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著作權法是否須採非告訴乃論?

蕭雄淋 【2002/5/13 自由時報】


最近由於美國貿易法三○一條款的貿易報復壓力,有關保護智慧財產權與反霸權之爭,成為輿論熱門的話題,尤其一般違反著作權法之罪是否應繼續採告訴乃論,法務部與行政院竟有不同的意見。法務部認為違反著作權法之罪,除了常業犯之外,其他均應採告訴乃論;而行政院卻為了美國的特別三○一貿易報復壓力,認為違反著作權法之罪都應採非告訴乃論(一般俗稱公訴罪),這是一個極值得嚴肅討論的議題。


首先,就著作權法理論來說,著作權法立法的最終目的是在促進國家文化發展,保障著作人的著作權益只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著作人的著作已經加以發表,許多人予以利用,著作人也不加以反對,此時國家公權力若違反創作者廣泛散布的意思而加以介入,阻止社會的利用,不僅與創作者創作的動機不符,而且也抑制了國家文化的發展,否定著作權法立法的根本目的。


其次,就整個立法政策而言,大陸法系國家對違反著作權法之罪,大都採告訴乃論,例如日本、南韓著作權法都有告訴乃論的明文規定。而德國對違反著作權法的常業犯採非告訴乃論,而一般違反著作權法之罪也採告訴乃論,與我國相同,可見違反著作權法之罪採告訴乃論,是大陸法系國家立法的通例。在一九九○年前後,台灣對美國的貿易出超較現在為多,且當時更有美國超級三○一的貿易報復壓力,當時美國在談判上要求台灣對違反著作權法之罪採非告訴乃論,已經提出七次之多,都被台灣加以拒絕。如今貿易報復壓力不會超過十年前,政府就此一著作權法的基本理論問題,為什麼輕易棄守呢?


再者,就執行面而言,現行著作權法對侵害著作權的常業犯已經採非告訴乃論,政府認真執行已經足以遏止惡性的盜版行為。至於一般的違反著作權法,十之八九的案件是利用人對是否有違反著作權法,發生認知上的爭議。將一般違反著作權法之罪把它列為非告訴乃論,對取締盜版其實並沒有多大實益,反而會增加無數不必要的司法訟案,一般人民也會受到不必要的訟累。以MP3音樂的下載為例,如下載數量不大,一般認為並不違反著作權法,然而數量大小如何認定?有少數法官或檢察官甚至認為下載一首MP3音樂都屬侵害著作權,像這種連法界都甚有爭議的問題,層出不窮,違反著作權法之罪驟然採非告訴乃論,教一般人民如何不擔心呢?又著作權法中合理使用的認定標準,無論學理或實務,仍爭議甚多,如果違反著作權法之罪採非告訴乃論,那麼學術界因派系矛盾,即使自己非屬於著作權的被害人,動輒對於學術競爭的對手,向法院告發抄襲,此時檢察官不得不偵查,不僅學術界烏煙瘴氣,對國家文化發展也無助益,如此豈是著作權法立法本意?


智慧財產權的仿冒,是世界性的問題,即使美國、加拿大、歐盟,也有不少仿冒行為。台灣要遏止仿冒,是為了自己長遠的國家發展需要,而不只是為了應付美國的貿易報復壓力。智慧財產權的貿易報復壓力,通常是執行的問題,而不是法令問題。然而我們往往為了解決貿易報復的執行問題,卻以修改法令加以敷衍。結果法令越來越嚴,越來越扭曲,貿易報復問題卻沒有解決。違反著作權法之罪是否採非告訴乃論,是專業問題,政府和立法者不能等閒視之。(作者蕭雄淋╱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智慧財產權委員會主任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