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釣魚」,我們放生

馮建三 【2003/10/02 中國時報】


深思熟慮之後,微軟以舒緩垃圾郵件與戀童癖等問題為由,從本月開始,關閉了美加澳日巴西等五國以外的二十五個國家的聊天室。但大家都知道,大財團總是以伸張某種價值為藉口,硬指經過包裝後的的私益,代表了所有人的福祉。


但是,微軟這種作風使得自家人當中,更為重視自由表達與匿名性的刊物,也不能不發牢騷了,它說,關閉聊天室只不過是策略之一,微軟藉此提高其電子商務的安全性,如此而已。


微軟實在太忙了,不但在國際間動作頻繁,它也在台灣派員喬裝學生,以同情心誘使小電腦商,請其同意阮囊羞澀的「學生」,能夠無償重製其軟體。然後微軟將這一切當作「罪證」,據以控訴小生意人,求償千萬。對於這種釣魚、引君入甕的作法,謹守忠實反映現狀的記者也不能不慨然嘆曰,「手法的確可議」了。


不過,與其感嘆,不如反擊,又分放生與攻心兩種。所謂放生,就是暢行已經多年的公開軟體運動,理當大力支持,特別是我國政府,實在落後太多,再不急起直追,恐怕更要遙遙落後於國際標準。比如,許多國家都已擬定辦法,責成或建議各級政府在採購時,優先考慮公開軟體。最近的一些例子包括了巴西,稍前則德國有慕尼黑斷然轉向,拒不接受微軟難得之低頭示好,這個啤酒之鄉的首長說,我們為政的人不能縱容,政府的運作不能受制於僅向股票持有人負責的商家,政府的負責對象是公民。商與公的利益真能兼顧,最好,若遇衝突,斷無捨公就商之理。


歐美之外,近鄰的亞洲國家也沒有閒著。以軟體人才豐沛聞名的印度,其政治人物已在想方設法,看看怎麼研擬機制,讓更多人力投入公開軟體的開發與普及。中國許多年來也在戮力從事,也有上海等地政府放棄微軟,上個月中方更與南韓與日本合作,共同發展微軟以外的公開軟體,而日本已為此投入了十億日圓。


比起放生,攻心比較難一點,但不是不可為。攻心是指,體認一個愈來愈真實的情況:日趨嚴苛的智慧財產權遲滯了,而不是促進了文明的進展,阻礙了而不是提升了資訊、創意在國內與國際間自由且公正的流通與使用,智財權可能已快從增加生產力的助力,變成其路障。有此領悟之後,我們不妨將未經同意就據以使用的情況,分作三等。最低等最不可取:沒有得到創作者的授權,逕自為了牟利而大量複製,且將因此獲得的利潤,中飽私囊。其次是,未得授權所獲得的利潤,扣除自己依社會平均水平所需的生活費用之外,完全轉用來作為所得的重新分配,或倡導重新分配本國及全球的財富。最後,可諒解或不無讓人欣慰的是,「廖添丁的劫富濟貧」模式。這個意思是,假使把濫用獨佔或寡佔地位者的產品,自行複製使用,而依此節省的金錢則用來支持對社會有價值,但卻比較欠缺市場接受力的產品,從而等於是鼓勵了這類產品的創製,那大概不是罪大惡極。


這是夢想嗎?可能不是。一九八四年悍然不顧各國指責,帶頭(英國、新加坡跟進)離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美國,如今在小布希日趨走向單邊主義的背景,竟然都決定以每年五千三百萬美元的會費,重新加入了,而年底由教科文組織等單位主辦的「資訊社會高峰會議」,重點之一不就是要節制現行的智財權,以求各種資訊自由自在地流通於人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