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著作權模式 是否適用新媒體有爭議

田炎欣/台北報導 【2002/03/24 東森新聞】


網路傳播時代,智慧財產權、著作權保護的修如,該怎麼修,有那些修法問題?新聞局訴願會官員何吉森指出,我們目前著作權的模式是依照印刷媒體而設計,延伸至現場表演、影片、卡帶、廣播媒體和最近的數位媒體。它適不適用於新媒體是相當引起爭議的。


美國在柯林頓政府時代的「資訊基礎建設專門小組」即曾陷入此困境,該小組在提出一項名為「智慧財產權和國家資訊基礎建設」的報告(白皮書)中,推論因為傳統著作權是經過如此長期的試驗,所以它對於新科技也應該適用,它闡明現存的法令是「基本上適當且有效的」。白皮書的任務是去解釋現行的法律能解決新科技所帶來的曖昧情況,白皮書關於能夠想像、了解的曖昧情況,用有利於著作權擁有者的立場加以解釋。


當然,這也導致白皮書的主筆者推論出一些令人驚訝的結論。最明顯的是任何使用電腦去看、去聽或其它使用數位型式重製物,當著作權法令給予著作權擁有者對於重製獨占的控制,任何人將需要有法令的基本權利或著作權擁有者的允許,才能去看、去聽或其它使用數位型式重製物,而且每一次都要這麼做。不只個人如此,網路服務供應者和幫助轉換檔案的電腦所有人都會因此而為侵犯智慧財產權負責,不管他們是否知道某人的智慧財產權被損害。


依歷史法學派的觀點,如Litman, Jessica(1996),這樣的爭論和八十年代發明個人電腦,或七十年代發明錄影機,或六十年代發明有線電視,或二十年代發明商業廣播和有聲電影產生的爭論相差不大。於美國,其國會常常會採行修訂的策略,人們對於相同的問題會有不同的答案,先不論是否正確,但至少它們的不同面向均能呈現在公共的檯面上。於我國,對於資訊時代的相關政策亦不容我們不去面對,問題是,面對國際趨勢,我們能有多少主控權?


Litman, Jessica更直言,傳統著作權的法律於事實上根本是為接近著作權利益的人們所設計,它長久被限在複雜和高度獨有且專門的範圍內探討,很少為非商業、非組織使用者說話。其被典型的著作權相關產業控制其中的互動,我們一般人對於起草過程中不適合的法令沒有影響力,包括非商業、著作物的消費性使用。 因為這樣的理由,所以不意外的,著作權法律並沒有提供一般人對於著作物非商業性的使用。許多著作權的提案都是由著作權擁有人或它的擁護者所提出,然在網路這樣的爭論中,許多行動卻是發生在個人的家中,無法他們瀏覽網上之每一事物時卻都被要求須得到法律的授權。


由於有這樣的法律爭議,美國「資訊基礎建設專門小組」因為沒有嚴肅的去考慮著作權是否應該修訂而被指責,認為它花了很多的精神去注意所有利益關係人及可能的競選候選人的情形,更勝於注意網路世界之現況。於我國,有關網路之著作權法修正案,亦是由主管機關邀集科技、法律及產業界專家組成「著作權法修正諮詢委員會」,根據所提出之具體建議條文及各界反應意見逕自進行討論,一個未經過由多數網路使用者在公共論壇上公開辯論之政策,其合法性與正當性勢將引起爭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