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男女喜歡穿上尿布、紙尿褲、嬰兒服,被當作嬰兒一樣疼愛或處罰,並且因而感到性興奮,對許多來說這似乎是很變態的癖好,甚至有此癖好的人士本身有時也為此感到羞恥或罪惡,而且難以被親密的伴侶或朋友接收。然而,所謂的還童戀infantlism的生成,也像各種人類行為一樣,有其自然及文化的因素。
 [ Infantlism ]
導言
違社會所慾?
還童戀的可能因素
還童戀性幻想
健康與不健康的還童戀
還童戀是戀物(fetish)的嗎?
結論
新聞
連結

☉導言
  根據心理學家Karen Horney在她的著作《精神官能症與人類成長》(“Neurosis and Human Growth”,1950)中說,她相信我們每個人生來都有特定的一些內在特質和潛力,在適當機會便發展成我們真實自我的獨特生存力量,並影響我們思想、感覺、興趣的深度、灌注我們的精力、意願的強度、醒想與他人進行的互動關係等等。也就是說我們是朝向自我瞭解(self-realization)在成長。 

但是,父母可能對小孩過度溺愛、保護,或照顧不周、態度冷淡、嚴格管教等等,而使得小孩在成長過程中無法充分瞭解並盡情發展自我的特質與潛力。這樣壓抑的結果,便導致日後成長過程中各種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行為習慣及精神狀態,包括性癖好與性慾。 

不過,小孩終究會照著自己的內在特質與潛力長大,就像一棵像實生來就必定長成橡樹而不會變成棕欖樹或其他數種。也就是說,內在人格特質並不因為被壓抑、限制、扭曲就消失無蹤,而會在適當的環境和驅動下竄出頭來逕自萌發茁壯。 

案例1. 

以下是一位還童戀者對自身成長經歷的描述: 

我想我對父母親的感覺有點混亂。我並不怪他們把我生養成這樣,他們真的盡力照顧我們這些孩子了。他們對我沒有肉體上的虐待,雖然我的一個妹妹說她似乎曾經被性虐待。當我還小的時候,我的父母親常酗酒,而當他們喝醉時,便會有許多無法預料的行為。有時他們會變得很暴力,所以我很害怕他們喝醉酒的時候。我們家裡從未談過這些事,我記得我父親從不曾抱我、對我說他愛我或謂我感到驕傲。我不怪他們任何事情,他們就是這樣子罷了。讀過一些父母酒鬼和小孩的可怕故事後,我想我的狀況還沒那麼糟。我們全家住一起的時候,經常有許多爭執、打鬥和衝突。那並不是個很安定、溫馨養育的環境。我的兄弟姐妹也有很多情緒上的問題,我有一個哥哥和二個姐妹有嗑藥和酗酒的問題。我沒有這些些問題,而我將這歸因於還童戀。變成嬰孩是我處理外界壓力的方法,我希望這對我有幫助。 
 
☉違社會所慾?
  有時我們的生命中會出現情感與理智相衝突的現象。我們的理智告訴我們應該這樣,但情感上卻想那樣。大多數人認為穿尿布、裝嬰孩怎麼可能會讓人覺得快樂、滿足甚至興奮?還童戀的情感和他們正常的理智經驗相衝突,違背社會期望(against the grain)。但是,還童戀卻是人類經驗隨心所欲(go with the grain)的表現。 

事實上,還童戀者的基本人類經驗和情感是世上每個人都經驗過的,無人例外。我們每個人生下來之後,就無法抗拒生長、成熟、長成大人這股力量。這一部份被安排在生理基因上,一部份則來自文化。這是影響我們發展的二個主要力量。 

例如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包括了對我們膀胱的控制,當父母為我們換尿布時發現尿布乾乾的,或發現我們開始會對著馬桶尿尿時,他們便會和顏悅色地誇獎一番。這是長成大人的重要部份。 

成長是人類最普同且必然的經驗,每個人都會長大。那麼,還童戀是違反了整個人類成長嗎?還童戀是人類成長中身體、心理、和文化力量的倒轉嗎?喜歡像嬰兒一樣尿失禁、吸拇指、大便在褲子上、睡搖籃、穿尿布、吃奶瓶、不用餐具吃飯,就是違反社會期望、就是錯誤的嗎? 

還童戀確實是違反社會期望的,因為我們一般都認為人當然要朝向成熟、理智、自制成長,於是許多還童戀者害怕她他們的親友和伴侶會認為她他們瘋了,但是還童戀的存在有其正面意義需要被開發出來。 
 

☉還童戀的可能因素
  這並不是個完美的世界,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完美的成長,也就是說內在特質與潛力會因為種種因素沒有被充分瞭解與開發。於是便發展出種種結果來處理這些問題,例如憂鬱、神經病症、嗑藥、酗酒等等,而還童戀就是其中一種。 

那麼,還童戀的人格理論為何?什麼特質導致了還童戀呢? 

這問題儘管內容複雜困難,仍然有些跡象可循,大致上包括1.尿床2.童年時的性虐待3.早期強褓時期的冷淡4.柔軟特質遭拒。當然每個還童戀者成長過程中包含的跡象與程度不定。 

1.尿床

尿床應該不是還童戀的原因,而是導火線。根據調查,到了小學時期還尿床的人口比例還低於還童戀者,但是還童戀者中尿床的人則和還童戀者大致相同。

2.性瘧待

至於性虐待則是許多還童戀者共同的成長經驗,但是似乎大多發生在女性還童戀者身上。性虐待確實似乎是女性的主要特色,對男性則不然。但因研究過的女性還童戀者極少,所以這方面還不確定。而以下的分析也多著重於男性還童戀者。 

由此看來,3.早期強褓時期的冷淡和4.柔軟特質遭拒是較重要的因素。 

3. 強褓時期的冷淡

我們施加給嬰孩的照顧和嬰孩確實接收到的並不完全相同,但是不論是因為照顧不周還是沒有完全傳達,強褓時期的疏遠淡漠終將影響嬰孩的情感成長模式。 

最具代表性的強褓行為當然是換尿布的關注。在其中灌注的關心、愛意、情感、碰觸、聲音、語調、視線、舒適,都是最完美的強褓象徵。不過,換尿布當然也會因為親子關係不同而有不同的重要性。 

然而,雖然有許多人在強褓時期受到冷淡的照顧,但並沒有都變成還同戀者,原因可能有1.嬰孩本身的人格2.嬰孩實際感受到的冷淡3.導火線的事件。 

關於導火線,以下是個典型的案例。 

案例2. 

有一個小孩因為父親離家,母親必須工作,所以並沒有得到他需要的關愛。上學後他成了鑰匙兒童,六七八歲時放學後獨自在外玩耍的記憶非常痛心且鮮明。當他七歲時,有一次母親以包尿布作為處罰。當時他感到非常羞恥,但六個月後他開始很想幫自己包尿布,那讓他回想起非常愉快的經驗。此時尿布處罰的經驗已經變成了強褓象徵,讓他感到他曾經錯失的關愛與照顧。而包尿布便是解決他缺乏關愛的感受的方法。 類似這樣的還童戀的形成通常發生在五到八歲時,兒童這時候已經發展到能策劃計劃並對(包尿布)象徵有強烈記憶。 

由此可見,還童戀當然是違社會所慾的。我們大多數人在早期(五到八歲)受教的都是要朝正確且適當的方向成長。被別人說「你這個樣子簡直就像個小嬰兒一樣」,是對兒童很強烈的威脅。而不論在學校、電影、電視上(譬如芝麻街)都不斷顯示五到八歲小孩應該學習長大這樣的影像。所以當還童戀在心裡成形時,當然便顯得倒轉、錯誤、不好。 

於是,為了填補關愛的匱乏而形成的還童慾望時,衝突與罪惡感也同時出現了。這衝突在於我們內在成長的自然驅力和還童戀的反向發展之間,還有社會教導和還童戀的情感感受之間。罪惡感則在於還童戀者所感受的和社會所教導的不同。 

4.柔軟特質遭拒

另一主要原因稱為柔軟特質遭拒。 

不論是受基因或文化影響,似乎有些特質是在男性身上容易看見,有些則容易在女性身上看見的。我把它們稱為柔軟與剛硬特質,而不是男性或女性特質,因為我不認為柔軟特質就讓男性女性化,或剛強特質就讓女性男性化。大部分人有這兩種特質,而二者間的比例也因人而異、也是很健康的。 

還童戀的導火線發生或傾向成形的年紀,也正是兒童意識到男生和女生的差別的時候。研究顯示,有許多男孩喜歡玩男生的玩具(譬如汽車),而且根本沒有人引導他們去玩娃娃。他們也開始懂得價值判斷,而希望和表現不佳的父母不同。譬如,如果父親傷害母親,他可能會感覺到他不想像他父親一樣。因此造成了父親與小孩之間的疏遠。 

父親和小孩之間的疏遠,有兩種方式:一是父親有意無意地推開小孩,另一是小孩推開父親,因為他不想和父親一樣。二者造成的結果是一樣的,也就是小孩和父親之間變得疏遠、變得不瞭解、不接受對方、不關愛。 

在所有導致還童戀的疏遠方式中,父親一直都是比小孩剛硬、強勢的。這些父親身上的硬漢特質也許表現在毆打母親身上,也許只是表現在希望小孩如何思考行動的期望,而對小孩造成不舒服的壓力。譬如父親可能要男孩多出去運動、不要娘娘腔(通常這個男孩並不真的很娘娘腔,只是在剛硬與柔軟的特質中有某種平衡),而忽略了他音樂或藝術的能力。對小孩來說,可能就讓他覺得父親沒時間陪他、沒有真的關心真實的他(不過,有時也許因為父親是個粗人或沒有能力表達他的情感)。於是,要不就是父親沒有真正接受小孩真實的樣子,或小孩不想和他父親一樣,這些排斥和不接受都促使父親遠離小孩。 
 

☉還童戀性幻想
 
1.穿尿布 

穿尿布的象徵對還童戀是合邏輯的。它把男孩和父親間的情感衝突消除了,因為當他穿著尿布而變成嬰兒時,就回到了父親必須接受他內在真正因素的時期。當小孩尿溼尿布時,他是柔軟、無助,而且會被關愛的。 

心理健康的還童戀者並不真的希望永遠當個嬰兒,他們只是發展出基於象徵的計劃來應付這個世界。藉由他們幻想中穿上尿布或變成嬰兒的象徵,他們能把自己轉變成他們所有的特質都會被接受的時期,而且他們也可以被關愛。 

2.羞辱 

另一個發展出此傾向的強烈感受與反應是羞辱。 

還童戀傾向在二個方向上違背了社會期望,一是不想長大,一是遠離男性人格中的剛硬特質。於是他需要幻想和羞辱經驗幫助他促進這象徵。 

許多還童戀者喜歡羞辱經驗,因為他們把這些經驗視為他們想感受的力量移轉的一部份。於是,許多幻想包括被強迫當個小嬰兒或公然被裝扮的像個嬰兒,因為這些想法和感覺加強了無助的象徵。 

以下是包含所有拒斥剛硬的元素的頗誇張的幻想: 

比爾的父親幾年前毆打他母親之後就和母親離婚了,當時比爾六歲。當他八歲時,比爾開始偷偷穿尿布。他不確定為什麼他會這樣,有時他的幻想也包括羞辱的經驗。他在橄欖球校隊中當左衛。 

有天早上,比爾忘了鎖他的櫃子,於是隊友就發現他藏在制服底下的尿片。他們把比爾伏倒在板凳上,脫下他的球衣,不論比爾怎麼哀求,他們就是不停止。他們脫下他的內褲,把尿布包在他身上。不論他怎樣努力避免,他的陰莖還是漸漸勃起了。「喔!看起來小比爾喜歡包尿布呢!」他們叫著。「來呀!小比爾,讓我們看你像小嬰兒一樣尿在尿布裡!」除了羞辱,比爾忍不住感到一陣高潮,過了一陣子他就無助地在尿布裡射精了。 

現在整個球隊都知道比爾的真相了,他只是個嬰孩,他們知道他們可以強迫他做任何事。比爾在隊友的眼裡知道他們感到逐漸形成的力量,而這似乎只讓他更深地陷入當小嬰兒的感覺。眼淚從他眼裡落下,他把拇指放到嘴裡,開始吸吮起來。 

他的女友不知怎麼知道這件事,她堅持他們相處時要他穿尿布。當她的主宰性格開始出現後,她強迫他在嬰兒內褲外穿上粉紅色花邊內褲。比爾再次無法阻止這些事情,而且粉紅色內褲讓他感到自己真的是個娘娘腔,他也性興奮了。

許多還童戀者喜歡和小孩有關的性幻想。不過純粹是幻想,而不是真的和小孩有性關係。從這個角度看來,還童戀和童性戀是不完全相同的。 

還童戀性幻想常和小孩,尤其是青少年,和尿布有關,從八歲到十七歲都有。但是以十三歲最多,因為十三歲是許多還童戀者感到性羞辱的時候,它代表了大部分衝突、羞辱和興奮。十三歲是一個男孩同時保留一些兒童行為(譬如溜滑板)也開始長成大人(譬如和女生約會發生性關係)的時候。介於兒童與成人之間,長成大人當然必然的選擇。有時他們會強硬地說話或行動,以證明他們夠像個男人,尤其是在他們的同伴之間,但是內心卻渴望能像個嬰兒般柔軟、無助、受照顧。 

因為此時有許多情感興奮,還童戀者可以衍生出非常滿足且性羞辱的幻想。例如要證明自己是個男人卻被迫尿褲子或裝娘娘腔、穿尿布或公然穿嬰兒服給學校的朋友看到等等,這個時期中羞辱和尷尬的機會及導致的性興奮是幾乎無限的。 
 

☉健康與不健康的還童戀
  還童戀者的行為和心理從非常健康到非常不健康都有。 

健康的還童戀者能像個成人一樣,有平衡他們的還童戀需求和到正常功能的能力,而能平衡生活中各項需求的人也會比無法平衡的人快樂。就像對酒精的使用一樣,健康的人喝酒可能是健康而平衡地為了社交或餐飲,但是酗酒的人則幾乎無法正常生活。某種程度上來說,酒精和還童戀都是紓解生活中痛苦的方式。 

很難定義健康和不健康還童戀的差別。不過,健康的還童戀者也許是個和伴侶有親密關係且相互分享的人,他同時有工作而且能自給自足。如果他有小孩,他會盡力當個好父親。簡言之,一個健康的還童戀者會平衡還童戀得需求和其他生活的部份。 

不健康的還童戀者也許是個非常想永遠當個全職嬰兒的人,他在和女人的關係上有困難,因為他沒有為別人留下空間,他只要一個全職的母親。他們相信他們會找到一個願意扮演母親角色、永遠照顧他的女人,而將陷於恆久的沮喪當中,因為這樣的女人不存在;或者就算存在,她大概也不會是個健康快樂的人。 

當然,穿尿布的快感可能會如黑洞般把健康的還童戀者拉向不健康的。雖然因人而異的,但大多數還童戀者都有此警覺。 

另一項特殊的顧慮是,有時還童戀者會使用催眠錄音帶。還童戀者們必須確定這些催眠錄音帶是由專業催眠師或合格心理醫生和催眠治療師所製作。 
 

☉還童戀是戀物(fetish)的嗎?
 

有強烈證據顯示,還童戀大部分的時候不算戀物。典型的物性戀者,會因為物品或身體部位感到滿足,他們是因為某物品的感覺、外觀、味道而性興奮,而不是此物件的幻想或情感內容。許多男性還童戀者就算沒包尿布,只要被當個嬰兒一樣對待就會性興奮,這些情感因素比特定物品例如尿布來的重要。就像大多數捆綁戀與主宰癖類似,光是情感就可以製造性興奮。 

當然也有一定比例的還童戀者是戀物的,他們也許只需要包尿布而不須其他情境因素。對這些戀物還童戀者而言,只有包尿布或尿溼尿布才會性興奮,沒穿尿布就很少性興奮。 

還童戀的性慾成份也是很合理的,因為換尿布時的接觸會觸及性器官。事實上,有許多嬰孩在換尿布會有性興奮的現象。這很容易看出來為什麼還童戀情感因素和性器官接觸的結合是無可避免的。 
 

☉結論
  雖然還童戀常被誤解,但這樣的行為其實可以被當成早期童年情感壓力的合理反應。這些壓力通常來自於缺乏照顧或父親沒能支持小孩人格中較柔軟的部份。 

這些童年的壓力並不一定導致還童戀,但有時會在五到十歲時被導火線事件引燃。因為這樣的發展似乎違背了社會期望,所以還童戀者通常也有罪惡及羞辱的管受。 

還童戀者喜歡的幻想有很多形式,從強褓、主宰到臣服都有。因為這些幻想中的情感成份都大於實際物品的使用(尿布),但有些還童戀以可以視為真的戀物。 

還童戀的實踐可以是健康且治療人的,只要它能與成人生活中的其他功能和責任相平衡。 
 

☉新聞
連結
[ Infantlism ]
 
| By Tommy |

[ 性政治首頁愛情.年齡跨代戀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