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新氣象,台中客運有希望
馮建三
2003.10.30 中國時報 

霧社事件三十四週年紀念日當天,來自東西南北的英國大學生數萬人,集結在倫敦市中心,並旋即遊行示威,抗議內政不修,且恣意支持美國侵略伊拉克而聲望日日跌,下降至百分之五十以下的布萊爾首相所領導的工黨政府,竟敢於宣布三年後,要再次調升大學的學費。 

為表達支持之意,英國多個教師聯盟亦派人參加,在柴契爾時代即已領軍大倫敦市的前工黨中央常委、後脫黨競選並現任倫敦市長的李文史東,也走在遊行隊伍當中,聲援畢業時平均貸款額達六十餘萬新台幣左右的學生。 

同樣是光輝的十月,台灣的大學生在台中向胡志強市長建言,他們說,資方再要如此處理臺中客運的問題,未來的古根漢博物館即便有其光彩,亦將為此失色。但博物館的遠景事小,學生提醒市長,公車司機的生計不保、工作條件苛刻以致「嚎啕哭泣」,公車族的交通權益跟隨蒙難、安全堪虞則事大。 

這批「新社會學生鬥陣」的朋友,讓人肅然起敬。他們不徒託空言,他們進入現場調查,發現:台中客運公司有將近六成的員工每天工作十一至十二小時,一成八工作十三到十五小時,七%超過十六個小時!並且,週休二日與他們無緣,只有十三%的員工每個月能休息五到八天,其餘僅能月休息一到二天,甚至有二十一%的人完全沒有休假! 

假使這些調查屬實,再對照資方對付員工的作法,那就不可思議。勞動條件已經如此低下,台中客運從六月起,再次壓縮已經無可動彈的空間:三十五.四%的人砍四成薪、三十五%削五成,二十%下六成!七折八扣後,這些已有數年工作資歷的公共運輸業員工,能不反抗?何況其中有近八成的人是全家唯一的依賴、有半數人至此月薪已低於三萬、三成多少於兩萬。既已無奈,只好行動,因此有本月十四日開始的罷工。 

台中市府再不有效調停,好意思嗎?不說市府擁有十%客運的股份,即便不是股東,作為一方之首,面對公用運輸服務,焉能放縱資方濫權違紀,傷害國民的工作權、殃及市民的行走權?中央政府也不能袖手旁觀,理當和衷共濟。 

中央與地方的努力方向是,以文化觀念的創新,化腐朽為神奇,轉危機為生機,就以台中市作為試行重點都會,再接再厲,擴大市府似曾有意試行的辦法:所有公車免費搭乘。公車運旅需求量不難計算,所需經費,包括台中客運合理經營且有績效之下的員工薪資與工時等,也可據此申報,因本案而生的其他影響,亦能估計,從而一併未雨綢繆。 

中央能一舉挪出二百五十億、台中市願張羅配對款,建築古根漢與其他硬體,每年也願意提列數以億計的維持推廣費用,就不能提其二分、三分、五分之一,試行既能照顧生計、從而減少家庭與社會不幸(單看報紙,多少人因工作無著,自戕前殺妻殺子?),也能振興公運事業的創意?打破賺錢才是效率的意底勞結,解放了思想,解放了作為,社會解放的契機,已在其中。 

台灣新社會的學生為人謀,也就是為己謀。英國大學生狀似為己謀,其實也是為人謀。新世代的學生,社會中的更多人,不全是小鼻子小眼睛,不全是蠅營狗茍,他們通通以調查、以行動,召喚求變的創意,源源不絕滾滾而出。 

國際邊緣青少年解放陣線青少年人權、法律與政治經濟