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白爛專題

 
 

反菁英主義與人渣民主 回應與挑戰■何方(修改版)

 
 

回應楊照對「戰爭機器」之評論

出處:1993年1月8日中國時報開卷版

  楊照在對【戰爭機器叢刊】的書評〈請參見1992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開卷》評論版〉中,除了對叢刊的文化論述路線做了很仔細的分析外,也同時會把評論指向台灣的政經結構大方向。由於楊照文章部份涉及了筆者《台灣新反對運動》一書的觀點,故以下筆者將以個人立場和楊照交換意見。

  不過首先必須說明的是:所謂「戰爭機器」其實是四個非正是團體的總稱。第一是指戰爭機器叢刊的作者或編者;第二是指策劃該叢刊的「戰爭機器搜索群」〈編委會〉;第三乃指過去在《自立早報》,目前於《民眾日報》有一名為「戰爭機器」的副刊專欄作者群;第四則指譚石等人所組成的某個斷斷續續的讀書會成員。

  這四個非正式團體或圈子的成員雖有重疊,但均不盡相同。由於四個團體都會向外開放,故均可能在未來成員的變動下而相當不同;例如,【戰爭機器叢刊】基本上係一文化評論或文化研究的叢書,並不考慮編作者的人脈。目前之所以和其他戰爭機器團體成員有重疊,只是一個暫時現象,待日後叢刊書籍增多,就不會如此了。戰爭機器由於「去中心化」的理念,並沒有什麼中心領導,這是人所皆知的,其成員也同時參加了許多其他不同的團體,此處並無內外之別。
很多成員對其他團體〈像《島嶼邊緣》雜誌〉的向心力及認同,可能遠超過戰爭機器,這也是十分自然的;畢竟戰爭機器只是一個鬆散無組織的圈子而已。

後現代派的戰爭機器

  楊照對戰爭機器的評論主要面向和政治相關,而許多戰爭機器朋友的關照面則是文化思想及媒體方面。在論述資源方面除了和馬克斯主亦相關的傳統外,更多地使用後結構主義、女性主義、文化研究、「後現代主義」等批判理論,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認定戰爭機器是後現代派,戰爭機器的政治是後現代民主等等。

  楊照則認為戰爭機器是不折不扣的新左派,此一新左派是從台灣知識史的脈絡來看的,亦即,有別於夏潮系的「老左派」。但是如果從一個站在人民立場的反對運動角度來看,戰爭機器和一些獨派及統派的知識份子以及社運知識份子一樣均屬於反對陣營中的左翼;不過就反對的姿態而言,戰爭機器而又應做後現代派。所以戰爭機器究竟是左派還是新左派?後現代派還是什麼其他派?實需視所涉及的脈絡而定。

  楊照在定位戰爭機器為新左派的分析中曾提到,戰爭機器的意識形成和鄉土文學論戰的關係不算親密。不過就筆者的觀察,不少戰爭機器的朋友們關懷本土現實之意識,還是在鄉土文學論戰的尾聲中形成的。

不能把「人民民主論」視為戰爭機器的集體意識?

  楊照接著提到人民民主論。這裡必須言明的是,對戰爭機器的朋友而言,人民民主論和其他理論一樣,只是眾多故事中的一種,沒有人〈包括筆者在內〉會是某個論或主義的跟隨者,故而不能把人民民主論視為戰爭機器的集體意志。

  人民民主論由於主張徹底平等〈radical democracy〉,故而特別反對精英主義。楊照則認為人民民主論本身即有不可免之菁英性格,因為一般讀者根本看不懂。

  其實人民民主論之所以把讀者鎖定為少數人,乃因為他常批判反對運動的路線,但又不用因這種批判而傷害到剛起步的反對力量,所以常採取比較迂迴的表達方式,具有反對陣營的「內部參考」性質。惟據筆者所知,很多贊成人民民主路線的運動人士均不願公開其態度,可見反對運動的內部民主尚不夠充分。

  不過,即使人民民論只針對少數人,也仍然會有菁英主義的問題;因為菁英主義的要害不在於菁英高於群眾,而在於大家相信一定有一種科學或真實的知識,比我們大家所知道的更客觀更深刻。例如大家相信關於台灣前途只有一種客觀真理〈比如這個真理就是人民民主〉。

頑鬥式的後正文策略與理論

  從這個知識/權力的角度出發,一些朋友發展出所謂「後正文」的理論及策略,以徹底顛覆自身所可能具有的菁英主義,「後正文」也就是在我們的文章或書中,故意並列了兩個部分〈這兩個部分或成分有時無法區分〉,主要部分或許是嚴肅權威的理念,次要部分則是試圖解放欲望的文字或圖片〈例如無厘頭式笑話或黃色照片〉。同樣的,一個活動或事件、一個空間,甚至一個運動本身均可採取這種頑鬥式〈Vandal〉的後正文策略。〈這就是為什麼野百合學運可以是色情的,或可以是迷走所謂的「愉悅的反抗」。〉何謂「頑鬥」?〈陳光興把這種塗鴉聯繫到「逃逸路線」等等〉。只是在後正文策略下,我們現在塗鴉的對象不是中正廟,而是自己出版的書。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次文化白爛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