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

 

看漫畫不等於知識淺薄、品味差

「我愛漫畫」艱澀知識輕鬆看
朱學琚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台北市)

拜讀十八日的「只見漫畫區盛況,堪憂的閱讀品味」後,筆者以漫畫愛好者的角度提出另外一種看法。

知識不僅本身無貴賤高下之別,呈現知識的手法也不應該被區分為「有格調的文字」和「堪慮的圖像」兩種;這就像認為歌劇高尚,歌舞劇媚俗一樣荒謬。

以筆者閱讀的經驗來說,往往漫畫所傳遞的資訊和文化深度並不遜於任何通篇文字的教科書;而且,這些資訊還更容易輕鬆的被吸收。對於漫畫迷來說,能夠親眼一見這些將艱澀知識轉化為娛樂性十足漫畫的作家們,當然是值得徹夜排隊。

以筆者最近閱讀的幾套漫畫來說,其中所蘊含的知識和文化氣息就不遜於市面上任何的商業或是文學作品。細野不二彥在「王牌鑑定人」中以藝術品鑑定商的角度切入藝術和收藏品世界,漫畫中所描述的骨董修復技巧、礦物顏料的使用等題材若純以文字展現,多半會讓讀者哈欠連連。但搭配上圖像之後,這套漫畫卻讓筆者對原本毫無概念的藝術文化產生莫大的興趣。富澤順的「企業戰士」則是以各種角度針對日本的「平成不景氣」現象,對各行各業提出一個又一個的解決之道。這些解決之道遠比許多枯燥課本的個案研究有趣,甚至更有許多超越時代的創見!這次來台造成話題的弘兼憲史的島耕作系列作品,更被日本外務省選為「最能代表日本社會及上班族現象」的作品,用來當做致贈邦交國的文化禮物。而在最新的「取締役島耕作」中,弘兼憲史更讓島耕作帶領日本企業進入上海耕耘;這樣的題材在日本掀起一連串「前進中國」追蹤報導的熱潮。若是說這些作品代表「堪憂的閱讀品味」,恐怕難以服眾!而漫畫在美國造成的MANGA(漫畫的日語發音)瘋狂熱潮,讓DiGiMon(數碼寶貝)、Poke Mon(口袋怪獸)、七龍珠等作品成了美國孩童文化的主流;可見漫畫的流行是世界性的趨勢,並不僅限於台灣一地。

既然漫畫擁有如此強大的文化感染力和知識滲透力,為何台灣在這方面卻只能接收日本的文化?台灣早年堪與日本爭鋒的漫畫家幾乎都已經凋零殆盡。在日本大受好評的鄭問已經淡出港台市場,以台灣本土校園漫畫「Young Guns」聞名的林政德也遷移至大陸,改以「鹿鼎記」為創作主題。而根據網路上的消息,漫壇前輩曾正忠封筆改開玩具槍店,「修羅海」的任正華改走同人誌創作路線。這些眾多的作者因為市場太小、創作受到箝制、社會地位太過低落而中止漫畫創作。而我們的政府在大談「兩兆雙星計畫」時,卻沒有意識到這些最基本的「內容」產業在台灣早已土崩瓦解。究竟是誰,拱手讓出了我們的文化詮釋權?


黃以安/大學生(台北市)

拜讀十八日「堪憂的閱讀品味」一文後,心中頗有感觸。

首先,是「同人誌」非「同仁誌」,扮裝成自己中意的漫畫、電玩、電影、布袋戲等人物的活動稱為「 cosplay 」角色扮演,和「同人誌」(多半是漫畫或小說創作)並無關係。

再者,且不提著名漫畫家手塚志虫在他等身著作中所流露的智慧和對人類對地球的關懷,單就這次書展來台的漫畫家井上雄彥先生言,他所描繪「灌籃高手」裡青少年運動員熱情地追求夢想和榮譽,「浪人劍客」的巧妙歷史詮釋。弘兼憲史先生對日本社會一針見血的深刻剖析等,從這些刊物裡獲得常識,似乎不宜總歸為一句品味低劣?

青少年的文學水平低落閱讀不足的確值得憂心,經典作品的研讀也當然有其必需,但如把愛好漫畫和淺薄間畫上等號,可能失之武斷。 

【2003/02/19 聯合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