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同人女類群的幾點思索

[03-11-21 11:16]  作者:涼風真世 

出處:PConline       責任編輯:cartoon 


Index . 簡介

   在同性戀研究史上,曾經發生過一場關於“同性戀”究竟是名詞還是形容詞的論爭。如果說它是名詞,那麽它是用來指稱一個具有特殊性取向的人群;如果說經是形容詞,那麽它說是用來描述一種行爲,人人都可以有此類行爲。名詞指稱一種身份;而形容詞只是一種狀態、行爲。這一論爭的核心在於:要區別同性戀是一個具體的實體還是僅僅是一種描述。換言之,同性戀究竟是自我的基本特徵的組成部分,抑或僅僅是某些人偶然或經常出於自願的選擇而從事的行爲呢?似乎這兩者幾乎就囊括了“同性戀”的所有定義了。

   隨著同性戀亞文化的發展,社會上出現了一群游離于身份和行爲雙重定義之外的“同性戀文化愛好者”——在中國,她們自稱爲同人女(注釋一)。

   按照酷兒(注釋二)理論家的觀點,嚴格地說,一個人不能成爲一個同性戀者,她只能有同性戀行爲。而同人女們中的絕大多數,都只是1819歲左右豆蔻年華的少女,她們對兩性(彼此與之間的)態度依舊保持著一種純真的觀念,即使有同性性行爲,也只能占少數。但是,行爲上並不是實踐者的她們,卻對男性的同性戀(圈內的術語稱爲“BL”)文學藝術創作欣賞懷有極大的興趣,也有比例較少的人熱衷於女性同性戀領域(GL)的創作欣賞。

   爲什麽在地下會逐漸發展出這樣一個另類的以欣賞爲主的同性戀文化圈呢?她們是不是同性戀的潛在人群,或許還只是暫時出於青春期未過的“愛情朦朧症患者”呢?

   傳統的同性戀文化研究都集中於男性同性戀現象,對於女性本身喜愛男性同性戀文化現象並沒有察覺,甚至近乎盲區。在下由於能力所限也不能採取大規模抽樣調查的社會學研究方法,因此對現象的分析和觀點的歸納難免有些偏頗和欠缺。但是科學研究向來是一個不斷補充和完善的階段性工作,希望我的論文能給予大家一些新的思考和方向吧。

  Origin . 來源

   同性戀在人類歷史上,尤其是西方歷史上,受到過極其殘酷的待遇。據說,對同性戀的仇視是從希伯萊教義傳播到伊斯蘭教義,最後傳播到基督教教義中的。這些宗教一度把“異教徒”與“異端”當作“雞奸罪”的同義語。基督教文化對同性戀的嚴厲制裁,是以《聖經》上的訓誡爲依據的。舊約上有這樣兩段關於同性戀的語錄:一段是“你不可像同女人交合那樣地同男人交合,那是令人厭惡的。”另一段是“如果某人像同女人交合那樣地同一個男人交合, 他們兩人就都是邪惡的,他們應當被處死。”因此,同性戀者在西方一直是被重刑懲罰的,直到經過了多次同性戀運動之後的今天,西方的法律環境才變得比較溫和。

   但是處於東方的日本和中國,同性戀行爲都得到了相當寬鬆的生存環境。荷蘭學者伊恩.布魯瑪在《日本文化中的性角色》說道:“在日本,直到1868年以前,一直沒有關於同性戀的法律,習俗並且認爲,男人愛男人比男人愛女人更值得敬佩。同性戀意念在日本很普遍,不像在西方那樣忌諱。同性戀在日本從未被看作是一種罪惡的越軌行爲或疾病;它是生活中較少談起的一部分,是完全許可的,只要社會規矩(如結婚)得到遵守。”在中國,古代一直有養男性小寵(男娼、小生)的傳統,中國法律也一直沒有對同性戀行爲有過過於嚴厲的制裁;而在現今的中國,近年來發生的一個事件可以反映出同性戀在我國的法律地位,那就是安徽無爲縣一對女同性戀者(潘玉珍和林永霞)的戀愛。她們被林的父親告到公安機關,要求嚴肅處理。公安機關調查此案後,感到棘手,於是逐級上報,最終得到的省公安廳的批復如下:“巢湖地區行署公安處:關於你們報的無爲縣同性戀案件,我們已報公安部,並給予答復如下:什麽是同性戀以及同性戀的責任問題在目前我國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你們所反映的問題原則上可不予受理,也不宜以流氓行爲給予治安處罰。本案具體如何處理,可與檢察院、法院等有關部門研究解決。”公安部的批復爲這兩位同性戀者免除了按流氓罪治安拘留15日的處罰。

   既然搞同性戀都不犯罪,那麽純粹文化性質的創作和欣賞就更不能算做什麽了。同人女組織雖然處於一種半地下的狀態,但是它們並沒有被社會所打壓。圈外的人們除了用一種類似於對待同性戀者的目光看待她們外,實際上並不瞭解她們,也沒有瞭解的欲望,更多的是敬而遠之、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態度。同人女們也不想擴大她們的影響力,在圈子塈馴是自憐自賞的系統迴圈過程,無需互動。這跟邊緣化的“酷兒”理論有相當的聯繫,在下文我將提到。 

  同人女們的興起除了跟一貫以來社會採取的漠視的態度密切相關外,更重要的一點是同人女們是在基本上接受了日本的BLGL文化後才營造出屬於她們自己的文化氣氛。她們的交流的載體可謂多種多樣,但絕大多數都是以日本漫畫爲原題材,有漫畫、drama CDAnime(動畫)、小說等等樣式。這些作品在日本是合法的,在中國並沒有說是不合法的,於是它們就在盜版市場的運作下遍地開花了。買這些漫畫、CDVCD實在是毫不費勁,中國的第一代同人女正是經過這些作品的啓蒙逐漸成長起來的;也正是因爲這些作品的卡通性質,它們所面對的受群——同人女的年齡段普遍偏小——決定了這個類群的所有特性。

    Character . 特徵

   不能說同人女絕對不是同性戀者,但說她們絕少是同性戀者恐怕不會有多少人會反對。這也是同人女區別於同性戀者的本質特徵,但卻不是決定同人女性質的關鍵因素。正如上文所說,年齡段分佈才是同人女類群的最基本特徵。

   李銀河在《中國女性的感情與性》中採取的是抽樣調查訪談的半結構化研究法,一共訪談了47位女性,她們當中年齡最大的55歲,最小的29歲。很明顯,即使不經歷婚姻,也必須在一定年齡後才能真正感受愛情與性——而這正是性別觀念形成的終點。同人女幾乎都是青少年,在這兩方面的體驗剛處於萌芽的階段。她們瞭解不了同性戀的本質,也不基於瞭解的程度出發欣賞和創作,而是一種基於本能的好惡來判斷BL作品——然而這種本能卻很難稱作是同性戀潛意識——因爲判斷的基本標準是作品中的主人公(卻絕大多數是跟欣賞者性別相反的)有沒有魅力,根據這種魅力值來決定他跟另外一個數值相近的帥哥BLH。即使接觸性愛方面較多,對描寫H畫面場景有獨到的一手,這些也只是對異性特徵的覺察,對自身的審視反而被嚴重忽略。

   關於這個現象,陳靜一針見血地指出:“不客氣的說,大多數同人女對於BL的態度都是葉公好龍的……將男性及他們之間的愛情放到至高無上的地位,而將女性放逐到思想生活和審美價值之外……那麽這不僅與現實意義上的同性戀運動相背離,還同正常的思維形式有著相當大的偏差。”

   同人女是由動漫文化延伸出來的,並非是同性戀文化的衍生品。在中國,接受動漫文化的都是低年齡層的青少年,他們之間存在著相當複雜的分派關係,很大程度上是根據喜歡的作品互相區分的。同人女在這點來說和他們並沒有差異,不過喜歡的是同性戀題材的動漫作品而已。相反,真正的同性戀者並不會對描述自屬類群的文學作品感到什麽興趣,他(她)們並不需要這樣的途徑來審視自身,而是用行爲來證實自身。因此,稱同人女是“僞同性戀者”也是完全錯誤的。她們可能毫不實踐同性戀行爲,甚至厭惡同性戀,只是單純地喜歡作品中的(男性)人物、聲音和戀愛情節;同人女的創作也是本著這樣的態度和目的出發的,她們不寫給同性戀者看,而是把受衆定位於與她們一樣喜愛著文本中的主人公們的人群。

   在這塈畯怚i以得出一個非常搞笑的結論,同人女們所欣賞和創作的BL作品,竟然是借同性戀的形式宣揚(宣泄)自身異性戀需求的追求和結果。正如某些同性戀研究學者不僅認爲同性戀傾向和行爲不會削弱一個男人的男性氣質,而且持有激烈的完全相反的看法:同性戀行爲中所蘊含的男性氣質和表現出來的男性度比異性戀行爲要強烈。這種看法可以用法國著名作家日內(Genet)的話作代表,他在《我們的花兒夫人》中借小說人物之口說過這樣一句話:一個操男人的男人是雙倍的男人。同人女們內心渴望的,正是這樣的“雙倍的男人”。

  同人女現象還跟耽美文化有著密切的聯繫,這種聯繫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同性戀和異裝癖的相互關係。部分同人女在喜歡BL的同時也喜歡化裝成性別不分的耽美形象,而且這種重疊現象在同人男中表現得尤爲普遍和突出。我之所以把這個獨立出來討論並且著重指出同人男的存在,是因爲這種情況很有可能代表著同人女(男)對自身的天生性別不滿的情緒。真正的同性戀者並不想把自己變性,而上述的特殊人群往往更渴望扮演異性的角色,於是他(她)們選擇了折衷。

   90年代以來,“酷兒”代表著同性戀發展的新方向。酷兒政治提出,一個人可以選擇“使自己邊緣化;可以改變自己;可以成爲一個酷兒”。酷兒文化和酷兒政治預示著這樣一種同性戀的性文化,它不僅要顛覆異性戀的存在觀念,而且要顛覆過去的同性戀正統觀念。酷兒拒絕被同化於無形之中。它提供了一種表達欲望的方式,它將徹底粉碎性別身份和性身份。同人女的出現似乎也是顛覆性的,它採用的形式是青少年性別觀念定型期的特殊取向,然而它的深層意義卻又是傳統的,維護了異性戀的主流地位。所類似的是,酷兒和同人女都不約而同地採用了邊緣化的方式保護自己。既然不想得到主流社會的蔑視,那倒不如被它所忽視。

  Where to go . 何從

   永遠不會出現自省態度的同人女,因爲到了一定年齡段她們會自動脫離這個BLGL的世界。

  永遠不會出現GL占絕對優勢的現象,因爲同人女需要的是帥哥之間的親呢。

  永遠的話題是誰跟誰的配對,永遠的聲音只屬於鹽澤……

  寫到這堙A似乎結尾已經毫無用處。同人女何去何從,由她們本身努力決定。而當一個人真正經歷了愛情和性,無論是同性的還是異性的,那他(她)對自身的身份認識,恐怕就不會定位在“同人女”上了。

   注釋一:同人女的群體並不只有女性,男性也被包括在內,我的男同學中就有一位是路西法的成員。只是爲了稱呼統一,我起用了這個名字,並以之與“耽美”區別。

   注釋二:在當代西方, 一種新的社會理論——酷兒理論——正方興未艾。“酷兒”是音譯,Queer一詞最初是英語人口中人對同性戀者的貶稱,有“怪異”之義,後被激進理論借用來概括其理論的精華階級的立場,大約是取其反叛傳統標新立異之意。這個概念具有明顯的反諷意味。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女論述同人女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