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

 
淺論偶像崇拜在動漫文化中的體現
作者:涼風真世 

出處:PConline責任編輯:zjg
[03-10-10 12:25] 

  倘若批評家吹毛求疵的話,定會對我的論題提出疑問:“既然表達的是同一種意思,爲何不用《動漫文化中的偶像崇拜》,而要以對比之下句式複雜得多的介狀結構開題?”或許前一種標題並沒有歧義,但後一種表達方式顯然更能準確地詮釋“偶像崇拜”與“動漫文化”這兩種文化現象的實質關係。

  當代文化現象的一個重要特點是互相交叉、相互影響、彼此滲透——譬如酒吧文化,人們把它獨立出來研究的時候往往要和小資情調、感性文化、一夜情現象等等相結合,才能探知這種文化的全息影像。動漫文化是一個橫向歸結的概念,它是屬於一個年齡段的、在小圈子內流行的狹面文化;而偶像崇拜也即“時尚迷信文化”是全人類共有的,屬於縱向文化現象,它在我們長輩的行爲堛穛{爲英雄(領袖)崇拜,在大衆生活中體現爲明星崇拜,在東西方宗教系統中則是對神的頂禮膜拜、帶有某種程度上的聖化與靈化色彩。所以,崇拜現象僅僅是動漫文化中的一個剖切面,正是因爲動漫文化的特有屬性對青少年崇拜心理的滲透,以及動漫世界的人物角色們以生俱來的魅力跟偶像形象的天然對應,使它有著與其他領域的明星崇拜不同的特點。

  偶像崇拜爲我們提供生活的理念、想象以及烏托邦,它實際上是追隨者的樣板體驗,一定程度上是崇拜者內心深處訴求的體現。在這塈畯戽妦丹a把動漫文化中的偶像崇拜現象按照物件分類成三部分:

  第一類是對動漫製作人員的崇拜,如漫畫家崇拜、動畫監督崇拜、插畫家甚至作曲家、CG製作人員崇拜等等。由於偶像生活在現實中,所以具有這種崇拜感的動漫迷的話題往往趨向於創作討論,顯得較爲理性。在有志於爲動漫事業獻身的人群堙A這種崇拜傾向比較普遍。

  第二類是對動漫作品中的角色的崇拜——崇拜物件不屬於我們所在的時空,因此這是一種源自內心的情感在虛擬世界中尋找的對應模式,崇拜者是單純的甚至是懷著厭世感對待現實生活的,這類人占了動漫迷人數的絕大部分。他們選擇對構建在線條和文字中的彼岸澤國的向往,說明了主體的逃避傾向;儘管有時候他們是純粹地拜伏在動漫角色的人格魅力之下,但持續的癡迷卻正好證實了其接觸面的狹小、自發抵制現實的情緒。而且,這種現象可以一分爲二,輕度患者通常是多項選擇性地樹立自己的偶像,他們可以喜歡櫻木花道,可以喜歡藤原佐爲,還可以喜歡緋村劍心,崇拜在他們心堥瓣ㄢ璊@且沒有衝突。這種人實際上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崇拜者,他們往往僅是喜愛並表現出來而已。第二種是真正對動漫偶像敬若神明的人,他們將自己的主體性交付給物件,讓它的性格重新編排演繹自己。他們瘋狂地收集關於偶像的所有周邊物品,學習其行爲舉止,跟別人的言論媟|不知不覺地扯到偶像上來——這時候往往虛擬世界中的偶像們所完成的就是他們自己的理想,當他們覺得無法企及時便把有能力者神化,出於這種心理,他們甚至不容忍對“神”的一點點冒犯和褻瀆。所以,cosplayer一般是第一種泛愛的動漫迷,真正的崇拜者是會跟偶像保持距離、保持仰視姿態的。關於這兩類人的話題,從論壇上不難總結出,他們都是感性的,熱衷於討論作品中的情節和人物,沒有成爲批評家的自覺性,是一個絕對的讀者。

  最後一類是對聲優(即配音員)的崇拜。我將這種現象獨立成一類進行分析是有根據的,請不要驚訝。聲優恰好是處於虛幻與現實之間的邊緣性人物,一方面她們賦予角色以生命的聲音,另一方面她們又是現實中獨立的個體。聲優愛好者不僅僅是戀聲僻,而且在生活中極有可能是個妥協者。當一個動漫迷發現自己喜歡聲優更甚于角色本身時,那往往意味著他已經明白了在虛擬世界中逃避的荒謬性,但是又不願意回歸現實,於是便選擇折中,對兩種屬性都具有的聲優崇拜成了這種心理困境的表現模式。這也是爲什麽聲優愛好者往往平均年紀比第一二類要高的原因。在具體表現上,由於聲優跟流行歌手本質上並沒有太大區別,因此形式上是正宗的明星崇拜模式。

  當然以上的歸類只是泛泛之談,實際上這三類是可以互相轉化和共同寄生的。一個動漫迷的歷程通常是崇拜一部作品堛漪Y個角色,然後將這種情感擴展,或者喜歡上別的作品中具有相似品質的人物,或者喜歡上作品的作者、角色的聲優等等。因此動漫迷的崇拜是複雜的多元的不可解的,試圖以方程式的解答分析偶像情結的形成,只能得出片面的、自欺欺人的結論。

  但起碼有一點我們不能否認,那就是動漫偶像崇拜的時空維度極其狹小。無論是線條作品、筆下角色、聲線音色還是創作者本身,他們所具有的空幻屬性始終阻止(妨礙)了與崇拜者之間的交流。傳統的明星崇拜文化理論認爲,明星和大衆之間的關係其實是由大衆對明星的仰視和明星對大衆的俯視所組成——然而“存活”於油墨線條中的人物如何與讀者産生互動?實際上我們所感覺偶像對自己的感召力是“虛視”——更殘酷地說是“無視”,所有被感染的情感源自我們內心,最終到達的也只會(只能)是我們的內心。從這個意義上說,動漫文化中的偶像崇拜比歌星崇拜球星崇拜更虛無縹緲、更會麻痹摧毀未成年的心智、更需要接受批判。所以動漫偶像只是一個仲介物,是作爲青少年的我們在沒有勇氣迎接現實社會之前的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庇護傘。僅此而已。

  有的人會說,偶像崇拜可以指導生活,由此看來動漫文化堛滷R拜並非一無是處。的確,能作爲偶像被崇拜的動漫人物角色都有其閃光點(心理變態的除外),青春、熱血、朝陽、大海(沸騰狀)……可笑的是,我們往往把這種所謂的精神寄託當作空悲切的談資,極少將其引入生活,更不要說高於生活了。習慣了在課堂上看漫畫,還可能有心思喊出口頭禪式的口號學習麽?要說藝術感染力和穿透力,現實中的英雄們不更具有號召力麽?爲什麽我們偏偏選擇了動漫作爲話語源頭和理想依託?

  動漫文化不是逃避現實的掩體,偶像崇拜也不是辟邪的神符。我們不應當壓抑青少年追求自我的個體意識,可一經放縱便騎虎難下。同樣地,這篇文章也無法給個總結性的結尾,如果我們已經看到了現象的實質,那麽該如何是好?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