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txt遇上.doc

甘燿嘉 【2002/05/09 中國時報】


在國內一片「反壟斷有理,反反盜版無罪」聲浪中,筆者有幾點觀察。電腦的本質介乎工具與內容之間,它不純然是工具,也兼具內容主體。換言之,許多電腦使用者並不純然將電腦視為必然之傳統生產工具--意即靠撰寫程式或電腦設計為生,而比較是將電腦作為其個人之興趣、遊戲與休閒之主體。(當然也有人同時具備上述兩項思維)


若作為純粹工具,電腦不必然在速度上、操作上被要求盡善盡美,反倒是投資與報酬權衡之下的理性函數。換言之,如果你有五十萬元資本開設咖啡館,在租地與添置設備的考量之下,你不會選擇購置一部百萬元之譜的咖啡機--雖然它可以提升咖啡之質與量,間接提高報酬。


但作為興趣、遊戲與休閒,個人之偏執與瘋狂往往會追著軟硬體升級之不歸路--若將軟硬體升級純然歸咎於業者,是非理性的。如此思維絕對與「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沒有關連。


網路近來流傳一則郵件,大意是說一名SOHO族的收入/積蓄永遠趕不上專業設計軟體價格之「飆漲」,此君徒呼無奈,是以終其「一生」無法不賴盜版維生。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有一個人在沒有能力或無法投資的情況之下,卻又想獲取無代價之報酬。同情之餘,筆者認為此虛擬之使用者應該考慮使用「笨拙」但也是他所能負擔之「次級」軟體,而非以「方便」、「功能性」為其唯一軟體選擇條件,更不能迷信「高檔」軟體等同於競爭力:創造力與風格內涵才是。這也解釋了何以多數電腦使用者在沒有事先衡量個體經濟與功能效益的情況之下便捨.txt就 .doc,捨PE2就MS Word了!


普及率與價格是壟斷的必要條件,並非充分條件。換言之,普及率和價格與壟斷之間並沒有絕對相關,何況壟斷是一回事,反反盜版是另一回事。壟斷永遠不能合理化反反盜版,即或軟體有壟斷之嫌,消費者也不該用盜版方式打擊之。抗爭軟體壟斷除了拒「買」之外--盜版就是「拒買」的「積極」方式,更要拒「用」--拒絕盜用。


民生必需品是壟斷的前提,微軟是電腦的「民生必需品」嗎?如果是,那是軟體的社會結構性使然,而微軟只不過掌握了軟體之社會結構性罷了!即或不然,那壟斷也應當是微軟與使用者聯手打造的事實。


其一、微軟起步的時候,它的視窗作業系統改革了人們對電腦的印象,電腦不再是冷冰冰的,而是「友善的」機器,而普羅大眾對其領先同業之革命則以讓微軟壟斷市場作為獎勵--至少沒有干涉,或者無力干涉,或者無干涉可言。


其二、截至目前為止,PC使用者對微軟的需求並沒有彈性可言,而市面上也在沒有其他替代品情況之下,使用者不是沒有對策,就是根本沒有察覺需要對策。


其三、一般而言,初期PC使用者對軟硬體的「商品知識」(有別於「操作知識」)是「無知的」,或者至少是有限的--一如任何新產品的使用者對該新產品的商業機能性是陌生的。其對於軟硬體之維護、升級、開發,以至於網路之發展並未有「洞燭機先」之思考。海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 )相信,人類並非在知道所有的事實之後,才會付諸行動,但文明卻因此而前進。也就是說人類的文明乃根基於「行而知之」的實證基礎上。微軟即是一例,使用者以為一次購買微軟,便終生買斷,一勞永逸,從此高枕無憂。


但這一次使用者之「反反盜版有理」的行動證明人們已經開始「覺今是而昨非」,也證實了海耶克的假想--人是「做了才知道個中奧秘」的動物,而文明也早已因微軟而有了長足進步。


微軟不軟,具體而微!(作者從事翻譯、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