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拒絕做美帝國主義的「類殖民地」!

--新社會學生鬥陣對政府「反盜版大執法」的聲明

 

新政府自掌政以來,向來以「全民政府」標榜,並念茲在茲於捍衛台灣的獨立主權。然而,如今面對國外少數壟斷財團所組成「台灣商業團體聯盟」(BSA)借「反盜版」之名,汲汲於掠取本土商業利益、打壓本土知識及文化產業的經濟侵略行徑,我新政府非但不以全體國民的公共利益以及本土產業的生存空間為念,對跨國壟斷資本的強橫要求多所制衡約束,反倒與這些對我長期榨取,從台灣人民身上賺取鉅額暴利的跨國財團及其背後所代表的美帝國主義利益集團握手言歡、私相授受(連微軟提供給法務部的“優惠價”也不敢公諸於世)、同聲一氣,聲言要為「他們」保護智財權並且嚴厲取締國人使用盜版的行為。試問,新政府這種奴顏媚態豈有絲毫「主權國家」的國格可言?又哪一點符合了台灣人民對其「全民政府」的期待?

早在去年五月十七日,立法院一讀著作權法修正草案時,即有立法委員認為「一般有形物之竊盜行為,既採非告訴乃論罪,竊取他人之智慧財產權,自然應採非告訴乃論罪」。截至目前,全世界也只有德國等及其少數的國家將侵害著作權之行為,規定為非告訴乃論罪,但這些國家的規定僅對「常業犯」才採非告訴乃論罪。且在實務上,因著作權與其它智慧財產權一樣,存在著高度的爭議性,因此,這些國家幾乎未嘗出現偵查權主動介入之案例。換句話說,除了台灣政府以外,幾乎沒有一個國家的司法部門,會主動介入侵犯智財權這類屬於民事範疇的私權爭議,更沒有一個國家的司法單位會如此「大方地」充當國外壟斷財團的「討債公司」,除非我們是人家的殖民地或「類殖民地」!

尤其,眾所周知,凡是以刑法入罪者,不是嚴重侵害個人生命財產安全或公共利益的行為,就是其他社會普遍道德規範難以寬恕的惡舉,就連資方惡意關廠拒給勞方資遺費等這般令人義憤填膺的行徑,也不過是屬於民法仲裁的範圍而已,而台灣的《著作權法》只是為了保障跨國壟斷財團不合理的私利,就要科以五年以下的重刑,這簡直是對司法正義的踐踏!以九二一大地震中,因偷工減料而導致數十條無辜人命喪生、數億財產化為烏有的建商為例,檢方大多以刑法第一九三條之「公共危險罪」起訴,即使法官秉持社會正義而判罪,其刑度也才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千元以下罰金;然而,若違犯《著作權法》第九十一條,譬如影印一本約一千元的原文書,或是拷貝一片約三百元的光碟,其刑度卻高達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兩相比較之下,台灣的《著作權法》根本就是暴政!

如此暴政,竟然出現在21世紀的台灣,不啻是國際性的笑話,也是台灣人民的悲哀!尤其在此暴政施行之下,可以想見將有台灣多少個勞工(及失業勞工)家庭的子弟親近知識,使用資訊的權利遭到剝奪!

職是之故,在五一國際勞動節的今天,對於政府站在國外大型壟斷財團的立場上,推動所謂「反盜版大執法」行動,嚴重漠視廣大台灣勞工子弟知識使用權、並且傷害本土產業發展空間的作法,要提出最嚴正的抗議!我們並且呼籲全國同學以及所有的民眾,共同來反對為國外壟斷財團量身訂做的《著作權法》暴政,反對《著作權法》改公訴,要求《著作權法》取消刑責!讓我們告訴軟骨的政府:我們拒絕做美帝國主義的「類殖民地」!

新社會學生鬥陣謹上

智慧財產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