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三分之二  
 

2003.07.23 中國時報  觀念平台 

 
◎徐永明   

日前一群學者針對教改提出了萬言書的批判,其間社會評論家南方朔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談話。他說:「教育政策違反社會正義原則,連能考上台大法律系的人都因經濟問題去讀軍校,就是一例」。這句話初聽超有震撼力的,不過沈澱一陣子之後,一種矛盾的感覺升起。 

因為在軍校與台大間作選擇,成為一個難題的來源,的確是經濟問題,但可能是在不同補助、多寡之間選擇的問題。按照經濟學者吳聰敏的估算,一個台大學生一年所獲得的補貼大約三十五萬,而念軍校若將生活雜支的補助涵蓋在內,大概可以推估是一百萬;那麼這個選擇題很清楚,是在未來的發展與當下福利間作評估,這時候家庭的挹注能力會影響這個學生的選擇,但起碼是在三十五萬與一百萬的「補助」之間作選擇。這與正義問題似乎有點距離。我們應該更關心的是,誰要出這個補助的錢?(其實就是一般納稅人)她/他們的小孩有沒有這樣的機會來處理這個「正義」問題呢? 

那公平嗎,為什麼中上階級的小孩可以上台大,不必選擇去念軍校?邏輯上推,我們會繼續問,那麼今年能有入大學資格的只佔同年齡的三分之一時,為什麼我們會忽略其他三分之二的公平問題?她/他們受教育的年限短,不但受到教育補貼的機會少,同時因為步入職場的時間早,必然較快成為國家稅賦的對象,用來補貼還留在學校中的同輩。可以預測,因為競爭力低就業風險高,這又相對影響其下一代的教育成就。我們擔心的社會流動停滯應該是這一群在外面的三分之二,而不是已經進去的三分之一的選擇。 

這個三分之二是教改廣設大學之後的數字,在我的學生時代是十分之九的同齡青年不能進大學,在南方朔從事保釣運動放棄留美時,這個數字必然更菁英,更怵目驚心。而目前所謂「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現象,正是這個長期入學管制的結果。的確低學費能鼓勵上大學,但也限制了入學的人數,少數人因為大量補貼向上提昇的結果,就是有多數的人向下沈淪,這是近年之教改能造成的嗎?還是過去五十載低學費政策所產出的社會結構? 

事實上無論是反教改,還是支持教改的,有誰沒被這個低學費體制好好地補貼過?這個時候,正義的問題應該不是去關心那位擠入台大的同學的選擇,或是她/他會不會是阿扁第二,需要關心的是那些還在門外的多數青年,她/他們的出路在哪裡,至少不能因為沒上大學還要去補貼那些上大學的,這才是起碼的公義。 

其實經濟不景氣,是討論公平與正義的好時機,過去我們喜歡看到菁英往上爬,甚至不惜加碼來錦上添花,否則就無法正氣凜然,但很多時候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操是建基在脆弱的公平原則上,忽略了那些我們看不到的世界。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