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爽女人-小故事、經驗談

 

六年級女生戀愛白皮書 

做愛不做愛 

2002.10.20  中時人間  李康莉

勇於追求愛情,橫衝直撞不怕摔的體質,讓六年級女生有更多機會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愛情,對於感情的包容度也更大。有人曾經腳踏兩條船,現在則處於死皮賴臉不肯放男人走的無賴狀態。

我認識的六年級女生可說都是非常「悍」。

六年級女生的悍,來自經濟上、心理上都不虞匱乏的狀態。因為選擇多,所以有恃無恐、不願妥協。經濟環境富裕,加上婚姻的大限後延,只要警報聲未響,都可以繼續在Pre-婚姻市場裡挑斤論兩,而不願把精力消耗在一段關係裡個性的磨合,價值觀的衝突與妥協上。我身邊的許多六年級女生多可以任意的享受性,卻還沒準備好面對心靈的齟齬;心態上也仍處於兒童期的獨我狀態。六年五班的Sophia就說,她寧願維持one night stand,也不想看到一個月後,同居男友嫌她連馬桶也不刷、浴室頭髮掉滿地的大便臉。

六年六班的Nicky,家事一切男友包辦,連貼身內衣褲都由對方清洗,出門上班自己睡懶覺,男友則負責做早飯。只要男友開會加班,無法配合準時接送,立刻就以受害者自居,柯賜海附身索命連環call,癱瘓男友辦公室的電話系統,是比嬰兒還霸道的狠角色。

戀愛實在太容易了

我以為六年級女生因為年紀輕,人生的限制少,在長遠關係的相處上不見得高明,但在愛情遊戲的操作上,卻十分靈活而世故。

說實話,在六年級女生的成長過程中,要戀愛實在太容易了,很難不養成一種看多了的心態。

髮禁解除後社會風氣開放,早熟的大概從國中起就開始約會,一般人高中也都有了交往的對象;大學時代剛好又趕上BBS一夜情風起雲湧,很多人因為好奇而嘗試,累積了不少野戰經驗:只要參考男性雜誌,在網路上取一個匪夷所思的ID,求愛者就如雪片般call來。

花子就常常訝異只是在螢幕前動動小指頭,或在講電話時模擬一些曖昧的聲調,對方的反應就如此的大;富有研究精神的Vicky虛擬和實體並進,到各大pub進行限制級版不同世代男性的田野調查;六年四班的Leslie更生猛,幾乎每天來上課的時候,都頂著黑眼圈。

勇於追求愛情,橫衝直撞不怕摔的體質,讓六年級女生有更多機會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愛情,對於感情的包容度也更大。有人曾經腳踏兩條船,現在則處於死皮賴臉不肯放男人走的無賴狀態。有人從低聲下氣、委曲求全,常常哭到半夜三點才睡著,換人之後,竟然搖身變成「野蠻女友」,一拳打爛男友車子的後照鏡。

現在甩別人,下次被人甩。這段關係裡被吃定、痛苦地壓抑自己的個性,下一次卻鹹魚翻生,暴露殘暴的本性│前一段關係裡嘗不到的滋味,可以在下一段關係中得到彌補;每種養分都吸收,活得十分全面。不同角色的轉換多了,愛情免疫力也大增:遇到壞東西,被訓練得靈活多變,犬儒辛辣;遇到好男人,則有助油滑性格的養成。

因此六年級女生對於某些五年級因為早年社會環境的壓抑,青春期遲到,以致三十好幾還處在純情狀態,或是表現出一種大聲譴責男人、憤世嫉俗的態度,大概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愛來愛去,滑溜溜的混過去就好了,何必那麼在意。六年級女生不能理解受到婚姻連累的人生。

不管耍勇鬥狠,還是啟動白痴模式,六年級女生對於動輒把痛苦或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的好媳婦做法,沒啥興趣。如果對一段關係不滿,又狠不下心離開,乾脆完全不做家事,讓準公婆心生討厭,或是在床上極不配合,任由形象變糟糕,逼對方愛上別的女人,離開自己。反正能擺脫就好,自己也樂得輕鬆。如果不幸魅力太大,讓其他死會的男人愛上自己,談起不倫之戀,當然看做是對自己魅力的肯定。

純愛度越來越低

進入職場後,六年級女生的感情型態,又邁向另一個階段。這個時期,純愛發生率越來越低,大部分的戀情,都有自我成長或經濟收益的性質。

以中段班女生為例,工作四、五年邁向二十六、七歲,對於四、五年級男性掌控的職場文化和白領女工的低階生活,仍處於尷尬的適應狀態。沒權力沒地位,沒錢也沒成就感,有些人每天下班後約會都排得滿滿的,用談戀愛獲得平衡。這個時候,如果出現一個關愛的眼神,對自己噓寒問暖,往往小鹿亂撞,愛上主管是常有的事。

許多人拋棄了學生時代的不成熟戀情,就近選擇了經濟能力佳,對自己的未來有所助益的男人。而五年級事業有成的冷硬派男人,雖然滿嘴課長島耕作「男人不得已要上酒家」那套,卻讓六年級女生享受開車門、拉椅子、住五星級旅館的「古典」尊榮,並提供許多寶貴的職場經驗與處事之道,十分受歡迎。

當然也有例外。越接近後段班,成長過程往往男女合班,交流和了解更多;加上流行文化的影響下,不管在外表還是心態上,都有更加中性化的趨勢。而失業率高,不管男生、女生都有畢業即失業、只能讓人養的機會。六年五班的花子,就十分滿意這種性別曖昧的關係。為了讓男友在家安心準備考公務員,花子在外工作,老公一養就是三年。

花子每天九點打卡,男友十二點才起床敷臉;看似辛苦,但因為彼此無話不談,精神的純度極高,比起因為上班壓力大,自己扛責任,情緒沒有出口,不管精神還是性慾都奄奄一息的男人,顯得年輕許多。「我們每天都做,到現在還是」,花子笑得很欠扁。

六年級的「青年危機」

大致來說,二十五歲是一個分水嶺。蠟燭一吹,社交季節over,疲憊感遽增。那些年輕時玩過頭的,青年期危機都陸續發作。

Leslie參加了一個天體營party後,斷定自己得了「殘花敗柳症候群」。「我想我的quota在二十五歲前就用完了,一堆香蕉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一點反應也沒有。」最近她總是加班到很晚,看來,是用工作填補完全沒有性慾的生活。

Monika覺得自己以前很酷,和男人去五星級旅館白吃白住,又有法國進口胸罩當禮物。但自從看過《大和拜金女》之後,發覺自己過去那樣動物性過強,實在不夠優雅:只要男人甜言蜜語ㄠ一ㄠ,平白出賣許多勞力;不如讓男人吃不到、碰不到,卻心甘情願把鑽戒獻上來才高竿。於是改走拜金路線,開始把愛情當作一項事業來經營。

比較有志氣的,則幾乎都把之前亂七八糟的關係逐一總結,把對男人的興趣轉到工作上。許多人開始設想自己三十、四十歲想要的生活樣態。開始把「有沒有能力付房貸」、「對小孩的教育理念如何」、「一年可以出國幾次」、「是否開雙B讓我能向同事炫耀」作為篩選交往對象的標準。  改變最多的是小妹子。個性強烈、對愛情抱持完美主義的她,大概是遇到了真愛,現在也能放下身段,在男友打牌時遞煙茶水,和男友的姊妹一起逛街、挑禮物,以「眷屬」身分參加男友部門聚餐,並在男人互虧的冷笑話中,嘿嘿假笑幾聲混過去。

Anyway,紅樓夢時代結束了,進入真實世界,六年級中段班女生大多開始感受到現實的壓迫,尤其是婚姻問題的逼近。大致上,因為卡著性別,六年級女生和雄性動物始終處於不同國,無論真正了解和彼此信任,談起未來都十分理性,充滿算計;隨時處於拔河狀態,不肯輕易交出自己。碰到關鍵時刻,還有人在和男友講電話時全程偷錄,事後再放出來和好友討論,研商對策。

反倒是拉子們,或是和已婚男人交往的Vicky,因為戀情無法公開,反而少掉婆媳問題、法律權益和其他世俗考量,可以專注在愛情的本質上。那種「我倆沒有明天」的悲劇意識,讓人越禁忌越洶湧,充分享受純愛的濃烈。

篤信真愛的Dido,每次聽完Monika的抱怨就說:「你和OB那種每天想著如何避稅,誰付房貸,還沒結婚就想贍養費的愛情,根本不是愛情嘛!」

Monika說:「廢話。能每天帶我去吃懷石料理,每個禮拜去春天酒店洗溫泉,在我變成肥婆的時候,花幾百萬送我去塑身中心的,才是。」

起立,鼓掌。 


豪爽女人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