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順批判】挽孝道於沈淪豈靠刑罰

 
 

楊湘鈞【2002-01-01/聯合報/15版/民意論壇】 

 
 

立法院昨天審查「子女奉養父母法草案」。提案立委們指出,常見不幸老人難以溫飽,甚且死亡多日無人聞問之例,「中華孝道」正快速消失,令人擔憂。立委們力挽日漸沈淪孝道之苦心誠令人感佩,但若試圖藉刑罰提升孝道,恐將違逆了孝道之本意,更可能混淆政府與人民之義務,及阻滯政府檢討錯誤福利政策。

我國傳統法制基於家族主義,而將倫理道德納入刑律,但隨著時代的演變,西方法學強調之權利義務觀念,早已成為我國法治之重心。換言之,法律、特別是刑罰的建構,應優先考量權利之侵損,而非是否合於倫理道德。亦即,不適宜隨意以倫理道德為刑罰依據,否則很有可能淪於政策立法,平添社會爭議。

從此角度以觀子女奉養父母議題,是否適宜至刑法層次規範,恐怕大有問題。因為不奉養父母者,並未直接侵害任何法益(只影響其父母之扶養請求權),其背後更可能涉及許多法曹難以探究之恩怨情仇或難處,若率爾以刑罰相加,難保不會發生曾性侵害子女、遺棄子女之父母,反要求被害的子女奉養之情事,豈是良法乎?

甚且,基於憲政法治及保障基本人權之觀念,不幸老人爭取權利之對象,應是政府優先於子女。憲法第十五條、第一五五條明定政府「應」保障人民之生存權、扶助與救濟老弱殘廢、無力生活者,卻試問憲法那一條直接規定了子女「必須」奉養父母,否則應剝奪其基本權懲罰之?換言之,憲法賦與政府照護老人之義務強度,更甚於其子女。如果所有子女都受迫於刑罰而須負擔父母「與其生活水準相當」之義務,多半也將同時使其父母生活獲最得低保障,則國家豈不幾近「無義務」了?因此,與其透過刑罰子女來解決老人棄養問題,更應先檢討政府現行之老人福利、安養政策是否出現了問題。扣個孝道、倫理大帽子將老人安養問題全丟給人民,豈是法治、福利國家所應為?

孝道是「天經地義」的事,奉養只不過是孝道的最根本。挽救孝道沈淪,靠的應該是上行下效,風行草偃。我們可以靠法律從旁協助提升孝道,如可予三代同堂者稅率優惠,或訂定表揚、鼓勵措施,卻不適宜靠刑罰去強迫人民行孝道。須知,只要扯上現代法律規範,那就不再是孝道,而將是兩造間可能撕破臉的利益競逐,屆時不論法曹如何定奪,都將只不過是赤裸裸的利益消長而已。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