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把智慧當財產?

梁玉芳 【2002/04/28 聯合報】


美好的四月天,大群歌星偶像穿著象徵喪服的黑衣上街頭,說是盜版已經讓他們活不下去。法務部五月一日將配合台灣商業軟體聯盟取締使用盜版軟體,屆時還用盜版的企業會像廣告裡說的,一通檢舉電話就會讓老闆「套房變牢房」。


四月底,美國將公布特別三○一名單,台灣是不是上榜,正讓官員提心吊膽,美國聯邦調查局公布破獲史上最大仿冒案,又有台灣人涉案。行政院長游錫?日前出面宣示政府取締盜版的決心,除嚴格執行「光碟管理條例」外,還打算修正「著作權法」,將具商業規模且故意的盜版仿冒行為改公訴罪。


這個時機真巧合,去年的四月天,成大學生因為下載流行歌曲mp3差點吃上官司的風波鬧得沸沸揚揚;今年,執法當局剛到大學校園抓完影印原文書,五月又打算再出擊要抄出非法電腦軟體。


「外國人來告狀,政府就打打自家小孩給外國人看。」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馮建三給這些現象下了註腳。他反對執行過當的著作權法,也反對奉「智慧財產權」為必然的觀念;因為由歷史看,智財權是資本主義的產物與打手,是「全球化」遊戲裡強國箝制弱國的武器。


「盜版行為涉及的問題當中,道德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馮建三說,許多企業早已體認,智財權反而是妨礙知識流通、技術研發的障礙,也是打擊對手的武器。


舉例來說,當大企業要培養市場時,會自動放棄智財權,任人免費使用某種軟體或作業系統,等到市場已經養大,佔穩壟斷局面,大家都非用不可後,企業就可任意「不合理訂價」,並舉起「保護智慧財產權」的道德與法令大旗,出面抓盜版,消費者只有挨打的分。


馮建三說,企業主動放棄智財權的現象,舉個例,當初個人電腦作業系統為何是DOS占了上風,而不是蘋果的系統,IBM的免費奉送是個原因。


新興學運團體「新社會學生鬥陣」召集人鍾瀚樞也說,吃盡軟體市場的微軟產品在技術上幾乎沒有防盜拷設計,讓人懷疑是微軟放任初期的拷貝流通,等到使用界面已然熟稔,使用慣性形成後,微軟再出來抓盜版。


再說,知識與技術的創新又何嘗不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微軟的視窗由麥金塔得到多少「靈感」?IE瀏覽器借了多少Netscape的概念?怎樣算參考,怎樣又算剽竊?說到極致,不過是法律遊戲。


一群學者早就開始質疑「智慧財產權」的必然性──「誰的智慧?誰的財產?」在法律之前,他們拋出問題,希望台灣思考全球化下的智財權法令正當性。


質疑智財權的論述也在成功大學mp3事件後,由「國際邊緣」網站設立「反智慧財產權」專欄集大成,學者在此提出「知識共產論」,發出資本社會一向忽略的另一種聲音。


為勞工發聲的「苦勞網」負責人孫窮理指出,擁護智慧財產權的人說,為了讓這個世界有更多更好的創作,所以「好國民不用盜版」;可是,現在智財權並不是只保護智慧創作本身,而是保護創作的「商品價值」,但是這個商品對價並不一定會回到著作權人的身上。


孫窮理舉例,一張唱片大概有十分之九的成本是用在宣傳,只有十分之一屬於作詞、作曲、演唱、演奏、錄音等這些「創作人」,文化商品進入市場後,絕大多數的利潤都進了唱片公司的口袋。


再如微軟的Windows2000,應是微軟一大群團隊的集體創作;但在「智財權」的運作下,智財權不屬團隊的任何一人,而是屬於掌握公司資本的微軟公司。團隊成員一旦離職,還得受到「競業禁止」這一類的法律規範,以保障微軟的智財權。


為什麼智慧有價,靠的也是你我的需求。中央大學英語系教授何春蕤曾撰文指出,大眾文化中創造出來的聲望、知名度、形象本來就建立在群眾的付出上,是我們付出時間金錢和心力去消費,才使得一些文化產品變成有利可圖而必須加以護衛的「智慧財產」。可是現在,大眾手中奪去,大眾養出的文化資源卻變成少數人的私有財產,還立法保護壟斷的利益,這就是智慧財產權的實際效應。


更何況,資本家常在得到壟斷地位之後,對知識產品採不合理訂價策略,愈窮的人愈需要知識來翻身,但卻更買不起高貴的文化財。


舉例來說,我們承認Adobe的圖形軟體與微軟的Office2000都是很棒的知識產品,但到底賣多少錢才是合理?扣除研發、管理、市場、廣告、銷售、人事等成本,剩下的是「正常獲利」還是「超額利潤」?大多數人都同意,這些產品的靠市場壟斷而取得的暴利,可能還大於技術專家的腦汁。


所以,這些複雜的問題,絕對不是「用盜版就是不對」這麼簡單的黑白二分邏輯而已。馮建三主張,盜版問題首先要和道德脫鉤,再直搗智財權背後的政治經濟核心,讓不滿的輿論作為政府涉外談判的籌碼。


「當唱片業者說,音樂已死時,不是音樂真的死了,而是跨國唱片業者賺得不夠多,捨不得放棄台灣這塊市場前的恐嚇。」馮建三說,他樂見這一天來到,這或許還是好事,當國際的「六大」或「五大」退出台灣音樂市場,一些獨立製作的本土唱片反而可以百花盛開。


如同當初水晶唱片發掘出未走紅的伍佰,伍佰再被更大的商業唱片公司吸納。當「壟斷性的音樂或軟體」已死,我們才可以有更多元而廉價的文化產品,享用智慧而且合理地累積財富。


「大家來當羅賓漢,破解更多的密碼來知識濟貧吧。」馮建三一句玩笑話,說盡全球化浪潮下,智慧財產消費者的無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