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從譴責台商包二奶,到走出女人自己的路

直擊台幹溫柔鄉

男人看二奶

欲望枷鎖,脫掉! 

 

直擊台幹溫柔鄉

 【2004-09-12/聯合報/E5版/家庭與婦女/旅遊休閒】

楊夙惠  寄自廣東東莞


日前,外子公司裡新來的同事把剛「扶正」的二奶接到台幹宿舍,因為他們的關係撲朔迷離(男方對外宣稱和台灣妻子離了婚,和此女辦了結婚手續,可女方卻表示彼此並無婚姻關係),又為了捍衛台灣的大老婆,公司的女台幹和眷屬都刻意和她保持距離。 

某天用餐只剩我和她時,她突然問我:「台灣人是不是都歧視大陸新娘?我們家鄉有幾個嫁到台灣去的都這麼說……」我被問傻了,敷衍地回答:「應該不會吧!」事後想想,她也許是在抗議我們對她太冷淡吧! 

這原只是別人的家務事,只是一想到她是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生性耿直的我怎麼對她擺得出笑臉?另外,對於外子這位男同事,我要求外子除了公事外少和他來往,因為,我怕近墨者黑! 

有一回,公司裡的主管對這位大陸新娘曉以大義:嫁作台灣媳婦要懂得侍奉公婆、做家事、上班賺錢,她卻對她老公撒嬌:「那你再去娶好了,我怕做不來!」她說,這邊的媳婦不用跟公婆同住,家事請個傭人就可以了。原來,她認為嫁給台灣人就可以當起少奶奶。 

近來,公司裡另一位男同事透露,他有一位友人在此包了一位原在卡拉OK上班的小姐當二奶,現在,他因為又喜歡上另一個女生,想和二奶分手,可是女方不肯鬆手,一直和他糾纏不清。我想,讓他去自食惡果,誰要他偷吃! 

這位男同事還透露,很多台灣幹部在這邊的卡拉OK找到二奶,但據我所知,這裡很多二奶並非只讓一個人包養,不曉得那些男人清不清楚?還是他們早就昏了頭,根本不在乎呢?


男人看二奶

【2004-09-21/聯合報/E5版/家庭與婦女】林二郎  高市讀者


拜讀楊夙惠小姐寄自東莞溫柔鄉的現場直擊之後,我也希望讀者聽聽男人的聲音,畢竟男女之事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 

我也曾經在東莞長期待過,直擊過的二奶自然不少。包二奶不是台灣男人的專利,香港人、歐美人乃至於大陸人都在包二奶。靠近香港的深圳特區甚至還有二奶村,聚集了成千上百的二奶,成天洗頭、按摩、修指甲、逛街、打麻將。 

二奶大多求的是錢財,一旦秋扇見捐,拿錢走人,不會糾葛不清。但其中也不乏厲害角色,見男人事業如日中天,身價不凡,就會謊報安全期而「意外」懷孕,然後母憑子貴而獲得終身養老金。 

也有不為錢財的,我見過一個四川二奶,在「老公」中風住院期間,不眠不休貼身照顧,把屎把尿,直到台灣家屬趕到為止,令人動容。 

會包二奶的男人,通常都手頭寬裕,有的是見一個包一個,到後來常搞不清楚今天應該去哪一個「窩」。有的是包了一個之後,不久就厭了,於是就在二奶家鄉買個房子,開個店鋪,打發她回家,然後再包養另一個,接著又如法炮製。 

我認識一位周董,就在大陸各地買了八間厝,開了十家店(多出來的兩家是開給二奶的姊妹)。 

撇開道德層面,在我的觀察裡,包了二奶的男人氣色都不錯,甚至在工作上更具活力,尤其是中年以上的男人,這應該跟二奶在性愛方面的配合有相當程度的關連。畢竟,「食色性也」是男人無法跳脫的感官現實啊! 


欲望枷鎖,脫掉! 

 【2004/09/30 聯合報】【艾瑪(中縣讀者)】 



看完「男人看二奶」,我有話想說,難道女人沒有被愛的渴望與性的需求? 

秀娟跟公婆同住,以前夫妻在房裡做愛做的事時,總是緊張兮兮,草草了事;後來老公派駐大陸,沒多久他們就分房睡。秀娟知道老公在大陸不安分,於是重出職場找到一片天,但實際上還是希望老公能回頭。 

後來秀娟不再把心思放在老公身上,也不打電話查勤,甚至會跟朋友到外頭找樂子。反而是老公放假回台時,老婆上班、孩子上課,因為無聊加上老婆時常晚歸,開始用電話追問老婆行蹤,真是自作自受! 

美珠的老公十多年前到大陸發展,包了二奶,起初美珠還跑到對岸,想挽回老公的心,結果傷透心回來台灣。之後她把重心放在孩子身上,好不容易捱到孩子考上大學,她告訴姊妹淘,現在她可以不用擔心孩子了;以前因為老公外遇,常常不敢多吃葷,怕自己忍不住性的欲望,愧對孩子。 

這兩年她一直想跟老公離婚,孩子也鼓勵她這麼做,因為多年來看到媽媽遭受的一切,讓他們對爸爸灰心,沒想到最後卻是老公賴著不走,遲遲不肯離婚。 

男人派駐大陸,老婆在配合上真的有些辛苦,男人女人互相都需要多一點時間來適應包容。 

幾個老公不在身邊的女人,聚在一起唱歌時,只能吶喊杜德偉的「脫掉、脫掉、統統脫掉」,看著四十歲仍保持身材與魅力的男人流口水,發洩心底深處的性渴望。

外遇/通姦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