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業重 情緒差 學子自傷減壓

 
   
相關新聞:

宣洩鬱悶?國中生集體割腕

課業重 情緒差 學子自傷減壓


記者楊湘鈞/專題報導

近來一股「自傷減壓」的現象,正逐漸在中小學校園中蔓延。

十三歲的「小娟」國小畢業後,進入了一所強調升學率的國中,結果適應不良,卻被老師的言語刺傷。有一天上學前,竟情緒失控在家裡以頭撞牆。

就讀某明星國中的「小薇」,上課時不知何故竟向同學借美工刀,然後就在手臂上劃上縱橫交錯的刀痕;不少同學則有樣學樣,或拿尖銳物器「劃手臂」,或拿紅筆在手腕上畫線、畫「鮮血」。

就讀小學的「小武」,原本各科成績優秀,但升上小六後數學跟不上進度。有一次數學考試時,「小武」面對考卷卻不知如何下筆,情急之下竟猛扯頭髮,一撮撮飛散的頭髮,嚇壞了全班同學。

這種「自傷」的情形,已經變成部分校園裡的集體現象,背後都有一個共通的原因:難以承受的課業或情緒壓力。並且,不論成績好壞、人緣好不好,都有可能出現類似的行為。

台北市立療養院臨床心理師周鉦翔指出,自傷與拒學症、憂鬱症、焦慮症、身心症等症狀,通常會交叉、混合出現。以往常有許多學生因課業壓力而出現無原因疼痛或疾病症狀,並以此為理由「拒學」;但最近「自傷減壓」的案例,卻有增多的趨勢。

台北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心理輔導員王昱純也說,去年在一場國小三、四年級的保健健康操指導會上有許多孩子告訴她,他們心情不好或面臨壓力時經常「撞牆」、「捶打自己」。

但孩子們如何看待「自傷減壓」呢?一名「小薇」的同班同學直言,「劃手臂」不過是一種青少年都會玩的「遊戲」,或是排解上課無聊的「習慣」。其實他們班上有很多同學都有類似的行為,最常見的是有些人會拿尖銳物故意劃手臂,然後欣賞手臂上浮現的一條條「紅龍」。

家長們曾一度對孩子們的「集體割腕」感到震驚,不過同學們卻認為大人們「大驚小怪」。他們非常清楚「劃手臂」與「割腕」的不同,但劃手臂「又沒有妨害到別人」,所以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小薇」的同學就說:「或許大人們會覺得自傷很奇怪,但就我們來說,行為奇不奇怪,要看行為者是不是受歡迎的人。如果一個人受到歡迎,他的行為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而「小薇」就是一個很受同學歡迎的人。

王昱純分析,這個同學說出了大多數青少年的想法,就如同他們會對「內衣外穿」、「變性裝扮」的偶像明星著迷一樣,大人覺得怪又怎樣?只要能夠受到多數同儕的歡迎就足夠了。

當孩子出現自傷的症狀時,怎麼辦?王昱純曾在一個衛教宣導的場合,親眼見到有一個孩子當眾打起自己來,卻沒想到該校老師的處置方式是把孩子帶開到另一個沒人看見的角落,然後向來賓致歉說「問題已經解決了」。

王昱純說,其實此時這些孩子最需要的是專業的導引,幫助他們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減壓方法。但她的這段經歷,卻反映出當前學校教師普遍缺乏心理衛生專業知識的現象,更遑論以正確的方式面對、處理孩子的自傷行為。

周鉦翔分析指出,目前各界多將關注焦點放在自殺,並在學校教育中引進諸如生命哲學、生命關懷等課程;但對青少年自傷的案件數、原因及因應之道,卻仍缺乏深入統計及研究。

楊梅高中輔導主任崔宇華指出,目前高中均設有學生諮商中心,且多數均派有專業輔導教師,不過國中、小的輔導室人員的專業性就比較讓人擔心。

不過,崔宇華、周鉦翔、王昱純均認為,在要求學校改變的同時,家長也要開始改變。例如,為自傷的孩子找尋最適合孩子(而不是名氣最大或最適合家長)的心理諮商人員,改變對孩子的要求態度,甚至為孩子尋覓一個強調正常發展而非強調升學率的學校,都是家長可以做的事。

然而更大的問題則是,大家都明知治本之道在於,讓孩子「快樂上學」,但大環境顯然不允許這麼做。

一名劉姓家長的孩子就讀台北市某明星國中,他孩子班上採取「每考試一次,就依名次換位子一次」的「激勵」方式,劉姓家長形容如此巨大的壓力「就像在電白老鼠一樣」。但不論是老師或家長代表都認為,「這是為孩子的將來著想」,至於「給孩子就學的快樂」,根本不在考慮範圍內。

而且,即使遇到孩子的自傷、拒學問題,許多老師和家長也還是抱著「家醜不可外揚」的心態,「關起門來自己解決」。

小娟、小薇和小武,都很幸運,經由專業諮商人員協助,目前都已返校正常就學;不幸的是,他們和他們的同學依然得繼續面對導致其自傷的根源。 

【2002/11/25 聯合報】


宣洩鬱悶?國中生集體割腕
陳惠芳/花蓮報導

花蓮市區某國中最近傳出學生集體在學校樓梯間割腕,目睹的學生頗受驚嚇。中小學校園問題愈來愈多且複雜,讓第一線教師談起學生問題都不禁要搖頭感嘆。 

據了解,這起同學集體割腕事件,是某國中一年級班上同學多人,在下課時間跑到學校樓梯間各自拿美工刀割自己的手腕,經過的同學猛然撞見當場嚇壞了。 

而割腕學生有人事後到保健室療傷,有人不以為意地以長袖遮住傷口又照常回到教室上課。 

學校輔導老師事後得知,曾與割腕學生之一談話,想了解學生們的想法。豈料學生不以為意地表示,其實早自國小時期,幾位同學在一起割腕多次了。而割腕之舉是同學間亙比膽量,也是發洩情緒的方法之一。有人是為了宣洩對家裡父母的不滿,有人則為了這陣子心儀的男生突然表現冷淡,心裡難過而割腕,幾個人一起行動也相互慰藉。 

學生甚至還透露,割腕只是為宣洩情緒和比膽量而已,並沒有真的想死,所以有的只是用刀輕劃,有的則以刀背割腕,而兩手手腕上一道道的刀疤新舊痕跡,都是宣洩情緒的註記。 

對於學生集體割腕竟是出於宣洩鬱悶不滿的情緒、甚至只為比膽量就毫不顧慮後果的傷害自己的身體,學校輔導老師又驚又感慨,不知道我們的家庭、學校和社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未涉世事的年輕孩子竟然視傷害自己的身體習以為常。青春少男少女的心讓老師和家長都愈來愈「看不透」了。

2002.12.06  中國時報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