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解 愛心…多麼空洞!

 
  王林/高中生(台北市)  
星期二下午,我照常開著電動輪椅到醫院做物理治療,突然看到某台記者正在報導伊朗連頭姊妹分割手術稱:「姊死妹病危。」這時,站在一旁的一名物理治療師說:「我就說嘛!一百個醫護人員,他們是輪著上呀,但那兩個姊妹有可能麻醉那麼久嗎?」另一治療師有感而發的說:「她們都已經活到二十九歲了,如果沒有接受手術,可能還可以活久一些。」

這幾名治療師談著這話題時,我忽然覺得很不舒服,便說:「我覺得她們既然已經做了選擇,我們就不必再說什麼了。」一名治療師回答說:「我們只是覺得可惜、惋惜;要有一點愛心啊!」

但,什麼才是愛心呢?

回家時,我想到「姊死妹病危」,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傷;但想到手術前姊妹開朗勇敢的態度,我卻受到極大的感動和鼓勵。我不禁思考自己對這件事的感受及態度,究竟與他人有何不同?

伊朗連體姊妹明知手術危險,還是決定進行;也許每人對此各有看法。可是,她們的勇氣、信心、盼望、恐懼、痛苦,甚至無知,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多少呢?第三者又何以判定她們的抉擇是對是錯?

我從小因肌肉萎縮症,無時無刻活在死亡的陰影下,三年前脊椎側彎,嚴重威脅肺和心臟。因為我的手術屬於高難度,面對生死的選擇,經過也不是容易熬的。幾個月內,親朋好友為我到美國開刀的昂貴手術費到處籌款,我也曾在台灣及新加坡接受記者媒體的採訪。

我對媒體有反感,原因在他們用第三者角度看事情,而呈現出來的往往與真實有出入。難道一篇文章或報導,就能為生命下註腳?難道聚在一起對我的一生發表高見,就是愛心的表達、對生命更深的體會和學習?

身為一個從小生病的女孩,我時常覺得醫護人員沒辦法了解我的感受,一般人就更不用說了。只有少之又少的醫護人員,能以心靈上的關照,來彌補我生理上的無助;只有少之又少的醫護人員,能讓我清楚知道,我的生命價值,不在於我虛弱的身體或生命的長短。從小,就只遇過幾位醫生告訴我,那牛皮夾子內的報告,不等於我的生命價值。

啊!我往往有一個很深的感觸,就是:我能了解一些身為病人或面對生死抉擇的人的感受,因為我經歷過。

「要有一點愛心啊!」什麼才是愛呢?當愛不是問:

「你需要什麼?」而是盡情給予,這是愛嗎?「要有一點愛心啊!」聽起來多麼空洞,因為裡頭沒有了解,沒有生命對生命的接觸。但話說回來,我們一生中又會有幾次,能有親身的、生命對生命的接觸呢?當事者永遠是那少數,而多數是那其餘的第三者。說別人的人生故事,比談談自己的心路歷程容易多了。

為何,人們不聆聽多一些、聽一聽我的感受呢? 

【2003/07/11 聯合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