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盜版與反「反盜版」

社論 【2002/04/29 經濟日報】


轉眼又是一年一度的勞動節,除了勞工放假一天之外,五月一日會受到注意的反而是另外一件事情:配合四月三十日美國公布特別三0一名單,我國的法務部將在五月一日跟台灣商業軟體聯盟一起取締盜版軟體,繼不久之前到大學校園突襲影印原文書之後,再大舉緝拿非法電腦軟體的使用。對於大多數國民而言,智慧財產權應該受到合法保護的觀念,已逐漸建立起來,因此這樣的舉動雖然很明顯與國外施加的壓力有關,也造成包括政府機關在內的許多使用者的不便,但一般而言,國人也多能在言論上、行為上支持政府的政策。


然而在去年四月成大若干同學因下載mp3音樂而被送進官府幾乎不得脫身的風波發生之後,一股反對無條件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浪潮也開始竄起,五月一日當天,一個學運團體也將發起「反『反盜版』」行動,直接與政府的反盜版行為對抗。我們不知道這會在民間掀起多大的迴響,但是,台灣的校園裡能夠出現這樣的聲音,有一群人面對巨大的主流思潮,不願盲從,企圖從不同的角度提出更深入的思維,總是件可喜的事情。如果這樣的對抗可以完全避免情緒化的反應,純粹從事理性的思辨,幫助社會大眾以及政府官員更深切地了解保障智慧財產權的利弊得失,以及更為妥適的政策與做法,對全社會而言必定是有利而無害的。


在反「反盜版」這一方所主張的論點中,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一些頗值得深思的問題。他們指出,知識的傳播、學習、與利用,乃是居於相對弱勢的個體或群體要努力提升其能力與地位時,必須仰賴的手段;而今天許多知識資源的壟斷與掌控,正是居於強勢的國家與個體取得並保持其相對優勢地位的主要依恃。站在促進社會流動、幫助弱勢者成長、提升的立場,國家本有運用公權力與公共資源創造適當的環境及提供有效的手段支持弱勢者合理而合法地獲得知識資源的責任。目前的義務教育、公立學校等,都是基於這樣的理念而存在的。因此,當我們面對知識資源被少數人或少數國家所壟斷時,政府的首要考慮即應是如何保障國民尤其是弱勢者的合理權益,讓他們在支付合理成本的情況下,充分享受知識資源所能產生的助力。


面對美方特別三0一條款的壓力,以及我國智慧財產權保護法規的要求,政府固不能縱容盜版行為之肆意發展,但是智慧財產權之保護與一般個人財產有所不同,公權力在此必須付出更高的成本,對一般人民的生活也可能造成更大的騷擾。其關鍵在於,智慧財產具有相當高的準公共財的特性,其複製、擴散往往十分容易,而且成本低廉。我們知道許多公共財正是因為保護個人財產權的成本太過於高昂而無法向使用者求償,則當智慧財產權之保護成本偏高時,政府動用大量公共資源,加重納稅人的負擔而達成更有效的保護時,政府所代表的全體納稅人理當對智慧財產權所產生的利益,有某種程度的分享與規範的權利。


基於這樣的邏輯,政府可以根據保護其財產權之偏高成本,而對智慧財產權之擁有者要求向本國國民提供較低的使用價格。另一方面,政府亦可運用其所集結的大眾資源,支持競爭性智慧財產的開發與利用,減少市場內壟斷力量的作用,實質上降低使用者的負擔。例如,在電腦軟體價格騰貴,許多學生與政府機關為減輕負擔而使用盜版軟體時,即有專家指出,若政府能大力輔導各機構、學校使用價格遠為低廉的開放原始碼軟體,負擔即可大為減輕,而其效益未必遜於高價軟體。以個人的力量促成此事或有未逮,但集合眾人之力,運用有效的手段,此未必不可行。


如果政府既無法降低壟斷性軟體的價格,也不能降低市場的壟斷程度,卻又必須全力取締盜版軟體與圖書,而使一般弱勢者獲取知識資源的機會喪失,政府即有責任利用合法的手段提供適當的機會。就圖書部份而言,公共的圖書館必須以大量的資金購置充分的高價圖書,提供學生及一般大眾利用。依此類推,政府亦有必要在學校甚至公共圖書館內購置昂貴的軟體,讓無力負擔的學生及民眾可以合法利用。


原本看來十分單純而且理所當然的取締盜版行動,在一個學生團體的反向思考之下,激發出更深一層的探討,讓全社會有機會更全面地觀察此一事件,也可能因而獲得更深刻的認知,而建立更正確的看法,最後引導出對個體與國家最有利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