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同人女的告白 〈一〉 

原始來源

By Rui  


我就讀某大學的某宿舍,名叫Jessica Chow。

我是一個奇怪的同人女,網上的同人誌BBS的Nick name是終極同人女。這個名字可是ICQ的朋友幫我改,不干我事。

我不明自己為何會被按上這個名字,可能是我網上說話太出人意表。

我是一個品學兼優,溫柔如小貓的女大學生,但只有關於男同性戀的事才可以掀動我的心。

所以,我還是獨身。

沒辦法,每次追求我的人也是給我溫柔敦厚而來,而且我每次也會內心幫他們找另一對終極伴侶-大學中的美男子。

真正的同人女,就是要孤獨終老。

只有我同房室友才知我的真面目,因為她也是真正的同人女。

同房的是從日本來的Aiko Yamasaki,她令我明白日本的同人女文化,這對我學習有不少幫助。

她的同人女指數可比我高,因為她是行動派。

她為了令可愛的弟弟落火坑,買了一大堆日本唯美同性戀A片給弟弟的好朋友,期望哪一天他會強暴她弟弟。

「你的弟弟幾多歲?」我問

「12」

「落坑還太早了吧?」

「不會,現在是正太嘛,再過一兩年便脫離,進入新階段。」

「?」

「12,13還是正太受;到了14成美少年,可以慢慢的可攻可受;到了18歲,身體成長比較好了,可以玩SM。」

「12歲就受,你不怕他肛門流血不止嗎?」

「Jessica,我跟你說,說話就要用同人術語才會浪漫的,你要記住。而且我弟弟的月亮可是又大又厚,不怕,不怕。」然後冷笑:「只怕他的朋友有入無出。」

我就是不明同人世界,就是那麼多術語。

精液就是精液,又叫什麼密汁,我每次看到這形容詞也想吃叉燒=結果變成淋上精液的叉燒。

「你吃叉燒嗎?」Aiko問,在日本可沒這玩意,所以她很喜歡吃燒味。

「嗯,不用了。」看著那些黃色的汁液,我都反胃了。如此同時,我看到我系比較帥的男生到處找位置,我揮手示意他過來。

「呀,謝謝你。飯堂何時也那麼多人。」他有點『受』笑說

「來,給你吃。」我把Aiko店子上的『密汁』叉燒夾給他,他有點受寵若驚看著我。

「Aiko她吃不下那麼多。」我解釋。

「那謝謝了~」他便不客氣把那幾塊『密汁』叉燒吞下去。

Aiko用疑惑的眼神望我,我卻不理她。

第一次看人吃叉燒看到那麼賞心悅目。

我和Aiko的房非常神秘,因為內裡太多色色的男男東西,所以長期掛著『內有惡犬,非請勿進』。我們不是怕露出自己是同人女的事,而是怕珍藏會給別人偷去。

在我所知,原來這間大學除了我們有三大派同人女存在。

其中一派,不時聽到她們高聲談論男男經,非常討厭,簡直對同人女的侮辱,眨低了同人女的藝術。

另一派,就是玩開同人誌,會畫會寫男男性事,有前途。

最後一派,就是好像我和Aiko一樣,神秘而度行高深的同人女。我們特別用學校的電郵在有名的男男BBS出沒,而且非常有名。前面兩派的人看到是自己本校學生,有如此高之造藝,一直想把我們找出來。

我才不要沾上你們的俗氣。

「Jessica ,你有E-mail啊。」Aiko躺在床上看介紹男男A片的目錄,她每個月也花不少錢在這些電影中。

「是?」房子彌漫著同人女迂腐空氣。

「什麼人...咦?」我打開 Outlook看:「哇!是我一直想要的資料!!!」

「什麼東西?」Aiko問

「肛交的論文!」

「什麼?!」

「很久之前,聽說有一大學同人女,在學生報中長細說明了肛交的情況,還加上她的專業意見,真實列子(?)。學生報一出,便觸怒學校,結果那一期沒有出現過,可是看過的同人女無一不大叫精彩,那簡直好像同人女的『性經』。我找了那麼多年,估不到今天終於收到了」

「真的?給我看!」Aiko給我挑起興趣來:「也許對我弟弟未來有幫助。」

那晚,我們便把長長而氣勢磅礡的論文看完,而且興奮得不停討論。

而且為了天下之樂而樂而FW給『有需要』的人仕。

-2002413-

昨天在bus上想到的東西,不知為什麼很想打出來看看。
當中有很多真人真事,首先jessica是借了某個溫柔的m朋友的外表,而宿舍的點子是朋友I而來。而且朋友的朋友當中,真是有人賞試把男男A片寄給她弟弟。而肛交交章也是真的出現過,不過沒有我說得那麼誇張。
最巧的是,我打到叉燒時便停下來吃飯...沒錯,午餐正是叉燒也...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女論述同人女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