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白爛專題

 
 

紅樓夢遭惡搞大觀園內比基尼選美 文化經典不容篡改

 
 

來源:中國青年報 稿源:留園網 2006/10/21

核心提示:在一本名叫《大話紅樓》的書中,紅樓夢被惡搞:寶黛初會是寶玉“性騷擾”、跳脫衣舞的鬧劇,大觀園內眾姑娘逢年過節都要穿著“比基尼”選美……專家稱經典不容輕浮篡改。

“這是在糟蹋老祖宗的東西!”昆明市某中學語文教師馬曉東最近發現,一本名叫《大話紅樓》的書對《紅樓夢》中的人物和情節的扭曲和篡改已經達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

自稱“老少皆宜”、有“開胃大餐、通便利尿”功效的這本書中,寶黛初會是寶玉“性騷擾”、跳脫衣舞的鬧劇,晴雯撕扇變成了用榔頭砸空調,大觀園內眾姑娘逢年過節都要穿著“比基尼”選美,黛玉成了“二奶”,寶釵又有了外遇……

后來他才知道,學生上課時偷看而被沒收的這本書,僅是“大話四大名著”系列中的一本。

 

 

馬曉東說,“四大名著”之所以被奉為經典,與其個性化的語言、高雅的情趣立意不無關係,而這類“惡搞”的書中卻千人一面地語言粗鄙、行為怪誕不經。可以說,這些書是借用了原著中的人物和框架,來講述當下社會生活中的一些低俗面。

在教學實踐中,馬曉東早就意識到學生對名著敬而遠之。他所教的初三兩個班,不少學生說不全“四大名著”是哪幾本,對書中的經典人物也常常張冠李戴。有一次,他布置學生閱讀《西游記》中的某些章節,一個月后檢查,完成者寥寥。他也理解,古典名著對學生來說比較晦澀,學生文言功底不夠,難以領會其精妙之處。令人擔心的是,這類“惡搞”書籍打著“改編”的旗號趁虛而入,會干擾和誤導青少年對原著的認知。

“成人也許會一笑而過不當真,可青少年缺乏鑒別力,需要正確引導。”在馬曉東看來,個別出版商喪失文人良知、忽視社會責任將其集結成書、出版監管部門監管不力、書店將其堂而皇之地擺在“校園文學”區域,都為此類書籍在學生群體中的廣泛流傳“松了綁”。

“惡搞”文學源於網絡,這類拿經典文學作品“開刀”的文字也不例外。據了解,筆名“牛黃”的作者先是在網絡上發表“大話名著”系列,受到不少網友的追捧,也許正是受此鼓舞,作者將書稿寄給了某民族出版社。

據出版這套書的責任編輯思先生回憶,當時作者主動聯系出版社后,他們認為書稿不錯,便向省新聞出版局提交了選題申請,沒過多久便批復下來,同意出版。

他認為,這套經改編過的書與原著是“兩碼事”,“不存在誤導青少年這種問題”。“韓國、日本也改編了三國、水滸,都是為了迎合本國青少年的需要嘛!市場上這類書也很多。”

雲南省新聞出版局圖書出版處處長岳華介紹說,新聞出版總署對出版物的內容審批有嚴格的規定。但她表示,監管部門只能從數百字的選題申報簡介上來進行判斷,難免百密一疏。

有識之士指出,如果說互聯網上的資訊量巨大是把關不力的理由,那麼,對於網絡文學的結集出版,就應該慎之又慎。網絡閱讀是“淺閱讀”,追求的是表面上的快感和樂趣,而一旦印成圖書,似乎就被賦予了“主流文化”的意味。

專欄作者鄭子語說,這類媚俗文字一味降低寫作姿態,為博人一笑而裝瘋賣傻,對青少年有百害而無一利。

專家指出,文學名著的通俗化並不等於庸俗化。低俗的“惡搞”和解讀性的改編,兩者之間應該有一個明確的界線。經典名著不容輕浮地篡改,要重塑嚴肅文學的正統地位,為青少年成長創造健康的輿論環境,就應在出版的源頭上把好關,剎住這股“惡搞”之風。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白爛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