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同人女 

作者:四兩千斤 [03-10-9 11:45]

出處:PConline  責任編輯:cartoon


  本文中的一些分析大多依託于同人小說,因爲我絕對在網上作調查很難得知人(特別是同人女們本身)的真正想法。

  還有,我不大會在正文前先鋪墊幾個自然段,所以就直接開始。 

  一,心理層次上的矛盾:身爲女性卻排斥女性的做法 

  不客氣的說,大多數同人女對於BL的態度都是葉公好龍的,無論在網路中的樣子如何,現實生活中的她們絕對還會和男性拍拖,絕對不會有lesbian(拼錯了請不要介意,英語不好)的情況出現————主觀與客觀上的矛盾,極其推崇想象中的BL,但是討厭現實中的同性戀,將男性及他們之間的愛情放到至高無上的地位,而將女性放逐到思想生活和審美價值之外:可以看到BL小說中出現的女性,不是極其傳統作爲反派人物出現,就是逆來順受接受現狀。但是,無論哪種情況,小說堛漱k性人物都是扁平蒼白的,缺乏完整的人格魅力,而關於GL的小說,更是少之又少。那麽這不僅與現實意義上的同性戀運動相背離(曾經有許多人強調過BL與同性戀的不同),還同正常的思維形式有著相當大的偏差。 

  身爲女性卻排斥女性,再加上對男性社會與權利的絕對信仰,使得同人女本身就處在了一個尷尬的地位。當她們作爲創作主體支配情節和創作物件時,這種創作物件及情節所體現出的價值取向又將創作主體置於極低的地位。因爲她們的價值觀就是極其貶低女性,因爲在傳統的男權社會中,女性便已經處於低下的被支配地位,但即使這樣,她們起碼可以作爲男性的配偶而得到某種程度上的地位提升。然而在同人女的價值觀中,女性連這種權利都已經欠缺了,女性甚至連作爲男性配偶的價值都沒有了。那麽我不禁懷疑,幾十年的女權主義運動,效果在哪里? 

  那麽,難道BL就是爲了這個而存在?同人女本身是不是就因爲這種矛盾而失去了意義呢? 

  二,關於H 

  H這種東西讓我感到十分困惑。不知道是現今的女生越來越開放,還是有別的什麽原因,同人女對於H的重視一日甚於一日,現在的同人小說幾乎也已經達到每文必H的程度。但是我的困惑也因此而來:通過H這種方式將形而上的BL戀愛轉換成形而下的sex描寫,這算不算自打嘴巴?如果大家開始時只是喜歡精神上的互通,那麽爲什麽還要追求H這種表面化的東西? 

  那麽接下來就是很老土的“本”與“末”的問題:H的存在是爲了BL,還是BL的存在是爲了H? 

  同人界的老前輩尾崎南在回答關於漫畫中的H是否應該存在的問題時說“需要用的時候就用,不需要用的時候就不用”,這句看起來很簡單的話,現在實在是意義重大:早期的同人小說中H是很少的,而且一般是點到即止,絕少長篇幅的鋪張描寫,而現在…………許許多多專爲H和SM而寫的文章泛濫不絕,相比之下,將之稱爲唯美文學與生理教科書(這個詞可能用的太高尚了,但是要儘量做到不失偏頗,只能這樣美化一下)的區別,也絕不爲過。估計一開始寫起同人的那些作者,現在看了要瞠目結舌,因爲這種後果是她們不願意看到的,也是絕對不應該出現的,那麽,爲什麽?難道真的只有H才有意義? 

  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承認一個成熟的人對異性的向往,這種向往應該用什麽方式來表達,也還有待商榷,但是,我想這種將H赤裸裸暴露出來的方式,恐怕並不應該提倡。這種H已經不僅僅成爲接受者腦中想象的畫面,同時也會讓創作主體本身——不是身體上的,而是思想上的——成爲“被看”的物件,在受衆的接受層次尚未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這種簡單的代入關係,不知道各位H文的炮製者,心塈@何想法? 

  三,對於批評的排他性 

  同人女之間鮮少批評,而同人女也不願意接受批評,但是我不明白一種缺乏批評的事物要如何發展。當然,批評在這堶n用作一個廣義範圍內的詞語,所謂批評,既包括“批”,也包括“評”(當然,重點,我以爲在“批”),但是同人女似乎只願意接受好的方面,而“批”的部分則不願意接受。 

  這種實例隨處可見:如果某人對同人女的寫的東西表示讚揚,就立刻會有人說“BL果然可以爲大衆接受”,“人就是要像這樣寬容”一類的話,而如果對她們的東西表示反對,就會被冠以“你根本不理解”,“你根本就是歧視BL”等等的頭銜,立刻遭到圍攻。這種情況很有說服力,因爲它暴露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不是只有對作品表示認同,才表示讀者真正的看懂了?有一點異議就是不懂,膚淺,沒思想?那麽這樣的話,創作豈不是太簡單了?在家堻洩驤y車隨便寫出什麽東西來便等著人說好話,看出點問題的就說是思想閉塞,層次不夠不能理解諸如此類一推了事!————可能現在H文的大行其道就同這件事情有很大關係(雖然追究起誰是誰的原因就容易演變成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但是無論如何,我很難想象這種缺乏與批評互動的主體該如何發展。 

  或許,將這種爲了滿足一部分女性獵奇心理的東西上升到文本的高度,原本就是我的錯?? 

  四,自省態度的缺乏 

  前一陣子很流行的一句話叫做“愈墮落愈快樂”,而現在的同人女也很有些樂不思蜀的勁頭,BL之風更是愈演愈烈,從一開始的小範圍流行直到現在中國各大漫畫“官網”(諸如漫友新幹線等等)上也都能窺見BL的內容。我並不是說這種流行是錯誤的,因爲任何一種流行事物都有其原因,只是,作爲同人女本身,並沒有意識到這一現象的原因。 

  所以說現今的同人女的發展狀況還是很混亂的,往往是只注意表面上的東西而忽視深層的內容。在大家都熱衷於看原創或同人小說,或者寫這些小說,又或者評論別人寫的小說的時候,鮮少有人冷靜下來思考同人女發展至今的種種問題,而連問題都無法發覺的話,就更別提解答了。 

  而且,同人女不但沒有這種自省的態度,還拒絕這種態度。在對待問題的時候,我聽到的最多的話就是“存在即合理”,將這句話作爲解釋一切的答案。確實,這很簡單,還可以證明自己所謂淵博,但是承認一件事物的存在並不等於真正理解,否則的話自然科學也不必發展。同人女文化————或者說它想成爲一種文化的話,就必須出現對發展時期反省的過程,否則,盛極而衰或者迅速式微的事情,並不少見。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女論述同人女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