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謂「同人」?何謂「同人誌」?

作者:林依俐(elielin)(感謝elielin同意轉載)

原始來源:Idler Gear Theory電子報 第四期  


 什麼是「同人」?什麼是「同人誌」?這是非常樸素的問題。也相信有許多人都問過這個問題。但是在台灣,我們卻可以發現這個詞竟有著不下十數種的解釋。更令人錯愕的是,這些解釋幾乎都不是在經過查詢資料翻閱文獻得到的,大多都僅僅是由「我覺得」「我想」「根據我的經驗來看」而產生的。然這些牽強附會的認知,經由網路、媒體與口耳相傳,使得這簡單兩個詞的定義更加模糊,令人無所適從。

 首先我們必須瞭解的是,「同人」一詞並不是中文。與叩應、拷貝一樣,「同人」也是個外來語詞。然而在台灣,許多的媒體亦或是同人活動的主辦者,甚至是參與同人活動的人,卻往往無視此前提而意圖將「同人」一詞當作是某種事物簡稱來硬拗。從1993 年首次出現於台灣大眾媒體(台視熱線追蹤)時那「指同為青少年的人」之笑話解釋,到常常在網路上見到之「喜歡同一部漫畫的人」、「畫同性戀漫畫的人」的噴飯解釋,無不是基於這種被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字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的思考邏輯。其實只要翻開市面上的稍微有點厚度的日漢辭典,就可以找到「同人」這個單字。

同人(ジよェモ)【名】志同道合的人→スろネ。該人。
(新時代日漢辭典,大新書局,1992)

 就如以上的辭典解釋,「同人」的原始意義是指「志同道合的人」,或說是「同伴、伙伴」。用在像「文學同人(有志於文學創作的一群人)」「漫畫同人(有志於漫畫創作的一群人)」等等,拿來指因為共同志趣所結合的團體中的成員(們)。在日文中,「同人」與「同志」的字意十分地相近,分別亦並不明顯;若是硬要有所區別,只能說「同志」較重於「志同(志向相同)」,而「同人」則偏向「道合(意氣相投)」。

 然而,從日本各式文章中看來,近年「同人」一詞的內涵似乎也早已逸脫原意,衍生形成了個指稱「從事私人出版創作」的概括名詞;原本「同伴」的意義反而漸趨弱化,像是在「同人仲間」這個詞裡,已經完全沒有同人本來所具有的「同伴」意義。此外,因為「同人漫畫」「同人GAME」之類,在包含指稱「業餘的」「非商業體系的」意義下的使用漸漸廣泛之故,「同人」也開始被作為用來說明「內容或製作方式不具商業考量」的形容詞。

 瞭解了何謂「同人」之後,那就順便來說明一下「同人誌」。

 「同人誌」最基本的解釋,乃是指「由志同道合之人所共同出版的書刊雜誌」,如社刊、會刊、○○之友的小報等,由複數(有相同志趣嗜好)的人共同製作複製傳布的刊物書籍。而大多數的場合,這些出版物往往是非商業性質,由非營利性的團體或個人所出版的;所以往往也具有私人出版物(私家書)的性格。比較簡單而明瞭的解釋是「同好間的雜誌」、「同好自行出版的雜誌」。後來雖有強調其包含創作或情報傳布成分的趨勢,但基本上,「同人誌」一詞與書刊內容傾向並無關連,乃是單純地用來說明一種出版方式的分類。然而近年來,「同人誌」一詞已將「個人誌」(由一人獨立製作的私人出版刊物)、「私家書」(非商業的自掏腰包出版)的含意內包,泛指所有私人出版刊物書籍。

※ 關於同人誌的雜學知識

▼日本史上第一本同人誌
我樂多文庫第一集  目前被認定為日本史上第一本同人誌的刊物,是「硯友社」所出版的文學創作誌《我樂多(ゎヘゑク)文庫》。文學會「硯友社」成立於1885年(明治十八年),是由在之後留下《伽羅枕》、《金色夜叉》等名著的日本近代文學寫實主義派大家尾崎紅葉,與山田美妙、石橋思案等六人所共同組成,為日本第一個文學結社,同時也是日本第一個史上留名的同人團體。而這硯友社所定期發行的我樂多文庫,目的則是希望能藉由這樣的會刊發行,來讓成員互相切磋琢磨文筆,以求在文學界能有更高的表現。硯友社成立當時,成員都尚不是成名的職業小說家,像尾崎紅葉當時才年僅十八,充其量只是有志於文學創作的「小說家預備軍」;從成立當時的成員之年齡與經歷來看,其實比較像是個充滿活力的大學社團。而硯友社這利用定期發行的文藝雜誌亦或是會誌來以文會友、磨練筆力拓展見聞的模式,也隨之奠定了近代日本文學獨特的文壇形成文化。

▼日本史上第一本漫畫同人誌
Ьдリ第二卷第一號  而日本最初的漫畫同人誌,就漫畫˙諷刺畫史研究家清水勳註1的研究指出,應該是在1916年(大正五年),由叱吒大正時期,既是畫家亦是日本漫畫巨匠岡本一平與其發起組成之漫畫同志結社,「東京漫畫會」的同人們所一同發行的《Ьдリ》註2。由於受到明治末年,日本政府嚴厲打壓社會主義、反政府言論所發生之「大逆事件」註3影響,失去批判與諷刺精神的大正初年漫畫業界,在雜誌的紛紛休刊後更是充滿著一種閉塞感。而盼望給這樣的文化低潮注入一股新的動力,岡本一平便於大正四年(1915 年)向各大報社號召漫畫家有志,結成「東京漫畫會(後改稱日本漫畫會)」,以追求漫畫在諷喻外之新的表現,和漫畫創作者的地位提升為目的,展開了各式創作與交流活動;這也是日本史上的第一個漫畫家團體。而在如此的緣起下,這由東京漫畫會所發行的《Ьдリ》,便洋溢著挑戰時代的實驗精神;學習德法等歐洲漫畫裡以簡單線條、誇張化之表現手法,揉合日本既有的表現風格,意圖地追求是為美術作品的諷刺畫表現,以及岡本自己著手撰寫的映畫小說等等的嘗試,直接間接地對於整個漫畫以致藝文創作圈造成了影響。之後也隨著政局與社會狀況的轉向與改變,大正中期以後漫畫表現得以再創高峰,而這些歷經了《Ьдリ》琢磨的東京漫畫會成員們,更是都在這樣的新紀元裡佔有一席之地。

▼台灣戰後史上第一本藝文同人誌(由漫畫同人集團主編)
新新  台灣最早的漫畫同人結社,便該是指由葉宏甲、陳家鵬、王花、洪晁明與林何世,在1940年於新竹組成的「新高漫畫集團」。結成當時皆為高中生的五人,積極地發表創作之下,在新竹地區的藝文界得小有名氣,葉宏甲甚至還前往日本深造;但由於之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使得他們的活動也隨之停止。直到 1945年八月,戰爭宣佈結束,新高漫畫集團同人葉宏甲、陳家鵬、王花、洪晁明四人,便隨即響應當時開國語補習班的黃澤祖號召,共同為台灣戰後第一本雜誌《新新》(1945∼1947)催生;由當時有志每人繳交千元作為發行資本,而從採訪寫稿畫圖收稿到招廣告,乃至編輯校對至投寄,則皆由葉等四人一手包辦。《新新》月刊前後總共刊行了八期(但因四五期為合刊,故實質上只出版了七本),每期的發行量約為五至六千份;起初是以新竹為中心發行,於第六期起則轉移至台北。然而這本可說是台灣於戰後的第一本藝文同人雜誌,卻因為當年眨眼跳五倍的急遽通貨膨脹與二二八事件的影響,導致其難逃宛如流星一閃瞬間即逝的命運。在這以「用自己的語言講自己想講的話,促進對祖國文化的接觸與交流」為主要編輯方針,封面四套色橡皮刻板的菊八開,每期二十頁之中日文章交雜的雜誌裡,不但有小說、詩、戲曲、音樂也有藝評,另外也固定有兩頁漫畫篇幅,留下了當時文化人在脫離日本統治之後,對於台灣文化前途的抱負與思想。這也使得《新新》至今也成為研究光復初期台灣藝文界活動之主要珍貴史料。

 同人雜誌的發行只是一個求精求變、挑戰實驗的過程,不是目的。撇開不值一談的那些誤把角色扮演當同人誌亂扣帽子亂跟風,近年來不管台灣也好日本也罷的漫畫同人們,似乎都已漸漸失去這樣的意識…日本還好,屬於他們自個兒的漫畫文化、商業型態早在十幾年前就已具體形成,該煩心的是別的問題;可是台灣…親愛的兄弟姊妹同胞們啊!同人魂並不是只有展現你對妹妹們的愛、哥哥們的情,美美的圖跟「已售完」的牌子…精神!「魂」的英文是「Spirit」,追求雲端上的未知所需要的猛烈冒險精神啊!

※註1
日本著名漫畫史研究家,專門是明治與大正年間的美術與諷刺畫(漫畫)史,以及同樣是活躍於戰前日本的法國畫家 Georges Ferdinand Bigot 研究;可說是戰前漫畫史學研究的第一人,關連著書達六十餘冊(2003 年現在)。現在除了是日本漫畫資料館館長,亦於帝京平成大學與文京女子短大教授日本漫畫史。其代表作《漫畫ソ歷史》(岩波新書,1991 年初版)更是近年許多漫畫研究書籍的主要參考書…不過好像已經絕版,想要只能走舊書店了(我的就是舊書店挖來的)。

※註2
明治年間,在日法國畫家 Georges Ferdinand Bigot 也曾發行過名為《TOBAE》(發音同「Ьдリ」)的雜誌,與《Ьдリ》同是取當時對於諷喻漫畫的主流稱呼「鳥羽繪」之發音而來。而東京漫畫會所發行的《Ьдリ》雖與其沒有任何關係,但因為同名所以不時在某些年表之上會見到把兩者混為一談的筆誤。Bigot 的《 TOBAE 》發行甚早,第一次發行是在明治十七年(1884 年),不過只發了一本就無疾而終了。第二次則是在法國大使館與在日法國人的協力下重新於明治二十年(1887 年)發行,以隔週刊的形式持續了三年,想定的主要閱讀對象則是在日的外國人與在報社擔任執筆工作的日本記者。雖然售價頗高,但是《TOBAE》裡對於當時日本的描畫紀錄,不只是在現今成為明治時代日本生活研究的重要史料,在當時Bigot所展現的批判精神,也著實影響了當時的新聞工作者與同樣是在報社工作的時事漫畫家。

※註3
「大逆事件」又可拆解為「明科事件」與「幸德事件」。「明科事件」是指發生在明治四十三年(1910 年)五月,機械工人宮下太吉四名等激進派的社會主義者被依「爆發物取締罰則違反」罪名遭到逮捕的事件,並被指稱意圖謀殺天皇謀反。而又以宮下的社會主義思想,乃是來自當時為新聞記者,也是著名的社會主義論者的幸德秋水所影響為由,以教唆謀反、企圖顛覆皇權等罪名逮捕了幸德等當時提倡社會主義的識者共二十二人,加上明科事件的四人共有二十六人遭到逮捕,並在隔年在沒有充分證據之下,將其中包括幸德秋水等二十四人於短期內迅速地處以死刑;是為「幸德事件」。整個「大逆事件」其實是當時日本政府對於社會主義運動出自故意的打壓,藉以捏造莫須有的謀反罪名,大舉逮捕清除鼓吹反政府思想的社會主義論者的行動;此舉使得世間媒體開始恐懼批判政府,相關傳媒工作者皆為保命,而紛紛收起了對於時事或政府施政的諷刺,而形成了明治末年大正初年大眾文化界的所謂「冬之時代」。

參考網站•網頁
(尾崎紅葉) 紅葉大觀
(岡本一平) 岡本一平全集
(新新) 滄桑話《新新》
  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女論述同人女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