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財過度保護 蒼生受苦

賴鼎銘/大學教授(台北市) 【2002/05/01 聯合報】


圖書、音樂、軟體盜版的現象,日漸引發關切。智慧財產權的壟斷性質及專利過度保護的問題,在近幾年已引起廣泛的爭論,聯經出版社年前出版的「知識的戰爭」就是其中代表。這本書的論點,就是誰掌握專利,誰就掌控未來。其中主要的關鍵在於有些專利,排他性非常強,如果是概念型的專利,保護的範圍更加沒有限制。


以辛爾醫生為例,他因為一項白內障摘除手術,觸犯另一個醫生的專利而被告。這種針對某種開刀手術進行專利保護的制度,正好與醫生的專業信念違背。如果碰到緊急狀況,難道要得到允許才動刀?如果是這種情況,有多少病人會枉死?醫療方法的專利保護所造成的私有化,顯然威脅到醫生的專業倫理及病患的權利。


另者,專利照理應該是對於實際應用範圍進行保障,而非概念本身。但很弔詭的卻是,愈來愈多的專利是針對「可能應用的知識」給予獨佔的保護。例如有些生技公司以基因技術改良農產品,申請專利保護的範圍不限於改良的新品種,更擴及於任何以基因技術改良的作物。這種概念型專利的保護,就讓溫柏特夫婦遍嚐苦頭。身為農夫,他們除了將收成的黃豆做為食物與飼料之用外,也賣一部份給鄰居當做種子,這是當地農夫數代傳承的營生方式。但一九九年,他們開始碰到麻煩,因為他們的黃豆是從某生技公司的種子培養出來,公司主張擁有這些種子的智慧財產權,而且權利範圍延伸到這些種子所繁衍的後代,不管種植或收穫這些種子的人是誰都一樣。溫柏特案凸顯了農民對於買來的種子竟也失去了控制權,這個個案所啟示的,乃是當私人企業擁有智慧財產的排他權,這項權利又關係到人類賴以維生的食物時,他們就掌控我們的未來。


專利當然是保障創新的重要手段,但如果專利的保護變成過度,連基本的生命保障都受到威脅時,可能是重新思考專利的定位的時機了。比較悲哀的是,除了「政府打自家小孩給外國人看」以外,法律體系那種正義凜然悍衛智慧財產權的態度,常常令人望而生畏。透過最近台灣發生的案例,該是政府及法律體系重新思考智慧財產權議題的雙面性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