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紛「參考」 學生敢不買?

 
 

陳榮裕/特稿【2002.09.05中國時報】

 
   國中小參考書的價格偏高引發關注,在市場機制下,很難用行政介入方式影響參考書價格,但中小學如何使用參考書,教育部門應好好管一管。否則,對教科書平價化和維護學生家長權益所做的努力,將功虧一簣。 

所謂參考書,望文生義是指所有可供教學參考的書籍,理論上,教學活動可運用的「參考書」應包羅萬象。但在國內特殊生態下,卻形成對狹義參考書的過度依賴,甚至連授課教師也大都依據「參考書」內容,進行教學、指派作業或測驗。 

在這種特殊生態下,教育部官員一再重申的「不能強迫學生選用特定版本參考書」形同空洞口號。學校或老師固然不承認強迫選用,但因教學和考試都會「參考」這些書,學生豈敢不買來使用。 

這種情形,與「強迫留校補習」如出一轍。學校和老師都說參加補習的同學是出於自願,但多數名義上的「補救教學」,實際上卻用來教授新進度或進行測驗,學生敢不乖乖繳費參加「補救教學」嗎?除非他不想留在這一班。 

學校「半強迫式」的選用特定版本參考書或測驗卷等輔助教材,才是讓參考書和教科書兩者的出版利益得以結合的主因,也才導致教科書好不容易降價三成,家長卻仍不得不忍受三倍價格以上的參考書購書負擔,而且毫無討價還價餘地。 

今年暑假教育部強力介入,使國中小教科書因聯合議價而降價後,教育部長黃榮村曾強調,這是非常行為,未來對於教科書價格的處理原則,將回歸為「教育」和「市場」切割處理,關於市場因素,行政並不介入。參考書是自由選購的教材,教育部不宜、也不應強行介入市場價格;在教學多元化的趨勢下,也不應再以行政命令禁止師生在校用參考書。 

教育部必須做的是,嚴格落實維護「自由選用」的正常機制。維護「自由」談何容易?教育部門能派多少督學查察?教育部常設一個檢舉信箱,也要查有實證才能辦人。看來,只能靠第一線的教師們,發揮專業道德和專業能力,來排除參考書的價格障礙了。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