婚姻生活,走來跌跌撞撞,在不被了解、不被呵護之下,總覺得心靈深處有著一處空虛。為了尋找一份情感的寄託,總以想像的愛來滿足生命裡的一份渴望,於是我結交網友,成了精神外遇的一員。

虛擬世界裡許我一片天空,讓我恣意地奔放情感,藉著文字親密的分享,紓解了壓抑多年的情緒,也滿足了那份心中的欲望。

雖然在網路上彼此交換私密愛欲,離線後,我們依然過著各自的生活,沒有牽絆和占有,只有輕鬆快意。 

上一頁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