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絕看電影被檢查

陳育信/研究生(澎縣白沙) 【2002/05/03 聯合報】


日昨電影蜘蛛人首映時,業者僱用保全人員,在入口檢查每一個人的包包,嚴謹程度不下於機場的檢查。被檢查的民眾在記者採訪時,也表示贊同,認為為避免有人攜帶攝影機侵害智慧財產權,這樣的不方便是可以容忍的。但真是如此嗎?


這種檢查包包及身體的行為,稍有逾越,即構成搜索,由於搜索對隱私權及人格權的侵害重大,所以,在刑事訴訟法中有非常詳細的規定,必須有犯罪嫌疑,由法官簽發搜索票等,透過種種的程序設計,盡力避免這種強大的強制力侵犯人民。九十一年刑事訴訟法修正後,甚至連檢察官都沒有核發搜索票的權力,還要經過法官審查。反觀業者以私人企業的身分,不必任何程序,逕為這種游走公權力邊緣的行為。我們應該容許嗎?


假設業者設在門口的感應器故障,所以在你經過時警鈴大響,業者要求檢查你的包包,被當成竊盜犯你不會很憤慨嗎?同樣的,業者把每個人都當成竊錄的嫌疑犯,檢查包包及所攜物品,難道為了保障智慧財產權,民眾就應該欣然接受自己是嫌疑犯的前提?

再者,這種全面檢查的行為也難以通過比例原則的檢驗。抓盜版是全面的執法過程,重點是打擊那些大量燒錄及販賣的地下工廠,不是在戲院門口檢查有無攝影機就能達到目的的。


如果我們容忍戲院為了智慧財產權而可以檢查,那若便利超商的業者要求仿效,以後進入便利商店都要看包包,要檢視你口袋裏的東西,是不是為了業著的財產權,我們也要容忍一點「不方便」,犧牲自己的人格權、隱私權?


我拒絕以後看電影時還要被檢查,所以要先抗議。業者這種行為可能有違法之虞,不然,透過媒體宣導,這種作法顯得正當合理爾後全面採用,到時我只能選擇不看電影或被檢查,甚至被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