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反盜版 學生鬥陣五一出擊

梁玉芳 【2002/04/28 聯合報】


在政府及跨國軟體業者聯手誓師抓盜版時,新銳學運團體「新社會學生鬥陣」五月一日將發起「反『反盜版』」行動,首波將印行七千份「反『反盜版』」專刊於各大學中散發。「新社會學生鬥陣」召集人鍾瀚樞說,這是要解析反盜版行為背後的政治經濟糾結,為反盜版之師除魅驅魔。


就讀東海大學歷史研究所的鍾瀚樞說,學生不能在這場智慧財產權戰爭中置身事外,因為他們看到事件中「智財權」被道德化的虛偽,政府更變成保衛跨國壟斷企業利益的打手,助長「數位鴻溝」中的階級門檻,「政府的角色是最該被質疑的」。


即使軟體業者保證不會入侵校園抓盜版,但大學生在意的,不是抓不抓,而是要反問為什麼會有盜版?價格問題更是重點。


化工系學生說,在校園裡,正版軟體並不是普通學生負擔得起的。「算一算,Office加上看圖的ACDC,還有影音軟體,這些基本配備就要十幾萬元,更別提建築系、工業設計科系學生還要特殊的繪圖軟體。」若是阿扁還在念大學,扁媽真有錢讓兒子買軟體嗎?


鍾瀚樞說,在全球化趨勢下,跨國企業利用壟斷市場的優勢、以法令、定價來賺錢,都可以理解,但學生鬥陣在意的是,台灣政府由教育部到法務部,在保護大多數民眾的知識使用權上,到底盡了什麼責任?看看政府的表現,還要違逆世界潮流、法律先解,把盜版改為公訴罪,政府部門倒像是商人的催款打手。


「盜版是不對,但這是私人侵權問題;政府該做的是,在商業利益與大眾利益之間制衡,如何保障知識的自由流通與普及才是政府的責任。」鍾瀚樞指出,「平價使用軟體」應該算是廣義的國民受教權中的一部分,政府有責任是代表人民去和強國的大企業角力,談出一個能夠保障人民求知權利的軟體使用價格,結果看到政府淪為幫辦,幫外商抓盜版。


大陸知識分子對盜版的反應,也十分理直氣壯:「雖然我們使用盜版,我們並不理虧。真正應當理虧的是那些瘋狂剝削人人民的知識資本家。所以在盜版與反盜版問題上,我們一定不能向這些國家繳械投降。」


此外,也有人建議,對盜版的損害,應區別實質損害,應及一般損害,區別製造、經銷和使用三個不同的環節,對未造成實質損害的盜版問題,不予深究;對製造者和經銷可以根據實際的實質損害進行一定制裁,對最終用戶不應處罰。政府也應多鼓勵人民開發、使用國產軟體,以免一直受制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