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中學生像暴民?黃榮村與中學生談教改 火爆面對面?

 
   
誰說中學生像暴民?

黃佳平/高市(大學生)2003.08.07 中國時報 

八月四日下午,教育部舉辦一場座談會。透過中學生們的爭取,我很幸運地能參與其中。然而,一進入會場,映入眼簾的竟是斗大的「第二場,十二年國教」等幾個字。一度錯亂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我不是來參加教育部長與中學生權利促進會的對談嗎?還沒回過神,便聽到有同學對佈景提出疑問,要求換上他們所製作寫上「學生應參與『教改』」字樣的海報。 

換上符合討論主題的海報應是很正常的事。沒想到官員們似乎很有意見,最後演變成推擠,甚至要出動警衛。黃部長身為教改老將,何以無法接受這樣的表達方式呢?甚至於中央大學教務長李冠卿先生因此大嘆教改失敗。難道官員的想法依然是認為學生就該好好唸書,不要有太多意見?之後座談會上有同學形容黃部長是文藝青年時,黃部長立刻回以:「我不同意」,又說「年紀輕輕的,不可用那麼多語帶諷刺的話」,如此充滿父權主義教訓的語氣。 

當我打開電視,原先受到推擠的兩位同學被塑造成沒禮貌、強行張貼海報的「壞學生」,同學們反映問題時較為激動嚴肅的語氣也被說成像在立院質詢。 

而官員們不尊重學生的態度,以及缺乏氣度的情況,在佔有場地、人力及社會地位等優勢,一再以看不見的暴力,例如以警衛威脅、教訓語氣等對待與會同學。到底,真正在這場座談會中「兇」的是誰呢?


黃榮村 中學生 火爆面對面

記者 陳怡靜/報導

「部長,你對現在的教改滿意嗎?」中學生學生權利促進會與中學生教改聯盟趁著情人節與教育部長黃榮村約談,希望商討教改問題,還要黃榮村在30分鐘內寫作文。結果會談不到10分鐘,聯盟成員態度火爆、提問尖銳,甚至引發現場衝突,黃榮村氣得離開會場,等學生情緒平靜下來才繼續對談。

中學生教改聯盟日前即赴教育部抗議,為了回應中學生的訴求,教育部昨天邀集教育部官員與10多位公私立高中學生代表出席,並準備好書面資料回覆。一開始,黃榮村即表明自己是來談教改問題,而不是來測試作文能力,因此拒絕寫作文。

中學生教改聯盟總召賴建寰反問:「部長怎麼會認為來這裡可以不用寫作文?」建中學生又接著說:「部長對教改滿意嗎?」還有學生要求將「學生要參與教改」的海報張貼在黃榮村身後,黃榮村先是拒絕,學生又說:「要讓媒體看到學生的主張。」黃榮村勉強與海報合照後,學生還上前強行張貼,引發學生與官員的肢體衝突,黃榮村憤而離席。

會談暫停了10分鐘後才又繼續,學生陸續提出不同的問題,其中引起教育部重視的則是體罰及髮禁。雖然髮禁已經開放學校自己決定,但學生紛抱怨學校方式不人道,還有老師直接拿起剪刀剪學生頭髮。一名來自高雄的國中生則舉出7個朋友因為成績或其他原因被體罰的案例。黃榮村強調,學生對老師體罰等方式有疑義時,可以向教育部訓委會申訴,未來也將加強學生申訴管道的暢通。

至於大學作文考不考也再成焦點,學生痛批作文時間太短,又重申要黃榮村寫作文的立場。中央大學教務長李冠卿無奈表示:「看到學生這樣,真覺得教改失敗。」李冠卿認為,作文就是考表達能力,現在的大人們也考過聯考和作文,向黃榮村挑戰作文太沒意義了。黃榮村則表示在作文時間上打轉沒意義,但會將學生意見送交大考中心參考。

【2003/08/05 星報】 


座談教改 學生氣跑部長

中學生教改聯盟昨日與教育部長黃榮村(左)進行論壇,因為學生欲貼上「學生要參與教改」的海報,遭黃榮村拒絕而一度中斷。
記者鄭超文╱攝影 



【記者孟祥傑/台北報導】

為聽取學生團體對教改的見解,教育部長黃榮村昨天下午與學生代表座談,部分與會學生代表拿出海報並強行在會場上張貼,引發黃榮村不滿,一度離席,經學生代表道歉後,黃榮村才回到會場。與會的中央大學教務長李冠卿也對這些學生的行為搖頭大嘆:「教改失敗」。

教育部昨天安排黃榮村與中學生教改聯盟、中學生權利促進會學生代表座談,學生代表們在座談會開始前,就先在教育部大門口要求黃榮村在卅分鐘內,從學生帶來的籤筒中隨機抽出「網咖」或「情人節」其中一題,即席寫出一篇作文,體驗學生升學的壓力。黃榮村以座談會重點在於教改婉拒。他說:「我以前也是文藝青年,但今天的重點是教改,不是測驗作文能力。」

由於座談會場地背景為「教育發展會議系列座談」的看板,學生代表拿出自己帶來的海報要求張貼,還說:「部長你在怕什麼?海報內容又沒有意識形態,不會因為貼了這張海報而下台。」黃榮村則要求學生尊重會場秩序,不過學生代表仍強行上前張貼,黃榮村憤而離席。經學生代表道歉後,黃榮村才回到會場。不過,有學生代表不甘勢弱地說「原來文藝青年當部長,還是這麼有風骨」,黃榮村也不悅地回應說:「年紀輕輕的,不要說話像立法院質詢一樣,而且還這麼語帶諷刺。」

學生代表提出開放髮禁、嚴禁體罰、升學考試國文與作文分開、落實學校課程規劃等訴求。一名男學生指出,他還曾經看過北市某國中學校老師打女學生屁股,有性騷擾疑慮,黃榮村允諾將向北市教育局查證了解。

學生代表抨擊髮禁變相限制學生想像力,學生不會因為留頭髮就不會念書。教育部訓委會專門委員傅木龍說,學生的服裝儀容由各級學校自行訂定,教育部無法可管,而且學生應該主動與學校溝通,爭取參與校規制訂過程,建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標準。 

【2003/08/05 聯合報】 


座談教改 吵成一團 無濟於事

記者 陳怡靜/報導

針對中學生教改聯盟日前提出的12個問題,教育部特別以書面回覆學生。教育部表示,髮禁等問題是由學校綜合行政、家長及學生代表意見後決定的,教育部無法干涉,但如果涉及不恰當身體管訓,學生可以向教育部訓委會反應。

至於三民主義存廢問題,教育部表示,自89學年度起,大學聯考已廢考三民主義,預計92學年度開始,三民主義也將統整進公民與社會課程,學生可自由選修。雖然教育部回覆好幾頁的文字給學生,但很多出席的學生認為,內容多半是政令宣導,根本不夠實際面。

除了教育部的回覆令學生不甚滿意之外,座談會混亂的場面也讓很多高中代表覺得不滿。昨天除了中學生聯盟參與座談,還有10多位公私立高中學生代表參加座談,對於現場火爆且焦點混亂的對談,他們只能連連搖頭。

中山女高馬君慈無奈地說,自己也覺得教改改得不好,但是不針對一個焦點談,根本談不出東西。板橋高中林婉婷也無奈表示,大家吵成一團,罵髮禁又談制服,連三民主義都拿出來講,根本無法解決教改問題。她原本也準備好要談談自己求學的心聲,結果根本沒機會。

南山高中潘孟翰則對記者表示,學生最在意的還是考試制度,她覺得大學指考和分發的制度年年改,連作文考不考都可以鬧半天,學生根本無所適從,教育部最應該做的應該是針對考試制度作明確的規範和說明,不要每年更新,學生受不了啦!

【2003/08/05 星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