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

 
中國賤客興起 高喊人賤人愛

記者張聖岱 【2002/09/22 聯合報】  


受到自虐、自我解嘲的電影及卡通影響,大陸年輕人正掀起一股「學賤」的風氣,逐漸形成「中國賤客」這個新族群。 

大陸吹起這股「賤風」的學習對象,一是以港星周星馳在電影中的無厘頭表現方式,及王晶的搞笑電影為代表,另一方面則是從美國卡通「「加菲貓」、「南方四賤客」中四個行徑不羈小孩,及日本卡通「蠟筆小新」、韓國卡通動畫「賤兔」等。 

儘管「南方四賤客」中四個小孩口說粗話、反傳統的行為,及「賤兔」以各種不同藉口來掩飾做壞事的做法,顛覆一般人的道德價值觀,可是,離經叛道的表現,卻成為一些年輕族群的時尚。 

據大陸一個網站調查,看過「賤兔」動畫的大陸中小學生,百分之卅七會覺得,賤兔有個性;百分之四十二的人很喜歡賤兔。許多身上穿著賤兔圖樣的大陸中小學生甚至指出,「小兔子乖乖」的時代已經過時,賤兔很賤格,很討人喜歡。 

在這個以男性青少年居多的「賤客」族中,想當「賤客」的共同理由是,在這個時代必須「有點賤,又不會太賤」,才能吸引人家的注意。 

「賤代表有性格」,一位自認為是「中國賤客」一族成員的大陸年輕人表示。另一位則認為,賤不過是代表一種生活方式。 

至於想當「賤客」,「賤客」過來人認為,首先是脾氣不能太暴燥,不然會一怒不可收拾;目標不能過於偉大、理想;個性不會太鮮明,但是有一點叛逆、反傳統的傾向;面對事情時,要懂得自我解嘲、逆來順受。 

據這群賤客的評比,賤客可以依表現,分成入門賤客、初級賤客、中級賤客、高級賤客及頂級賤客五種。 

例如,在學校與同學一起猛烈指責某件規定十分差勁,但當老師出現時,馬上改口稱頌「決定英明」,可以列為中級賤客。 

另一位「賤客」則認為,只要你願意,每個人都可以當「賤客」,而且如果可以做到「人賤人愛」,那就是「頂級賤客」的最佳表現。 

他認為,比起美國的賤客,「中國賤客」更玩世不恭,更會自我解嘲,更有「化有賤為無賤」的本領,能講出「對你的景仰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的「經典賤話」。 

正因為這種寬鬆的「人人可當賤客」的條件,幾乎隨處或隨時都可以發現「賤客」一族,只是他們承不承認是「賤客」一族而已。當這群「中國賤客」一族聚在一起時,所談的不外是如何耍賤、提升自己「賤客」層級,及交流新的「賤話」。 

對於「賤客」現象,大陸心理學家認為,年輕人當「賤客」的心態,是成長過程中一個短暫過渡期,想藉由建立一種心理防禦機制,來保護自己,社會不必太在意與驚訝。只是,這群「賤客」的父母面對子女成天講「賤話」,可要大傷透腦筋。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