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

 

青少年塗鴉文化輸了一役


剛過去的平安及聖誕兩夜,尖沙咀的青少年在香港文化中心牆上集體創作,以一種全球公認的青年塗鴉藝術,表達內心的感受以及對社會的不滿,壯觀非常。但各大媒體卻用「破壞」二字來描述這種繪畫藝術;政府官員、知名人士、青少年工作者以致青少年愛護公物大使紛紛發言譴責。除夕夜,文化中心全身包上膠紙做足防備,消滅廣場小販,還有大批警察嚴陣以待,結果是青少年的塗鴉藝術完全被打壓消失,全軍覆沒。

塗鴉藝術並沒有刮去牆壁的任何部分,在牆上加上了一些顏料為何被稱為破壞而不是美化?文化中心是屬於政府高官的還是大眾市民?又應該由誰決定什麼圖樣和顏色才適合中心外牆?有人說是要尊重設計原意,那麼我就要再問為何規劃這個名為「香港文化中心」的建築物時,缺少了廣泛包容香港多元文化的設計概念?政府又為何接受如此狹義的文化定義?現在又為何不檢討和嘗試修改?或不如貼切點改名為「高檔文化中心」。

何謂高檔?這個文化中心接受的每一件展品或表演都必須是「乾淨」的,亦須經過長時期策劃、付得起高昂租金、或須附上足夠的文字能力以事先說服政府文化精英,才能得以在此展出。基層青年的藝術極難通過這重重關卡。這裡曾展示過的青少年文化,都是由學校或成人團體籌辦的。邊緣青少年的自主聲音難以表現,亦不被鼓勵。塗鴉藝術就是最好的例子,這些被藝術精英漠視的創作只能在市區外的特定牆壁或者後巷爛牆展出。

青年街頭的即興不算創作,舞蹈家的即興才是品味。除夕倒數半島酒店滿天碎紙吹出馬路是華麗氣氛,廣場螢光棒雨卻是亂拋垃圾。對社會不滿情緒的表現不可展示,守法從規的壁畫街上常見。在「高尚」牆壁的塗鴉不算藝術?在屋村後巷的塗鴉才勉強稱得上另類藝術。且看看社會如何尊重不同文化,又多麼願意傾聽青少年的聲音。

這廣場是不少香港青少年喜歡聚腳的地方,眾所周知。但這個所謂的藝術中心不但不鼓勵這班青少年的文化成為它的一部份,連一塊自由發揮的牆壁都沒有;而當青少年將她粉飾,以藝術說出自己的聲音,她卻將之視為污穢和破壞,急於清洗,並用大量膠紙包著自己,找保鏢殺一儆百,並想盡辦法避免日後再次發生。

更恐怖的是,口口聲聲關心青少年的狄志遠承認事件表現青年對社會不滿的同時,提議的解決方法卻是「多加教育」和「嚴厲執法」等改造和高壓政策;而不是站在青少年的位置,提醒政府檢討文化政策與中心設計,給予年輕人多些不同的發展和發聲空間,根本性地解決問題。

世界著名的大學都有塗鴉牆或塗鴉石,歡迎青年人隨意隨時創作,香港大學亦有一條太古橋,它們都曾有一段青年與官方的爭奪歷史,通常是年輕人贏了。而香港文化中心塗鴉文化爭奪戰零二年這一役,廣場的青少年輸了!

註:

此文不保留版權,歡迎轉載或轉寄給妳/你的朋友。

如妳/你對文章有任何回應,或想聯絡我,請電郵至 daubdraw@yahoo.com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