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

 
記錄一個Jackass世代 
哇!我的頭都沒了

◎陳玉慧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2002.09.22) 

Breakdancing又回來了。如果你知道什麼是Breakdancing。現在西方流行的是歐日混合式小舞台,舞台上有通電踏板,踏板又結合螢光燈,Freestyle,當然,當然,尤其是東京秋葉原的街頭舞步。

以前他們都愛看Beavis and Butthead,二個智商超級低品味也超級俗的卡通傢伙,以嘲謔主流娛樂政治人物為主旨,現在男生改看celebrity death match show,名流人物一一化身傀儡登場,相互攻訐敗壞,不死不止,一塌塗地。女生從來不喜歡暴力,在Hello Kitty過氣後,現在是「怪女孩愛蜜麗」Emily The Strange當道:她總是穿黑的,且只喜歡獨身。

Courteny Love和冰島女歌星碧玉都欣賞怪女孩愛蜜麗,她們穿過那樣的T恤,在漫畫書中,怪女孩愛蜜麗是聰明的、幽默、強悍及富創造力,她跟任何人都不同,「別吵我!」「我沒有問題,我的問題便是,你!」愛蜜麗吸引了太多的女孩,或者太多的女孩認為自己正是那樣的怪女孩。現在,怪女孩愛蜜麗有一個好朋友了,她叫哇哇黛絲(Oopsy Daisy),在T恤上,哇哇黛絲說,「哇,重金屬傷人」(ouchy, heavy metal hurts !),或者雙關語如「哇,我頭沒了,」(oops I lost my head !)。

他們愛吃cyber糖,滿大部分的人刺青,Piercing,染髮,不少人開始騎摩托車,尤其是義大利比雅久牌和英國製Gilera runner SP50,這群人叫pedheads,年輕男孩崇尚的制服還是連帽夾克及運動褲,這叫Tracksuit,那些人受不了穿剪裁合適貼身衣褲的人,他們說那簡直便是衰老的象徵。

十年前柏林開始流行「愛的遊行」(Love Parade),所謂愛的示威,其實是銳舞(Rave)有理,每年夏天都來一次,最高潮時刻,每一年有一百多萬人參加,擠滿東西柏林街頭。現在不只柏林,歐洲各地都有three_day weekend party,在西班牙蜜月島或Ibiza,更遠一點在希臘的小島,愈來愈多人從俱樂部(clubs)移身到露天戶外去度銳舞周末假期。

MTV成為最受歡迎的節目

以前很多阿貓阿狗想當DJ,現在不會了。比較流行自己唱歌當歌星,西方青少年在二十多年後,才發現卡拉OK也滿好玩,如果你看不慣辛納屈沒關係,麥克風在這裡,你要當瑪丹娜也行。你只要走上去。有膽便成。你便是明星。

受到世界杯足球賽的影響,英美和歐洲各地甚至日本和韓國,年輕人喜歡穿印有足球隊名的T恤和球鞋,日本年輕人更喜歡本屆毫無表現的科羅埃西亞或義大利隊,因為那些隊伍更有個性且東方人應該支持次主流隊伍。這個想法也受到歐洲青少年歡迎。

還有,男孩化妝和保養皮膚也很in,新的族群學名又叫peakcock boys,他們甚至願意穿裙。不少商業為了這個族群必須改變市場觀念,他們很可能同時也是臥室皇帝(bedroom emperors),因為經濟不景氣,到廿五、六歲還住在父母家裡很普遍,太多人在父母家裡只有一間房間,太多人的床前便是電腦,那便是他統治的領域,那便是他的王國。

如果你有一架新力牌的VAIC PC那就更酷了,你可以隨時下載音樂到小磁碟片,沒有的話,也沒關係,美國和歐洲版的MTV大有看頭,以前,MTV只是二十四小時播放流行音樂錄影帶的節目,現在已是最受年輕世代歡迎的電視頻道,收看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真實生活肥皂劇The Osbournes,第二個便是Jackass。

這才是文化,他們說。九一一事件之後,「善良」對抗「邪惡」之戰開打之後,一個叫歐西奧斯本(Ossy Osbourne)的英國老搖滾歌星,全身每吋肌膚都刺上刺青而綽號叫「黑暗王子」的傢伙,主持歌詞內容充斥暴力的樂團(Black Sabbath),主打歌是「妄想症者」(Paranoid),卻能接受總統的接見。不只美國總統布希(他巧妙的說詞是:「我媽愛你們」!)全美國大約有七百萬觀眾,每天會固定觀賞他的真實家庭肥皂劇,這是BBC的主意,每天把錄影機架在他家,他沒穿什麼衣服,連電視機的按鈕都不會用,二個孩子已十四、十六歲只會穿迷彩裝及染髮,在家便是拳打腳踢,從不讀書,也不必上學,全家人說話時,每個字裡一定有一個fucking,這二個小孩叫Jack和Kelly,現在已成為英語年輕人的偶像。

惡作劇世代已經降臨

而所有現象中以Jackass最令人嘆為觀止,也最受到爭議。這絕對是沒人想得到的成功,也是當前最重要的青少年文化。一個當初沒有任何電視台感興趣的低成本節目、只打算以手提攝影機拍攝的Jackass,現在不但是歐美年輕人的最愛,和The Osbourne一樣是MTV最受歡迎的電視節目,已轟動到改拍成好萊塢電影(也叫Jackass),將於美國境內電影院八月正式上線。

不但美國,現在連歐洲也開始跟進。一個叫「Freak Show」的節目最近將在德國播出。Jackass也在英國引起地震,連電子遊戲軟件公司也被迫改變市場政策,現在有人針對Jackass迷推出電子遊戲器,第一個流行是手背瘀血,觀念是過去歐陸流行的處罰撲克遊戲(torture poker),輸的人將受罰,而「痛楚站」遊戲器(painstation)最駭人的部分便是,誰能忍受電擊最久,誰便是贏家,輸家肯定將在手背上留下傷痕累累。

厭食症者比過去任何社會更普遍也更瘦了。年輕女孩再也不吃東西,她們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瘦也是流行,但瘦不夠,她們要骨瘦如柴,瘦到引起別人注意,另外一群人是不停地吃,吃到必須嘔吐,她們已沒有幻想,沒有理想,一個個消失中的靈魂,嶙峋的身體,只剩下口腔,連排泄都免了。她們也是Jackass!

Jackass節目不但病態、自虐,愚蠢甚至違法,但是卻能贏得喜歡反諷搞笑的人士喜愛,能吸引大量青少年觀賞,因在各地都曾造成青少年死亡,在一些媒體和保守團體的強烈抗議下,被迫改成夜間節目,並且必須時時加播「兒童不宜在家中模仿」文字。該節目開播以來,已接獲成千上萬的自製錄影帶,以至於也必須在節目中註明:不接受私人錄影帶,謝謝。

你要不是Jackass的忠實觀眾,要不便是恨之入骨的那群。多數的Jackass觀眾十三歲到卅歲,男生較多,女生也不少。上網打上Jackass你就知道有多少死忠支持者,反對Jackass的人永遠不會明白:一個輕視人生,不相信宗教也不相信政治可以改變世界,唯一剩下的生活樂趣是自虐和惡作劇,這樣的世代已降臨了。這些人百分之四十不會去投票,百分之十九從來沒投過票,百分之八十吸毒(大部分是大麻,小部分是搖頭丸或古柯鹼)但不會告訴父母,百分之十七吸毒但可以告訴朋友。

年輕人不耐煩假惺惺

什麼是Jackass?這個充滿俚語味道的罵人字眼,一般是嘲笑那些自虐並不停挨打的小丑。這便是節目全部的主旨。節目成員有人曾是職業stuntman,也有小丑或滑板選手(skater),但大部分是從小喜歡惡作劇、長大找不到合適工作反正不怕死活的瘋子。節目內容有的是高級stunt表演,有的則動作過分危險有致死的可能,但更多是令人噴飯但並無品味的現世生活嘲弄。

這個節目的靈魂人物是Johnny knoxville,一般人相信他真的是自虐狂,至少他的行為變態不正常。他是Jackass創始人,從九七年起便有這個節目的構想,但一直到去年才獲得成功,現在已成為許多年輕人的偶像,靠簽名便可賺大錢。

Jackass每集半小時,節錄幾個單元,這些單元的錄製並沒有腳本,很多是即興表演,有的在室內,多在露天,很多時候必須中斷,因為表演人物受傷或者引來警察阻止。節目的進行配以他們喜歡的音樂,由於真實、嘲弄及自我虐待,必然引起觀眾興趣,MTV的主管便說過,他們看準年輕人不耐假惺惺做作的電視劇及無力回天任由政治人物操縱的新聞節目,這是一個能讓這個族群眼睛一亮的節目。

Jackass集運動、馬戲團、雜耍、遊戲及錄影藝術於一身,它既是娛樂,也是戲劇,更是表演藝術(performance)。八十年代表演藝術家自囚於牢寵,或者去動物園裡當園內動物,現在的表演藝術當眾割耳流血,或從高樓跳樓,在許多城市,跳樓已是平常,這是年輕人喜愛的活動之一,他們要挑戰極限,不但對生活無所畏了,活著的方式便一點也不能虛矯。詹姆士狄恩在他的時代也做過一樣的事,只不過他死了。

Jackass是二十一世紀社會的另一面鏡子,也是當今歐美青少年生活文化全記錄,它像日本搞笑綜藝,也像把基督徒活活處死的殘酷劇場。它絕對具有戲劇大師亞陶的精神,南美洲的「看不見劇場」傳統的再現,它是便宜的摔跤,它是胡鬧,但它也是世俗的全然反叛,絕對不同凡響的現代娛樂文化。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